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昕博】许二二追妻记(上)(乡村ABO)

上次写了个乡村ABO好像有不少妹子还蛮喜欢的。为了感谢一些可爱的妹子,又开了一个乡村风的文,结果依旧没有写出土味= =大家将就看吧

 

带龙獒不打tag

 

=====================================

  

  许昕分化成alpha那天,许老爷子高兴得大摆酒席招待了十里八乡的亲朋好友,逢人就说自家儿子是个高大生猛的alpha,给许昕臊得好几天没好意思出门。

  

  许老爷子郑重其事地对许昕说:你终于长大成人了,爹可以放心地把爹这么大个养鸡场交给你了。你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替爹经营好咱家养鸡场的生意,然后抓紧时间娶个omega回来,给爹生个孙子孙女,好让爹享享天伦之乐啊。这样,明天爹让吴阿姨给你物色几个合适的对象。

  

  许昕忸忸怩怩,闷头搓着衣角不说话。

  

  许老爷子看许昕好像有心事,追问道:“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

 

  许昕红着脸点点头。

 

  许老爷子大喜:“看上哪家姑娘小子了?爹去给你提亲!”

 

  许昕面露绯红,吭哧了半天,不好意思地开口说:“爹,我……我挺稀罕方博儿的。”

 

  许昕爹愣了,方博这娃子是他们村最炙手可热的omega,人长得细皮嫩肉水灵灵不说,性格也好,勤快踏实善良孝顺,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这孩子分化早,从17岁分化成omega之后,就络绎不绝地有人上门提亲,都被方爸以“俺娃还这么小就打他的主意,太禽兽了”严词拒绝了。听说乡长的大公子亲自去方家示好,结果连门都没让进就被赶走了。

 

  愣了半天,许老爷子才吐出一句:“孩子,你给爹这任务有难度啊!”

  

 

  许昕却不这么想,他觉得方博也是喜欢他的。

 

  分化成alpha后的几天里,许昕天天蹲在方博家墙根底下,用柴火垛隐蔽自己不让方博爹妈发现。等方博路过,就伸手一把薅住方博的脚脖子,把方博吓得一个踉跄。

 

  方博气得够呛,抬脚就朝许昕踢过去:“你有病啊!躲在人家柴火堆里扮鬼吓人?”

 

  许昕乐得傻乎乎的,也不躲,顶着一身草屑和一个来自方博的脚印站起来:“我这不是,怕你爹打我吗。”他从兜里掏出两个用油纸包裹着的糖人儿,递给方博:“给,我跑了好几个村买到的。”

 

  方博小脸一红,小声说:“我娘不让我吃这个,说我牙都长虫了。”

 

  许昕像早有准备似的又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一瓶蓝色的水,热情地塞给方博:“我知道你最近蛀牙,所以我让龙哥从县城里捎了这个,有它你就能吃糖了。” 

 

  方博这回没拒绝,好奇地接过来:“这是啥呀?”

 

  “这个叫‘漱口水’,龙哥说城里人现在都用这个,比牙膏还好使呢!吃完甜的用它漱一漱口,就不会长虫牙了。”许昕介绍得慷慨激昂,感觉自己在方博面前很长脸。

 

  “可是……”方博还是有些犹豫。

 

  “哎呀,别可是了。”许昕索性把两个糖人直接塞进方博的衣服兜里,“我知道方叔叔不让你吃,就特意给你带的。就这一次,以后你说不要,我就不买了。再说了,这不漱口水也给你买好了,你也不用担心吃坏牙啦。”

 

  别说这许昕虽然从小粗线条到大,一涉及方博的事他比谁都细心,后续工作都能做到如此详细,着实是爱情力量大了。

 

  方博确实被禁止吃糖好久了,而且他对那瓶蓝色的透明的水也很感兴趣,于是就不再推辞,冲许昕弯着眼睛笑得很甜:“那谢谢昕哥啦,下次来我家玩儿,我让我娘给你做好吃的。”

 

  许昕挠挠头,被方博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得突然害了羞,回了一个傻兮兮的笑:“没事儿,给自己媳妇儿买东西,天经地义。”
 
  简直被撩得猝不及防。方博又羞又恼,使劲儿踩了许昕一脚:“谁是你媳妇儿了!”转身就要往屋里跑。

 

  许昕见等了一天好不容易等来的心上人要跑,赶紧伸手去拽,结果拽猛了,直接把人拽进了怀里。

 

  方博整个人倒进许昕怀里,毛茸茸的后脑勺怼到许昕脸上,痒酥酥的,带着好闻的洗发水味儿,混合着方博淡淡的柠檬味信息素,一直沁进心里。

 

  “方博,你真好闻。”许昕环着方博,情不自禁地喃喃道。

 

  方博从许昕怀里挣扎出来,一张白脸羞得通红:“不准闻!”

  

  许昕听话地捏住鼻子:“好好好,我不闻,你别生气。”

  

  鼻子是捏住了,许昕俩眼可还直勾勾地盯着方博呢,看得方博脸颊发烫:“那你也、也不准看!”

 

  许昕又去捂眼睛:“那我不看!”

 

  “那鼻子怎么办?”

 

  许昕去捏鼻子。

 

  “那眼睛怎么办?”

 

  于是许昕一只手捏鼻子一只手捂眼睛,说话声音瓮声瓮气的:“这样行了吧?”

 

  方博不开心地撇撇嘴:“行了。罚站十分钟。我进屋吃饭去了。”

  

  听到方博进屋的声音后,许昕非常实诚地自己捂着自己的眼睛站了好久,直到身后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嗓音:“刚二十的小屁孩儿还学大人谈恋爱呢?”

 

  许昕放下捂眼睛的手转过身,看见村痞张继科正叼着根狗尾巴草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我俩没谈恋爱。”许昕憨笑,“是我在追小博呢。”

 

  “拉倒吧,”张继科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冲许昕挑挑眉,“你没发现方博儿见了你就脸红吗?看你的时候眼睛还发光,一准儿是也喜欢你呢。”

 

  许昕一听,眼睛噌地亮了,忙不迭地追问:“真的吗?小博也喜欢我?”

 

  “我看,十有八九。”张继科一脸的胸有成竹。

 

   许昕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开花了。但他开心了没几秒钟,又皱起了眉头:“那博儿为啥不答应我呢?”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你肯定是哪方面做得不够到位呗。”张继科顺手又折了根草含在嘴里,他觉得这样比较酷,“当年龙追我,可是天天扒着我家的门框赖着不走,我爹妈怎么打怎么骂也撵不走,还把我家所有农活都干了。”

 

  张继科拍拍一脸懵懂的许昕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赶紧找找自己在哪方面做得不到位,趁小博还没被别人追走,快点改过来,啊。爱情这玩意儿真是晚一步就屁都捞不着。”

 

  顿了顿,张继科又补充了一句:“要是实在不知道你缺在哪里,就干脆做足全套,做得一点漏洞都没有,就不信拿不下他。”

 

  许昕虽然没有听得太懂,但是被张继科的气势折服了,于是满脸崇拜地啪啪啪鼓了一通掌之后,下定决心:“明天我就来博儿家干活儿!”

 

 

  第二天早晨方爸爸打着哈欠刚推开门,就被院子里灰头土脸的许昕惊得虎躯一震,连滚带爬地缩回屋里,手指头哆嗦着指着许昕迭声问:“你你你你是什么人?”

 

  许昕一咧嘴冲方爸笑起来,一口白牙在黑黢黢的脸上熠熠生辉:“叔叔,我是大昕啊!”

 

  方爸仔细辨认了下此人的五官,这才放下心来:“哎哟你可吓死叔叔了!你这是咋回事啊?”

 

  许昕得意地晃着脑袋,指指墙根的一堆柴火:“叔,柴火给您劈好了,鸡鸭牛羊都给您喂过了,炉子的煤灰也掏干净了,院子的地也扫了。您看看还有啥需要干的?”

 

  方爸和闻声赶来的方妈目瞪口呆地环顾了一圈焕然一新的院子,脸上写满了问号:“你……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许昕用没提斧子的手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就是觉得内个啥,我跟叔婶挺亲的,感觉就像爹妈一样,就想过来帮你们干点事儿。”

 

  这借口找得可够拙劣的。方妈妈心里马上明了了,憋着笑偷偷跟方爸爸咬耳朵:“这是看上咱家小博啦,来献殷勤呢。”

 

  方爸一听是惦记自家小白菜的就乐了,上门求亲的很多,二话不说直接干活的还是第一个。方爸最讨厌那些一进门就大言不惭地对他说“孩子到岁数啦,该结婚生孩子啦,年纪大了就不好找对象了。我家儿子条件好云云”的家长们了,用方爸的话说,“还没看见人就先被身上的优越感熏到了”。许昕是他从小看到大的,老实巴交的性格他倒是蛮喜欢,要真能跟儿子凑一对,他也没什么意见。

 

  于是方爸乐呵呵地招呼许昕:“辛苦了大昕,来进屋喝点水吧。”

 

  许昕也没推辞,屁颠屁颠地跟着方爸方妈进屋了。好巧不巧,刚迈进屋,许昕就跟揉着眼睛从里屋出来的方博打了个照面。

 

  方博看见许昕先是愣了一秒钟,然后噗嗤一声笑开了。许昕的汗水从脑门上流下来,把脸上的煤灰冲出一道弯弯曲曲的痕迹,整张脸都花了,看上去活像一副古怪的泼墨画,很好笑。

 

  “这孩子!快别笑了,去给许昕找条毛巾。”方妈妈佯装生气地瞪了方博一眼。

 

  方博忍住笑,乖乖去把自己的毛巾拿来递给许昕。许昕看看方博手里雪白的毛巾,又看看自己乌漆抹黑的手,有些不好意思地婉拒道:“算啦,别给你弄脏了影响你心情。我用袖子擦一擦就行了。”

 

  “你快拿着吧,反正也得洗。”方博干脆把毛巾怼在许昕脸上,“你现在这张脸更影响我心情。”

 

  “哦。”许昕听话地顺势把毛巾按在脸上抹了几圈,把毛巾擦得污迹斑斑。这时方博才注意他手背上的几道深浅不一的划痕,其中有的还在渗血。

 

  “啊!”方博小声惊呼一声,一把拉过许昕的手,“你这是怎么搞的?”

 

  许昕又不好意思了:“我,我刚劈柴的时候被柴火划的。”

 

  方博一听,心里直骂许昕傻,表情里却流露出了掩饰不住的心疼。他转身噔噔噔跑回里屋,从衣柜抽屉里翻出碘酒和棉签,又噔噔噔跑回许昕身边:“把手给我。”

 

  “……啊?”许昕有些不知所措,甚至还往后缩了缩。

 

  方博索性直接牵起许昕的右手,用棉签沾着碘酒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伤口。微微的刺痛让许昕没忍住小幅度哆嗦了一下,方博抬头看看许昕皱起来的眉头,想了一想,低下头去撅起嘴朝伤口轻轻吹了口气。

 

  手背上凉飕飕痒酥酥的触感惹得许昕心跳飙升,盯着方博圆溜溜的后脑勺走了神。

 

  “药上好啦!”方博直起身,满意地拍拍许昕的手,“今天之内别沾水,别碰到就行了。”

 

  一抬头却发现许昕两颊通红眼神飘忽,不知道在琢磨什么。方博在许昕眼前挥挥手:“喂喂喂,你想啥呢?”

 

  许昕回过神来,视线被方博凑得很近的圆脸占满了。被这么一个可爱到不行的人盯着,许昕突然间心跳加速,胸膛里有些埋藏很久的话迫不及待地想要表达出来。

 

  “其实我……我……”许昕搜肠刮肚,最后憋出一句:“其实我经常受伤的!”

 

  “所以呢?”方博被许昕没头没脑的话整懵了。

 

  “所以你,愿不愿意,帮我上一辈子药?”许昕鼓起勇气,凑近方博认真地说。

 

  “去去去,拿你博哥当佣人呢?下次受伤了去村口卫生室弄,你哥我不伺候你。”方博扔开许昕的手,翻了个白眼以示不屑。

 

  “不,不是,我我我我的意思是……”

 

  “你你你你什么意思我没兴趣。”方博扭头往里屋走,扔给许昕一句:“一会儿自己把毛巾洗了还给我。”

 

  ???这和电视里演得不一样啊???

 

  方博忽然大条的神经和突变的态度惊呆了许昕,也宣告着他第一次表白的圆满失败。 

 

TBC.

评论(30)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