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昕博&龙獒】娃娃亲(乡村ABO,生子)

好久没写龙獒啦

乡土味好像不是很浓,有点失败,本来是想写那种淳朴的乡村爱情的QAQ

大家看着玩儿吧

------------------------------------------------------

 

  “今天咋起这么早?”

 

  方博被窸窸簌簌的响声吵醒,撑着床头坐起来,揉着眼睛问。

 

  许昕一边穿裤子一边答应着:“今天李家村有集市,我去把咱家鸡抓几只卖了。过两天去镇上给你买点补品。”
  
  “我跟你一起去吧?”方博瞅瞅窗外头,初升的太阳已经有些刺眼,想必今天又是个炎炎夏日。

 

  许昕穿好裤子,回头亲亲自家老婆的额头:“你好好在家歇着吧,这都快生了,哪有带着你去挨晒的理儿。”
    
  方博也就不再坚持,乖巧地点头:“那行,一会儿我给你煮点绿豆汤带上。这天儿太热了。”

 

  “别折腾了,你爷们儿的身体素质你还不了解吗,昨晚上不是刚复习了一把。”许昕笑道,如愿地把方博闹了个大红脸,“你要是呆在家里无聊就叫张狗子来陪你玩儿。”

 

  “行,正好我得跟他学学抱娃,省得以后一不小心把咱娃抱坏了。”

 

  许昕随手套上一件汗衫,转身又薅过方博塞进怀里亲亲摸摸,一边亲还一边不放心地叮嘱着:“那我走了,你千万别累着自个儿,鸡鸭牛羊啥的我都喂饱了,屋子我昨晚也打扫干净了,你啥活儿都不许干听到没?等我回来给你带你最喜欢吃的糖蘸儿。”

 

  许昕总是这么霸道地温柔着,每次都让方博沉迷得不要不要的。方博面红耳赤地伸手推推许昕:“好了你,快放开我,热死了。”

 

  许昕去后院抓了一笼子鸡,骑着三轮摩托准备出发。临出发前还冲扶着腰出来送他的方博抛了个媚眼:“宝贝媳妇儿,等我回来哈!”

 

  又把方博惹红了脸蛋。

 

  老夫老妻的,娃都快生出来了,还这么肉麻。真没治。方博嘟囔着回屋,却没压抑住上翘的嘴角。

 

  许昕家是刘家屯著名的养鸡大户,每年都有城里的工厂来找他家进货,自许昕小时候生意就相当红火,是村里第一家修起二层小楼的。许昕也凭借雄厚的家底和温柔体贴的性格,追到了村里最水灵可爱的omega方博。小两口结婚后,在方博的强烈要求下搬出了老许家的二层小楼,在不远处盖了个不大的砖瓦房,小日子过得也是有滋有味。结婚的第三年上,方博就怀孕了。

 

  不太巧的是这几年全国刮起了禽流感的黑旋风,许昕家的生意大受打击,养的鸡全都砸在手里了,前后赔进去了大半的家产。好在许昕勤恳能干,跟着村里的种地大户马龙搞起了蔬菜大棚,在他龙哥的提携下很快把家里的窟窿补上了,顽强坚持到了禽流感风过去。而最近许昕更是忙得脚后跟朝前,毕竟娃快要出生了,要加把劲儿挣孩子的奶粉钱和老婆的补身体钱。已经有好几个月方博睁开眼,许昕就已经整装准备出发挣钱去了。

 

  方博慢慢踱步回屋,环顾了一下干净得不像话的屋子,不知道该干点啥。

 

  肚子里的娃也醒了,在自个儿爹肚子里欢快地动动小手小脚。方博赶紧找了把凳子坐下,怕站久了累着孩子。

 

  刚坐稳,大门就被砰砰砰拍响了,伴随着熟悉的嗓音:“小博儿小博儿!起了吗?”

 

  方博没办法,又费劲儿地撑着腰站起来去开门。

 

  门一开,著名村痞张继科就抱着自家娃站在门口,冲他乐成了一朵花:“博妹子我又来啦!”

 

  张继科从小跟方博一起长大,性格狂放不羁,飞檐走壁到处惹乱子。张继科第一次见方博就给他起了“博妹子”这个外号,因为他整天跟一群黑黢黢的黑孩子玩在一起,从来没见过方博这么白嫩怯生的男孩,故意逗他管他叫妹子。这一叫就是二十多年。

 

  谁能料到张继科这个无所畏惧的alpha胚子,最后竟然分化成了omega呢。

 

  不仅分化成了omega,还被全村最乖最奶的老马家儿子娶走了。

 

  村子里不少有omega的人家都觉得惋惜,村支书老马这儿子,身上一点农村长大的痕迹都没有,白净得跟城里娃一模一样。读书还特别厉害,是村里第一个考进县城上高中的。大学毕业之后,怀揣着建设新农村的梦回到了刘家屯当起了村官。

 

  这村官没当多久,来说亲的人就踏破了门槛。都说马龙是山沟沟里飞出来的金凤凰,得配全村最优秀的omega。结果老马还没说话,马龙就冷冷地一句话回绝了所有媒人:“我有对象了。”

 

  再然后,马龙就高调地跟张继科扯了证。

 

  全村人大跌眼镜,怎么也想不通马龙这么优秀的alpha会看上张继科这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omega。

 

  每次有人明里暗里问马龙为啥相中了张继科,马龙总是不避讳:“你们放眼瞅瞅,村里介绍的omega哪个比张继科好看?”

 

  这话真不假,张继科这五官确实俊得没话说。之所以没被太多人注意到,大概是因为他皮肤太黑,五官乍一看不容易看清楚,所以就被埋没了。

 

  当然马龙喜欢张继科不只是因为张继科长得好看,他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对张继科情有独钟,文静的小马龙不爱跟那些闹腾的孩子一块玩,却偏偏爱跟在张继科屁股后头“科科、科科”地叫个没完。

 

  结婚之后还有人不死心,想伺机勾引马龙。结果不出一年,马龙和张继科的孩子就呱呱坠地了。

 

  一个小小子,皮肤白净随马龙,高挺的鼻梁和桃花眼随张继科。几个月大就已经看得出长相不俗。

 

  这下村里人从打马龙的注意变成了打马龙儿子的主意。然而张继科对这些蠢蠢欲动的邻居嗤之以鼻,他早就盯上了许昕家没出生的孩子。他估摸着就凭方博这大眼睛白皮肤和许昕的高个儿长腿,生出来的孩子一定不差。

 

  马龙对于张继科这个颜狗属性表示不屑,自己却趁着干农活偷偷问许昕知不知道孩子的性别。


  方博侧身把张继科让进屋,伸手要抱张继科怀里的小小龙,被张继科闪开:“你还是别抱他了,他可闹腾,再碰着你肚子就不好了。”

 

  张继科怀里的小小龙对爹地的禁锢很是不满,咿咿呀呀地伸着小胖胳膊朝方博的肚子挣扎着,像是要跟肚子里的宝宝打招呼一样。

 

  “没事,一岁多的孩子,能有多大劲儿。”方博不在意地逗着小小龙问张继科,“你这一大早过来是有啥要紧事儿啊?”

 

  张继科没急着作答,而是环顾了一圈方博屋里:“嚯,这屋里可够干净的。”

 

  “许昕打扫的,怕我在家闲着干活儿,就提前把活儿全干了。”

 

  张继科一脸“啧啧啧”的表情:“许昕这个宠媳妇儿的毛病,没治了。”

 

  方博脸红了红:“有事说事,别老拿我开玩笑。”

 

  张继科笑着冲方博扬了扬手里的小小龙,笑出一脸褶子:“我还能有啥事,肯定是来给我家小子提亲呗。趁着许昕那个闺女控不在,抓紧时间过来先攻下你这座堡垒。”说完还握着小小龙的小肉手挥了挥:“来崽崽,给妹妹笑一个!”

 

  方博对张继科的超前思想哭笑不得:“还不知道是姑娘还是小子呢。而且你咋知道许昕不在家?”

 

  张继科一脸得意:“我刚踩你家柴火垛往里瞅半天了。确定就你一个人我才敲门的。”

 

  说罢伸手摸摸方博的肚子:“你肚子这么圆,肯定是个小女娃。”

 

  方博还没开口,肚子里的宝宝却突然兴奋起来,在里面大展拳脚,动作猛得方博差点没站稳。

 

  张继科也跟着高兴起来:“你看吧你看吧,我就说是个小女娃,这不一听我猜对了就乐了。”

 

  方博没理张继科,一个人蹒跚地往里屋走,张继科跟在后头絮絮叨叨:“我跟龙商量好了,等我儿子把你闺女娶进门,家里那辆限量版拖拉机就写你娃的名字。还有咱家闺女进我们家门绝对吃不了一点苦,让小小龙把家里活儿全包了,你闺女就负责每天赶赶集晒晒太阳看看戏……”

 

  方博被张继科念得头和肚子一块疼,还限量版拖拉机,说得跟真的似的。

 

  张继科见方博不搭茬,换了个话题:“你啥时候生啊?”

 

  “下个月九号吧。”方博给自己和张继科一人倒了一杯茶。

 

  “你去哪儿生啊?我和龙去看孩子啊。”张继科喝了一口茶,顺手抢下方博的杯子,“忒凉了,你别喝这个。”

 

  “镇上的医院呗,现在都不兴在家里生了,不靠谱。”方博老老实实地回答,“许昕他爹跟那边儿的医生打好招呼了。”

 

  “咱这边儿去镇上一天不就中午那一班车?”张继科大惊小怪,“你要是早上疼开了,或者下午疼开了咋办?不如让龙开拖拉机把你送过去?”

 

  “可拉倒吧,咱家那拖拉机,孩子半路就得颠出来。”

 

  一声熟悉的嗓音在门口响起。张继科和方博一齐朝门口望去,看见了门口站着的笑盈盈的马龙。

 

  方博要站起来迎马龙,被马龙阻止了:“你坐着就行,身子不方便就别搞这些形式主义了。”

 

  “你咋来了?”张继科没给马龙好脸,这个人成天跟盯梢一样盯着他,就怕他丢了,搞得他浑身不自在,感觉人身自由都没了。

 

  “我地里活儿干完了,过来找你们玩儿。”马龙逗着自家儿子说:“我刚在路上碰着大昕了,说方博自己在家呢。”

 

  “哟,听说方博自己在家你就来了?”张继科酸溜溜地回嘴,“已婚alpha来找落单omega是想干啥啊老马同志?”

 

  方博在一边听得脸红一阵白一阵,拉拉张继科的衣角小声抱怨:“哥,你说啥呢!”

 

  马龙依旧乐呵呵的:“我能想干啥,你一大早扛着儿子就飞奔出门,不是来找小博还能是上哪啊?”

 

  这倒也是。张继科也没再继续开玩笑,他自己大大咧咧的无所谓,方博脸皮薄,一会儿再给他窘得早产了,这个责任他可负担不起。  

 

  “对了小博啊,”马龙笑眯眯地转向方博,“继科儿说的事你考虑得咋样了,同意了吗?”

 

  你们两口子还真是团结一心。方博无语,只能说:“龙哥啊,你们两口子怎么就这么着急啊, 你家崽才一岁啊。”

 

  说起这个来马龙就激动得拍桌子:“咳,你是不知道,婚事得从娃娃抓起啊!你就说你和大昕这基因,生出来的娃能差得了吗?能差得了吗!”

 

  这话我爱听。方博摸着肚子在心里得意了一把。

 

  马龙继续说:“你知道我几岁就看上我们家继科了吗?七岁啊!就是因为太害羞了,一直不好意思开口,结果呢?我家继科跟隔壁村王铁牛好了!当时我这个心痛得啊!可别提了!”

 

  张继科在一旁不自然地干咳两声:“咳咳,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你能别提了吗。”

 

  马龙一时半会儿还收不住情绪:“你说说,要不是我太害羞了,凭我这硬件条件,能让那王铁牛把继科拐走吗?我一想到我们继科跟别人拉过小手我就难受,我就吃醋,我就浑身不得劲儿!幸好最后继科把他给甩了,要不然我得单身一辈子了。”

 

  末了他总结了一句:“所以说啊,这婚事要趁早!不趁早就被别人抢走了!”

 

  方博被马龙慷慨激昂的样子搞得目瞪口呆:“可可可是……”

 

  “别可是了!”马龙大手一挥,“凭咱两家的交情,你闺女嫁到我们家吃不了一点苦!以后你闺女就是我们家重点保护对象!啥活都不用干,孩子愿生生不愿生也无所谓!”

 

  你俩可真是亲两口子,说的话都一毛一样。方博腹诽。

 

  “所以说啊,”马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拎来两个精致的袋子,把里面的东西倒给方博看,“我昨儿进了趟城,给你买了一堆补品。城里人吃啥咱吃啥!不能亏着我们博!”

 

  方博受宠若惊地从椅子上弹起来,连连摆手:“哥哥哥这、这不合适吧……”

 

  “有啥不合适的。”张继科把方博按回去坐好,搭腔道,“咱俩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这点东西算得了啥。你就安心地把它们都吃了,健健康康地给我们生一个漂亮儿媳妇。”

 

  张继科怀里的小小龙也像赞同似的,流着口水笑呵呵地拍了拍小胖手。

 

  方博的视线从目光灼灼的两口子身上移到小小龙稚嫩的小脸庞上。小家伙正瞪着黑漆漆的眼睛望着他,肉嘟嘟的胳膊胖成一截一截,像两根白嫩的藕,粉嫩的嘴唇被口水沾得湿嗒嗒的,小模样可爱极了。

 

  方博看了小小龙一会儿,忽然开始期待自己肚子里的小家伙的模样。是不是也像小小龙一样,白生生胖乎乎,喜人得要命?

 

  张继科见方博对着小小龙入了神,赶紧把小东西塞进方博怀里:“快,让方叔叔抱抱。”

 

  小小龙仰着小脸看了方博一会儿,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小手欢脱地挥舞着,几次碰到了方博的肚子。马龙生怕小小龙伤到方博,想上前抱回来,被方博闪开了:“龙哥,没事,他劲儿不大。”

 

  方博轻轻戳戳小小龙的小肚子,小小龙觉得痒痒,笨拙地捉住了方博的手指,玩了一会儿之后就往嘴里塞。小家伙没有牙的牙床蹭在方博手指上,痒酥酥的,软到心坎里。

 

  方博一瞬间母性爆发,低头用脸贴在小小龙的脸蛋上。小婴儿的皮肤滑得像剥了皮的煮鸡蛋,触感极其好。

 

  想想下个月就可以像这样抱着自己的宝宝了,方博就止不住的欢欣雀跃。

 

  就算万一做不成亲家,有小小龙这个哥哥保护着自己的孩子,也挺好。方博想。

 

  马龙和张继科对视一眼,互相传递着“这事有戏”的眼神。

 

  张继科和马龙又在方博家呆了很久才走,期间马龙还被当小工使唤去帮方博家补了补仓库的屋顶,修好了鸡舍坏掉的灯,还帮方博在后院种的小白菜松了松土。

 

  临走张继科对方博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一定把补品按时吃掉。

 

  方博对着包装看了很久,勉强搞懂了哪些是产前吃的哪些是产后吃的,然后拆了一包画着人参的粉末。

 

  看着挺高档,冲泡出来一股鸡屎味儿。

 

  方博嫌弃得不行,但是扔包装的时候瞥到了标价,然后方博就捏着鼻子硬灌了下去。

 

  这一喝不要紧,就像吃了千年人参的佟湘玉,方博这叫一个精力充沛,揣着球满院子溜达找事做,甚至试图把客厅不太亮的灯泡换掉。最后因为没找到合适高度的椅子而作罢。

 

  这城里的补品就是不一样,太管用了。方博如是想。

 

  方博浑身力气没地方使,于是把家里的鸡鸭牛羊重新喂了一遍,撑得一屋子家禽家畜直哼哼。

 

 

  许昕今天的生意做得很顺利,傍晚带着空鸡笼和满兜的人民币兴高采烈地回家了,一路上把三轮摩托车开出了兰博基尼的拉风感。结果一进家门就发现自己媳妇儿正踩着小板凳挺着肚子去够柜子顶上的东西,吓得许昕魂飞魄散,扔掉手里的东西冲过去把人抱下来,搂在怀里缓了好久才缓过来。

 

  方博亲亲自己风尘仆仆的老公:“你回来啦。”

 

  许昕想冲他发脾气又舍不得,只能有气无力地搂紧了怀里的人问:“你干啥呢,我不是让你在家老实呆着吗,你爬那么高是想变猴啊?”

 

  方博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对不起啊,我只是想收拾收拾屋子。我喝了那个鸡屎味儿的粉之后就精神得不得了。”

 

  许昕顺着方博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桌上花花绿绿的包装袋,懵圈了:“那是些什么玩意儿?”

 

  方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讲给了许昕,许昕当即拍着桌子大怒:“这两个禽兽,我闺女还没出生呢就惦记上了!”

 

  方博又往许昕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说着:“我今儿想了想,要真能和马家结个亲家也挺好,咱娃去了不会受欺负。”

 

  许昕“嘁”了一声,很是不屑:“咱刘家屯首富的孙子孙女,谁敢欺负?他老马家一股子暴发户的味道,俗气。咱娃以后要找个城里对象。”

 

  方博屈起手指敲了下许昕的脑袋:“你还嫌人家暴发户,你老许家才是货真价实的暴发户吧!人家龙哥可是在大城市上过大学的人,那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  

 

  许昕撇嘴:“反正这事得慎重考虑,我和你的孩子,那绝对是成龙成凤的料。嫁给张狗子的儿子岂不是委屈了我娃。”

 

  方博笑骂了一句“烧包”,两个人又黏黏糊糊地亲到一起去了。

 

  耳鬓厮磨了好一会儿,许昕才想起来向老婆汇报今天的收入。他把一兜红艳艳的票子摊在桌上,邀功似的凑到方博身边:“宝贝儿,今天我把鸡全买了,而且价钱比市面上的还要高不少,老公棒不棒?”

 

  方博抱着许昕的脑袋“吧唧”亲了一口:“我老公太厉害了,奖励你!”

 

  许昕就着方博的吻跟人缠绵起来:“奖励就是亲一口呀?”

 

 “你还想要啥?”

 

  “你不是特精神有劲儿没处使吗,今晚就让你把劲儿使出来呗!”

 

  “你放开我你流氓你!”

 

  方博脸烫得冒热气,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许昕横抱起来掳走了。

 

  庄稼人一把好力气,在这方面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一个月后,许昕和方博的儿子在县医院出生。

 

  新出生的婴儿皱巴巴红彤彤的,一点也不好看。许昕把小婴儿抱给方博的时候,方博已经脱力瘫在病床上了,就这样还不忘嫌弃一把自家儿子的颜值。

 

  然而又一个月后,许家小子就长开了,眼睛又大又圆,皮肤白皙水灵。最重要的是,才一个月,小家伙的腿就比同龄人长一截。

 

  张继科又见天儿地抱着他儿子踩着方博家柴火垛往里张望了。

 

  用他的话说,是男是女不重要,长得跟方博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准保是个omega。他得替他的alpha儿子守好这棵小白菜。

 

  至于最后许家小子分化成了alpha马家小子却分化成了omega这种尴尬的事,就不细说了。

 

  毕竟张继科也是要面子的。  

 

-FIN-

 

我知道肯定有bug,比如怀孕的人到底能不能吃人参制品,我查了半天也没查到一个准确说法。大家就略过这些细节吧XD

评论(64)

热度(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