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昕博】一家三口(ABO生子,温情向)

 临时肝了一个小甜文给大家~有女儿出没,预警x3

时间定位大概就是未来,这个不重要

小圆脸今天已经很棒啦,希望接下来蟒蟒比赛加油~最好的祝福给这两个人

------------------------------------------------------------

  国旗升起时,整个场馆灯光灿烂迷蒙,刺得许昕微微眯起了眼,眼前的景象也随之模糊起来。欢呼声、喝彩声和国歌灌满了耳朵,鼻腔里还停留着胶皮混合着汗水的气味。

 

  然而此刻许昕仿佛失去了所有感官,他满心满眼都是站在观众席上,跟起立的人群一起冲他鼓掌微笑的小圆脸。

 

  从比赛尘埃落定的那一刻起,许昕的目光就一直黏在方博身上,就连奖牌被挂在脖子上、鲜花被塞在手里的时候,他也克制不住地频频瞟向观众席。像是考试得了第一名的小孩子急不可耐地捧着卷子要向家长炫耀一样,许昕也焦灼地等待着跟方博的碰面,他要把奖牌挂在方博的脖子上,抱他亲他,然后告诉他没有方博他许昕就没有今天。

 

  终于熬过了繁琐的颁奖环节,许昕跟所有人握手致意之后便快步朝运动员出口走去。果不其然,他的小圆脸已经守在门口,身后是大片伸长脖子一同等待的记者。

 

  许昕还没走过去就已经大张开双臂,作出一副“快来我怀里”的架势。方博不好意思地刚要躲闪,却被一把按进怀里,熟悉的沐浴露味道混合着汗味和热气瞬间包裹住了他,后脑勺也被一双大手覆盖,用熟稔的手法揉个不停。

 

  两人这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引起了身后记者的一片惊呼,快门声马上此起彼伏。方博起初有些害羞,但很快便坦然了:他们是对方的合法伴侣,有什么可忸忸怩怩的!

 

  方博从许昕怀里抬起头,一句“累不累”还没出口便被堵在了嗓子里。许昕扣住方博的后脑勺防止他挣扎,把双唇深深地印在了怀里人的嘴上。

 

  快门声和惊呼声又高了一倍,同时还多了闻讯赶来的迷妹们的尖叫。

 

  二人在无数眼睛和镜头的注视下耳鬓厮磨了好一阵,许昕才恋恋不舍地放开方博,一双眼睛却还是紧紧盯着他,不愿分一秒钟给身边任何的人或事。他们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见面了,许昕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思念眼前这个人。

 

  方博被许昕盯得不好意思,轻轻捶了许昕一拳:“喂,傻啦。”

 

  “啊。”许昕突然想起了什么,把脖子上的金牌摘下来给方博挂上,然后退了一步打量了一下,看了眼金牌又看了眼方博的脸,满意地点点头:“嗯,一样圆。”

 

  说完二人又一齐笑了起来,接着再次吻在一起。

  

  当晚各大报纸的头条被“许昕为中国队摘金,场馆外与爱人方博热情拥吻”占满了,热搜第一也被他们夫夫俩的名字霸占了一整夜。

 

  接受了零零碎碎的几个采访,许昕才被教练放行。他和方博没有跟队,因为大家还要在当地停留一天。而许昕早已无心再呆在异国他乡,他要带方博赶快回家,家里还有他心心念念的另一个人。

 

  许昕和方博搭乘了最临近的航班连夜回了国,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夏日炎热的大太阳明晃晃地打在地面上,好像连花草树木都被烤得蔫头耷脑。许昕和方博所住的小区因为房价昂贵,本身人就很少,这个烈日当空的午睡时刻更是一个人影都见不到。

 

  两个人停好了车,许昕牵着方博的手一路走得飞快,被方博吐槽“赶着投胎”。许昕可管不了这么多,他一心只想赶紧见到自己的亲亲小宝贝。

 

  终于站在了家门口,许昕还没来得及去摸钥匙,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一股冷气从门缝里窜出来,冷气里还裹挟一个粉嫩的小身影,门一开就飞奔着扑向许昕,一把搂住许昕的腿。

 

  “爸爸!!!!”

 

  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扎着翘翘的羊角辫,弯着大眼睛抬头望着许昕满是喜悦,伸着小胳膊要抱抱。小姑娘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到爸爸啦,久到她的小手指都数不过来天数了。现在爸爸又回来了,又有人抱她亲她用胡茬扎她、给她讲故事陪她玩儿了。小姑娘开心得快要跳起来了。

 

  许昕赶紧弯下腰把自己的第二个小祖宗抱进怀里。随着怀抱被塞满,许昕的心也几乎要融化了。小姑娘搂着他的脖子用脸蛋去蹭他的下巴,咯咯咯地笑个不停,边笑边像复读机一样唤着许昕:“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叫得许昕乐开了花。

 

  方博也被女儿逗笑了:“看把妞妞乐得,都不会说别的了。”

 

  许昕跟女儿大脸贴小脸,两个人的本来五官就长得像,这会儿又都是一副乐不可支的表情,看上去更加如出一辙。许昕撅起嘴亲了亲女儿因为由凉转热而变得红扑扑的脸蛋问:“想不想爸爸?”

 

  小姑娘也学着许昕的样子抱着爸爸的脑袋亲了一口,奶声奶气地回答:“想!”

 

  “有多想?”

 

  “有这——么想!”小姑娘伸直了短短的小胳膊,比划出在她眼里最大的长度。

 

  “真乖!爸爸也这——么想妞妞!”许昕被女儿萌得对着小姑娘又是一顿猛亲。

 

  方博提起许昕的包,站在屋子里嫌弃门外的父女俩:“你俩快进来吧,冷气都跑光了。”

 

  许昕这才抱着女儿迈进家门,顺便跟方博妈妈打了个招呼:“妈,这阵子辛苦您了。”

 

  “不辛苦不辛苦,”方妈妈乐呵呵地摆摆手,“我稀罕妞妞还稀罕不过来呢。”

 

  “姥姥给我买了芭比娃娃!”妞妞龇着一口白亮的小牙齿,眼睛清亮,笑起来跟许昕一样有点傻萌。

 

  许昕轻轻点了妞妞的鼻尖,嗔怪道:“又买娃娃!爸爸走之前不是才给你买了一组娃娃家吗?”

 

  妞妞嘟起了小嘴巴:“可是妞妞没有黑头发的娃娃嘛。”

 

  许昕拿这个掌心里捧着长大的女儿没有一点办法,只能责怪似的捏捏她的小脸:“那下次想买娃娃跟爹地和爸爸说,不许找姥姥要知道吗?”

 

  方妈妈正在帮着方博给许昕收拾行李,闻言转过头来:“找我要怕啥,我给我外孙女买金山都愿意。是不是呀妞妞?妞妞喜不喜欢姥姥?”

 

  “喜!欢!”妞妞提高嗓门大声说,好像声音越大就越能证明她有多喜欢姥姥似的。

 

  “妈您别老惯着她,这要啥给啥哪行啊。”方博背对着许昕和女儿,小声跟方妈妈说。

 

  方妈妈瞪起眼睛:“我这哪里叫惯着,小女孩儿就是要富着养才行!我那时是没机会再给你生个妹妹,你都不知道我多想养个小姑娘,你小时候我差点就给你买裙子穿了……”

 

  方博见自家母上又打开了话匣子,赶忙出言制止:“好了好了您惯着您惯着,都听您的好吧!就是您悠着点,别把我这闺女养坏了,我没地儿找人哭去。”

 

  方妈妈气得屈起手指敲方博的头:“你说谁养坏了呢!没大没小!”

 

  方博捂着脑袋躲闪,嘴里“哎呦哎呦”地佯装被打疼了。方妈这才停下动作,不悦地板着脸继续叠着许昕的衣服。沉默了几秒钟,又突然开口,声音很轻地说道:“这小丫头可是你用半条命换来的啊,我能不疼她吗。”

 

  方妈突然的煽情让方博很不习惯:“妈您别说这个……”

 

  “你那会儿在手术室里难受,妈就在外面难受。妈生过孩子,知道你受的是什么罪。我那时候就想,我要是能替你受这份苦该多好啊。”

 

  “妈……”

 

  “后来医生说你有危险,要输血。我就跟医生说,抽我的血,把我的血都抽给我儿子,千万要保我儿子没事。结果最后还是抽了许昕这孩子的,我也没帮上忙,哈哈。”

 

  “那时候你姥姥在家里知道了消息,在佛坛前面跪了一天。好在最后你和妞妞都平安无事,不然我真不知道这个家会变成什么样。”

 

  方博知道自己的那次经历,让全家人足足后怕了一整年。所以他也没忍心打断方妈妈自言自语的回忆。

 

  方妈妈自顾自地念叨了一通,又如梦初醒似的抬起头冲方博笑起来:“你看我说啥呢,想这些没用的干什么,现在你们多幸福!不说了不说了!”

 

  方博也跟着咧嘴笑,心里却挺不是滋味。自己几年前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换回来现在这个活蹦乱跳的小姑娘。对于他来说只是疼昏过去之后又睡了一大觉,对于他的亲人和爱人来说却是三十几个小时挖心掏肺的煎熬。他一直都记得他在加护病房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床边全副武装的许昕泪如雨下的脸。

 

  从那之后,所有人都坚定地相信着,经历过生死又有了爱情结晶的方博和许昕,再也不会被任何人或事分开。

 

  “爹地爹地!你看!”

 

  妞妞突然噔噔噔地跑进房间,一脸兴奋地朝方博挥舞着小胳膊。方博定睛一看,许昕那块黄澄澄的金牌正挂在妞妞的脖子上,过长的带子使得金牌一直垂到小姑娘的肚脐眼。小姑娘像得了新玩具一样,恨不得展示给全世界看。

 

  “沉不沉呀妞妞?”方妈妈宠溺地把外孙女搂进怀里。

 

  “沉。”妞妞老实地点点头,接着又兴奋起来,“但是爸爸说把这个送给妞妞啦,等妞妞长大了以后就可以戴着它了!”

 

  方博看了跟过来的许昕一眼:“这玩意儿你也敢送给她当玩具啊?”

 

  许昕露出不赞同的神情:“这话说的,我的东西,哪一样不是我闺女的?”

 

  顿了顿,许昕又冲方博眨眨眼:“哦不对,只有你不是,你是我一个人的。”

 

  竟然当着长辈的面说情话,方博羞赧地别过头:“你少鬼扯,油嘴滑舌。”

 

  方妈妈不在意地抱着妞妞站起身,小姑娘还窝在姥姥怀里认真地摆弄着许昕的金牌。方妈妈冲许昕方博扬了扬下巴:“你俩收拾吧,我去做饭。想吃什么?”

 

  小姑娘一听到吃这个字,抬起头扑闪着大眼睛大声说:“妞妞要吃小丸子!”

 

  方博皱起眉头:“不行,昨天和前天都吃的小丸子,老是吃那个不健康。”

 

  小姑娘一听,失望地垂下头,摆弄着金牌的手也不动了,两条小眉毛纠结在一起。小家伙垂头丧气的样子给许昕心疼得够呛,赶紧凑上去哄:“妞妞乖,听爹地的话,明天爸爸带你去儿童乐园玩。”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有开心事接着就忘了刚才的打击,马上打起了精神,拍着手欢呼:“太好了!!!妞妞要和爸爸去儿童乐园!!!”

 

  “那我给你们炒两个素菜再炸个鱼吧,你俩刚下飞机累了,吃点清淡的。”

 

  “好嘞,谢谢妈。”许昕颠颠地跟在方妈妈后面,冲趴在方妈妈肩膀上的妞妞做了两个鬼脸,把小姑娘逗得咯咯直笑。

 

  送走了方妈妈和女儿,许昕折回卧室,从背后环住正在整理衣服的方博的腰身,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深吸了一口气:“真好,终于回家了。我都快想死你和妞妞了。”

 

  方博没回头,任由许昕在他肩头蹭来蹭去:“今天上午这局比赛看得我心惊肉跳的。还好你最后扛住了压力,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接你。”

 

  许昕的声音隔着布料传出来,听起来闷闷的:“对不起,要不是有了妞妞,这次和我打决赛的肯定是你。冠军也说不定落不到我手里了。”

 

  比赛开始的前一个月,妞妞突然高烧不退,吓得方博和许昕翘了训练没日没夜地守在医院。小孩子抵抗力差些,退了烧之后被通知还需要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必须要有人照顾。生病的小姑娘哭着要爸爸和爹地,死活不让姥姥姥爷和爷爷奶奶抱。女儿的眼泪几乎揉碎了许昕方博的心,最后方博权衡再三,忍痛决定放弃这次参赛机会,在医院照顾妞妞。

 

  这让许昕一度非常愧疚,他觉得是自己和女儿拖累了方博的事业。这种想法一直郁结在许昕心头,也正因为这样,许昕才憋着一股劲儿,一定要拿个冠军回去,用来感谢方博为他和为这个家付出的一切。

 

  方博闻言却不以为然地勾起了嘴角:“你说什么傻话,妞妞对我的重要性,十个金牌都抵不上。别胡思乱想了你。”

 

  “可是……”

 

  “不要可是,没有可是。”方博放下手里的衣服,转过身和许昕额头顶额头,眼神温柔成了一汪泉水,“有了你和妞妞之后,名次和成绩对我来说虽然还是很重要,但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你和妞妞才是。再说了,我才三十不到,我还有的是时间,你以为明年的比赛我会饶过你吗?”

 

  许昕的心像是被泡在温水里一样,暖暖地起了皱褶。他顺势吻上了方博的唇,方博也伸手搂住许昕的腰,两个人腻歪地缠绵在了一起。在辗转的亲吻之中,许昕含含糊糊地说着:“博儿,谢谢你。”

 

  方博喘息着反问:“谢我什么?”

 

  “谢谢你给我生下女儿……谢谢你愿意跟我在一起……谢谢你爱上我……谢谢你出现在我生命里……”

 

  方博低笑:“怎么……还倒着说……”

 

  “真的,我何德何能,能有你这么好的爱人啊……”许昕又将唇印在了方博的额头,顺着额头一路亲下来,吻过鼻梁、脸颊,边亲边说:“我真的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方博一边调笑着“肉麻死了”,一边极尽温柔地回应着许昕细碎的吻。两个人紧紧相拥,仿佛要把彼此融入到自己的血肉里,就像他们已经把对方揉进了自己漫长的人生一般。

 

  “博儿……”

 

  “……嗯?”

 

  “你刚才,最后一句说的什么来着?”

 

  “肉麻死了……”

 

  “不是,上一句。”

 

  “你以为我会饶过你吗……”

 

  “你千万不要饶过我,一辈子都不要……”

 

  “好啊……”

 

  “可是今晚上是我,不会饶了你哦……”

 

  “……你流氓!”

 


(拉窗帘,散了散了)

    

---END---

评论(11)

热度(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