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昕博】许二二追妻记(中)(乡村ABO)

还没检查错别字,大家凑合一下,我实在太困了QAQ

--------------------------------------------------

 

  所以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好呢?

 

  回到家后,许昕就一直苦思冥想这个问题,吃饭也吃得心不在焉,扒拉着以前最喜欢吃的竹笋炒肉,半天才往嘴里送一口。

 

  许昕妈妈见儿子完全没有胃口,很是疑惑,用胳膊肘捣捣儿子问:“昕子,咋了?身体不舒服?”

 

  “没、没有。”许昕回过神来,盯着自家妈妈的脸看了半天,没头没脑地抛出一句:“娘,你跟我爹是咋好上的?”

 

  “啊?”许爸和许妈面面相觑。

 

  许昕用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小声说:“我今天跟方博表白了。”

  

“然后呢?他没答应?”许爸许妈四只眼睛紧紧盯住许昕。

 

  “……嗯。”一提起这事许昕就委屈得不行,他本以为自己做得已经很好了,没想到方博会突然变脸,一下把他所有的努力全都否定了。

 

  许妈妈表情有些失望,但又觉得理所当然。她深知方博这么抢手的omega必定不会很好追,连县长儿子都吃瘪,何况是他们普通人家。她摸摸儿子的后脑勺安慰道:“没事儿,不就是个omega吗,我看长得也没多好看,回头娘给你物色个更好的。”

 

  “就是,看他瘦得那个样子,以后生孩子肯定不好生。”许爸一边扒饭一边搭腔。“咱家这么大的家业,找个比他强的omega还不是难事。”

 

  许爸许妈本想宽慰儿子,没想到许昕当即摔筷子发怒:“不许你们这样说他!除了他我谁都不要!”

 

  许昕越说越生气,干脆把饭碗一撂,头也不回地进里屋了。临进门还补充了一句:“要是娶不到方博,那我就打一辈子光棍好了。 ”  

 

  说罢就是“嘭”的一声摔门声。

 

  “小兔崽子真是翅膀硬了,敢跟爹娘翻脸了。”许爸嘀咕着朝里屋的门瞪了一眼,也没了吃饭的心情。

 

  许妈忧心忡忡地看向许爸:“你说可咋办呀,他不会真的打一辈子光棍吧?”

 

  许爸颇感为难地摸了一把脑袋,沉默了一会儿,狠狠心道:“大不了,这几天我就去一趟方家提亲!”
  


  “能成吗,我听说那老方脾气可古怪了,早些年在部队里就是个狠角色,你去了可别吃亏啊。”

 

  “那不然怎么办?”许爸很无奈,“总不能由着他一辈子不娶吧。”

  

  话说到这里,二人同时看向许昕的房间门,一齐叹了口气。

 

 

  当晚许昕失眠了,瞪着眼睛瞅着自家房梁毫无睡意,脑子里全是方博的模样。方博黑亮的眼睛,肉乎乎的脸蛋,修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白皙的手臂……

 

  方博身上的每一个零件都走马灯似的一一浮现在许昕眼前,而且部位越来越靠下,直到断片在那个他从来没有探索过的私密地带。

 

  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许昕狠狠翻了个身,把头埋进被子里,发烫的脸颊在被褥封闭的空间里闷得愈发通红。

 

  有个什么硬硬的东西夹在许昕的身体和床板之间,被它硌了一下,许昕更难堪了。

 

  得,现在不仅他精神,他的小兄弟也精神了。

 

  方博一定是给我施了什么妖术。末了许昕一边自己帮自己解决,一边郁闷地这样想。

 

  
  后半夜许昕觉得自己入睡无望,索性被子一掀,从窗户跳出房间,出了大门就朝张继科家跑去。

 

  张继科被震天响的敲门声吵醒爬起来的时候,马龙一度以为他要去厨房提刀,不放心地跟在他屁股后面。

 

  张继科当然没有去拿刀,他黑着一张脸步速极快地径直走到大门口,拉开门闩,冲门外就是一脚。

 

  “二半夜的发什么鬼疯?!”

 

  张继科吼得他自己的耳膜都震了震,很显然他早就知道这个点跑来砸门的只能是许昕。许昕习以为常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衣服沾上的灰,朝张继科身后的马龙打了个招呼:“嗨龙哥。”

 

  “……嗨大昕。”这孩子不是傻的吧,怎么被踹了都没反应啊。马龙带点担心地点点头表示回应。
  
  “你要是说不出什么人命关天的要紧事,我就揍你。”张继科目露凶光。

  

  “有啊,当然有。”许昕可怜巴巴地望着张继科,“我想方博想得快死了。”

   

  ……

  

  马龙抱着张继科的腰把暴走的人拖进屋里,顺便招呼许昕进屋。

  

  “谢谢龙哥。”许昕捧着马龙倒给他的果汁,吸溜吸溜地喝得欢。

  

  “你脾气可真好。”游走在困倦和暴怒之中的张继科耷拉着眼皮对马龙说。

  

  马龙摆摆手,不知是冲张继科还是冲许昕说:“我能理解大昕的痛苦。这种感觉当年我也有。”

  

  许昕一口气把一杯果汁喝完,砸吧砸吧嘴,特别满足地打了个嗝:“……好喝。”

  “果然还是个孩子。”马龙笑呵呵地又给许昕倒满,“难怪追不上小博,你还太嫩呐。”

 

  “我不小了,我只是分化得晚,我都二十了。”许昕抗议道,“而且我今天就是照着龙哥你当年的套路做的,怎么我就没成功?”

 

  马龙莫名其妙地看看张继科:“我当年的套路?我当年什么套路?”

 

  “干活儿啊,我今天给小博家劈了柴,掏了煤灰,喂了鸡鸭鹅羊,然后跟他表白。结果他不仅拒绝了我,还跟我翻脸了。”

 

  马龙哈哈大笑:“谁说我追到继科是因为给他干了活儿啊?”

 

  许昕疑惑地瞪大了眼睛:“不是吗?科哥说……”

 

  “你科哥当年答应我,是因为我把他堵在茅草房里强吻了。”马龙弯起眼睛笑着望望张继科,表情里全是宠溺。

 

  “……”许昕登时觉得自己被坑了。原来昨天张继科不是在给他支招,而是在秀恩爱。这个臭不要脸。

 

  马龙还顺嘴补充道:“就他那副铁石心肠,给他干十年活儿他都未必能动心。”

 

  张继科伸腿踹了马龙一脚:“你有话说话,别扯些没用的。” 

 

  许昕泄气了:“那我怎么办啊,我怕是一辈子都追不到小博了。”

 

  “你也去堵他啊。”张继科打了个哈欠,懒散道。

 

  许昕马上摇头:“不成,小博绝对不喜欢这样。我关系都没确定就去直接亲他,他能跟我老死不相往来。”

 

  “谁让你直接亲他了,”张继科朝许昕翻白眼,“你得循序渐进地来,先撩他,把他弄害羞弄脸红了,就是成功的第一步了。”

 

  “撩是什么意思?怎么撩啊?”许昕在感情方面还是一张白纸,这些专业术语他听都没听过。

 

  “笨死了,撩就是找机会摸摸小手,制造一些肢体接触什么的。目的就是让他害臊,让他心跳,让他沉沦在你的魅力里不可救药!懂了吗?”

 

  “懂……懂了。”许昕呆滞地点头,像是被张继科恢宏的气势吓到了。马龙倒是在一旁兴高采烈地鼓掌,对自家对象张口就来的押韵表示深深的折服。

 

  “可是,我不会撩人啊。”顿了几秒钟,许昕又陷入了担忧。

 

  张继科竖起一根食指朝许昕摇了摇:“此言差矣,撩人没有会与不会这一说。当你碰到你真心喜欢的人,这种技能就会变成与生俱来的,而且不受你的控制。”

 

  “真的吗,真的不用提前学吗?你不要诓我。”许昕对不靠谱的张继科相当不信任。  

 

  张继科站起来拍拍许昕的肩膀:“明天方博七点多钟起床去后山放羊,没有他爹娘跟着,是个好机会。成与不成就看你自己了。困死了,睡觉。”

 

  马龙照例跟在张继科后面进屋,回头冲许昕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许昕回到家时天才刚蒙蒙亮,他偷偷溜进厨房偷了两个馒头揣进口袋里就上山了。

 

  上山之后许昕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坐着,有一口没一口地啃着馒头垫肚子,一边盘算着待会儿见了面要用什么方法来“撩”方博。

 

   隔夜的馒头又凉又硬,许昕啃得心不在焉,三两口就咽下了其中一个。干嚼馒头的滋味不怎么样,许昕站起身,走到几步路之外的小溪边准备喝口水润润嗓子,一会儿给小博说小情话的时候嗓音必须要好听才行。

 

  借着朦胧的晨曦,许昕被溪水里倒映出来的自己吓了个跟头。一夜没睡的产物就是两个硕大的眼袋,乱糟糟的头发,还有胸前张继科留下的巨大脚印,邋里邋遢的样子活像村头要饭的乞丐。

 

  这可不行这可不行。许昕赶紧沾了点水顺了顺发型,然后把大脚印子拍掉。张继科这一脚踹得结实,许昕拍了半天还是有个浅浅的印子,跟他的眼袋一样顽固。

 

  罢了。许昕自己安慰自己,有眼袋显得沧桑,一看就是个有故事的人。小博会喜欢的。

 

  许昕又用溪水洗了把脸,精心梳妆打扮了一番才坐回去继续吃他的馒头。

 

  离张继科说的七点越来越近,许昕也越来越忐忑,胸口里像藏了个小兔子似的扑通扑通跳得格外欢实。他迫不及待地想让方博快点出现,又有点儿不希望方博出现,整个人都陷入了甜蜜的矛盾。

 

  明明是每天都能见到的人,为什么每次见面还是会紧张呢。许昕搞不懂。

 

  但是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现,他可没有多少机会可以浪费了。哪天把方博的耐心耗光了他就真的彻底没戏了。  

 

  正当许昕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嘈杂声由远及近,许昕马上反应过来那是一群家畜行走的声音。他赶紧草草咽下手里的最后一口馒头,抹掉嘴角的馒头渣,然后捋了捋额前一撮头发,调整了一下表情和心情,笑靥如花地从藏身地走出去。 

 

  “……许昕?”

 

  方博大老远就望见许昕朝自己这边走过来,起初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村子爬到半山腰至少也得半小时,这个人不放羊不放牛,起个大早爬上来图什么?

 

  许昕顶着一张疲倦却兴奋的脸站到方博面前,想凑得再近些却又怕方博生气,就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定住了。

 

  方博瞅瞅许昕快要掉下来的眼袋,疑惑地问:“你这么早在这里干什么?”

 

  许昕不好意思了,挠挠头吭哧了一会儿才说:“我、我等你。”

 

 

  “等我?干什么?”方博更奇怪了。

 

  “我、我就是想跟你说,内个,昨天,对不起昂。”

 

  “……昨天?”方博使劲儿回想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嗨呀,你道什么歉!昨天是我态度不好,我还想今天去找你道歉呢。”

 

  见气氛逐渐活跃起来,许昕松了一口气,人也跟着眉飞色舞起来:“那今天让我陪你一起放羊吧!就当是缓和咱俩的关系!”

 

  “行……行吧。”方博虽然觉得强行呆在一起缓和关系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但是许昕既然来了,也没有撵人家回去的道理,于是便应允了下来。   

 

  “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把羊群赶去喝水。”方博挥着手里的小鞭子,把一群羊往小溪边赶。

 

  许昕跟在方博背后,望着方博袖口露出来的一截纤细白嫩的手腕,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脑子里突然响起他很久之前从收音机里听来的一句歌词:“我愿他用那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抽打在我身上”。

 

  哎呀呀,太害羞啦!!!!

 

  方博把羊群驱赶到位后回头招呼许昕,却发现许昕在他身后不知为何,整个人红得像熟透的虾子,甚至还能隐约看到他头顶冒出来的热气。

  

  “你怎么了?发烧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方博走上前,伸手搭在许昕的额头上感受温度。

 

  许昕“腾”一下子整个人都僵住了,脊梁绷得像块铁板。因为除开前几天方博不小心跌进他的怀里之外,这已经是方博对他做过的最亲密的动作了。

 

  方博摸了摸许昕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么烫!你着凉了?”

 

  “没有……我……”许昕两只手无意识地揉搓着衣角,小声道,“我就是有点紧张。”

 

  方博马上明白了许昕的意思,也跟着羞红了脸:“你,你害羞啥啦,我又不吃人。”

  

  “你不吃人,可是你抢走了我的心啊。”

   

  许昕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突然通了,竟然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肉麻的话,酸得两个人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太不是他的风格了。

  

  可是这句话就像是不被他控制一样,自己从他嘴里溜出来了。这时许昕才明白张继科告诉他的话真的是金科玉律:“当你碰到你真心喜欢的人,撩人这种技能就会变成与生俱来的。”

  

  方博被许昕弄了个大红脸,垂着眼睛假装气恼:“你你你说啥呢,谁谁谁抢你心了别别别胡说。”

  

  许昕这会儿像是放开了,没有刚才那么拘谨了,他盯着方博的眼睛认真道:“就是你啊,我的心现在全在你那里了。”

  

  19岁的方博还没听过如此直白露骨的表白,羞得直冒烟,伸腿冲许昕的小腿肚子就是一脚:“让你胡说八道!”踢完就气呼呼地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

  

  方博这一脚可着实不轻,许昕疼得一下子原地蹲下来,抱着小腿龇牙咧嘴地叫唤,眼睁睁地望着方博的背影走远却没法追。

 

  我怎么那么倒霉,一天到晚被踢来踢去的。许昕沮丧地想。

 

  方博听着身后的哎哟声,起初还以为许昕是装的,想要博取他的同情,于是赌气没有回头。没想到走了一段路发现人真的没有追上来,这才自我反省刚才下脚是不是重了点,脚步也明显慢了下来。

 

  又缓慢地走了几步,许昕还是没有追上了。这时候方博终于按捺不住担心,扭头跑回原地。

 

  许昕已经疼得冒汗了,五官都疼错了位,但是见方博一脸愧疚地折回来,他还是开心地笑出了声。

 

  “笑个屁啊!傻瓜!你怎么不躲开啊!”方博虽然心疼得不行,还是没忍住劈头就骂许昕。

 

  许昕心说我哪知道你冷不丁地就要动手啊,脸上却依旧笑得傻乎乎的:“没事,只要你高兴,怎么打我骂我我都乐意。”

 

  方博沉着脸撩开许昕的裤腿,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淤青。

 

  “疼吗。”方博轻轻问,伸出一根手指小心地戳了一下那片青紫。

 

  许昕刚想说不疼,就被方博的动作搞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但他还是坚持傻笑着说:“不疼,你能解气就行。”

 

  方博瞅了一会儿许昕傻兮兮的脸,眼睛里突然就蒙上一层水雾,低下头小小声地嘟囔了一句:“你真是个傻子。”

 

  许昕见方博眼圈忽然红了,大眼睛湿漉漉的好像马上就要淌下水来,也懵了,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惹方博不高兴了,连带着腿上的疼都给忘了,急吼吼地去搂方博:“小博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告诉我!你再打我一顿踢我一脚都行!你别哭啊,我很心疼的!”

 

  这一番话算是打开了水闸,方博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了,顺着脸颊淌成了股。

 

  许昕都吓傻了,手忙脚乱地把方博往怀里摁。方博没有抗拒,伏在许昕坚实的胸膛上默默淌泪,任凭许昕一迭声地问他怎么了都不吭一声。

 

  他怎么能让许昕这个傻子知道他是被他感动了呢?他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

 

  许昕见方博不理他,也就不再追问,轻轻拍着方博的后背,用哄小孩一样的语气在他耳边说:“不哭了啊,我是个混蛋,我老害你不开心,以后我再也不来烦你了,你再也不用见我这个大坏蛋了。”

 

  “才不、才不是呢。”方博抽抽搭搭地,说话还不利索就急着反驳。“你不来了我才、我才、不开心。” 

 

  许昕大喜过望,低下头跟怀里的人确认:“真的?你不讨厌我来找你?你不觉得我烦?”

 

  方博埋在许昕怀里重重点了点头。

 

  许昕简直心花怒放,要不是怀里还搂着他的宝贝儿,他早就蹦上天了。

 

  方博抬起因为含泪变得亮晶晶的眼睛,跟许昕对视,轻声说:

 

  “我喜欢你来找我。”

 

  许昕仿佛听见自己心里有一个一个粉色小气泡炸开的声音,每一个小气泡炸裂后都变成纷纷扬扬的水珠,淅淅沥沥地落在心底,然后开成一朵朵花。

 

  许昕努力克制着尖叫狂奔的冲动,搂紧了怀里的人,用拇指蹭掉他睫毛上摇摇欲坠的泪滴:“那你……愿不愿意……”

 

  话还没说完,许昕却突然感觉到背后袭来一股逼人的寒气。

  

  他依依不舍地放开方博,回头准备一看究竟。这不回头不要紧,一回头差点吓昏厥。方博家那只接近一人高的大鹅正张着巨大的翅膀,脖子与地面齐平,以家禽不该有的速度朝他冲过来。

  

  许昕惊得整个人从地上弹了起来。这只鹅是他们村出了名的村霸,攻击能力五颗星,比张继科还要让人闻风丧胆。不仅村里人怕它,鸡鸭鹅狗猫牛羊猪兔鼠全都怕它。方爸爸退伍的时候把它一起带出了部队,精心喂养,从此方博家再也不需要狗来看门。这会儿看着这位著名恶霸呈战斗状态朝自己奔过来,许昕都快要尿裤子了。

  

  “虎子不要!”方博也万万没想到这么罗曼蒂克的时刻,自家的大鹅会出来破坏气氛。他带它出来本来是想让它帮他看守羊群的。估计是许昕刚才的动作让它以为主人被欺负了,作为全家的守护使者自然要出来帮主人出一口恶气。

 

  方博知道虎子一旦摆出进攻的架势,十头牛都拦不住,只好焦急地推搡许昕:“你快跑!”

 

  许昕很争气地撒腿就跑,毕竟他的保命欲望也是相当强烈的。但是刚刚才被方博踢了一脚的腿能跑多快呢,没几步就被这个叫虎子的大鹅逮住了。

  

  虎子的攻击方式传统又强势,扁扁的嘴叼住许昕屁股上的一坨肉,然后360度旋转。

  

  “啊————————”

  

  方博没有任何办法阻挡悲剧发生,只能眼睁睁地目睹许昕落入鹅口,发出一声响彻云霄且催人泪下的惨叫。

  

  等方博把许昕从鹅嘴里解救出来的时候,大鹅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这位爷满意地伸直了脖子,悠哉游哉地踱着步子离开了。

  

  许昕就没有这么自在了,屁股上被咬得没有一块好肉,连带着裤子都破了一块。方博要脱许昕的裤子帮他检查伤势,被他坚决制止。

  

  我已经失去大部分尊严了,就给我留下这最后一块遮羞布吧!

  

  许昕捂着屁股悲愤地想。

  

  方博蹲在许昕身边,一面心疼他的伤势,一面又觉得非常想笑。但是碍于许昕的面子问题,他非常善解人意地把笑全数憋回肚子里。

  

  许昕倒抽着冷气,仰起头可怜巴巴地问方博:“我刚才的问题,你现在能回答我了吗?”

  

  “啊?什么问题呀?你问问题了吗?”方博顾左右而言他。

  

  “不是吧,你别装傻啊。”许昕都快哭了,“就是那个……”

   

  话还未出口,方博就伸出手迅速地捂住了许昕的嘴,把许昕没出口的话全堵了回去。

  

  “你什么也没说,我什么也没听到。”

  

  方博调皮地眨眨眼睛,站起身跑远了,身后洒下一路笑声:“我去放羊啦!”

  

  许昕趴在原地欲哭无泪。合着折腾了一个晚上加一个早上,又全白费了。

  

  这是个什么事儿啊???!!!

 

----TBC.

评论(36)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