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昕博】许教练,我喜欢你呀(四)

无逻辑小破段子,想到啥写啥

最近在搞的几篇文风格差异太大,搞得我现在很分裂

期待宝宝们的评论(星星眼)

------------------------------------------------------------

这个白带方博到了儿还是没有考出来


因为许昕觉得再给方博一年他也未必能达到白带考核标准


于是在第五次课的课前直接把腰带扔在方博脸上


方博喜出望外:“许教练,我终于达标了啊?”


许昕白了方博一眼:“以你的进度,我的青春都要耗不起了,赶紧进入正题早学完早散伙。”


方博撇撇嘴,还是乖乖跟在许昕后面进了场地


许昕回头看一眼:“你那是什么鞋?”


方博:“舞蹈鞋。”


许昕:“你不如把‘我是基佬’写脸上算了?”


方博:“这么公布教练您的性取向不太道德吧。”


许昕:“你一天不玩儿文字游戏会死?”


方博:“你一天不讽刺我会死?”


许昕:“那你告诉我你穿这么一双芭蕾舞鞋练跆拳道,不讽刺你讽刺谁?”


方博:“跆拳道精神里也没写不让穿芭蕾舞鞋练跆拳道啊?”


许昕:“你这样会让外人以为我们馆无照从事产后恢复业务。”


方博:“许教练您这个先天性口腔缺德的毛病该治了。”


许昕:“彼此彼此。先去把鞋脱了。”


方博:“不脱。”


许昕:“为啥?”


方博:“您这儿的地太脏了。每次回去都得洗袜子。”


许昕:“大老爷们儿洗个袜子能累死你不?能累死你不?”


方博:“能累疯。”


许昕:“少跟我整小品里的梗,我们这要求着装统一,去脱了。”


方博:“那你怎么不管管我叶师兄的唐老鸭袜子?”


许昕:“你叶师兄今天幼儿园升小学,那是他妈妈送给他的庆祝礼物,破例让他穿一天。”


方博:“那我也庆祝。”


许昕:“你这么丧的人有什么好庆祝的?”


方博:“庆祝你的小兄弟终于从上次倒立的打击中顽强恢复。”


许昕:“你咋知道的?”


方博:“你今天走路不叉着腿走了。”


许昕:“……你一天天的都在观察我些啥。”


方博:“不是我故意要观察,实在是前两天太明显了,跟鸭子似的。”


许昕:“……”


方博:“真的,我怀疑叶师兄的袜子就是他妈妈借此讽刺你呢。”


许昕:“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没事盯着别人裤裆看啊。”


方博:“我也不想盯着你啊。我那不是愧疚吗。毕竟是为了跟我显摆才受的伤。”


许昕:“行了,不准再提那件事了。赶紧把鞋脱了。”


方博:“你咋就不能放过我呢?”


许昕:“我都想跪下求你放过我了!你穿那鞋gay气都熏眼睛你知道吗,太违和了。”


方博:“你不看我不完了呗。”


许昕:“废话,你最大的师兄才小学三年级,你杵在里头那么大一坨我能看不见你吗。”


方博:“真是基佬屁事儿多。”


许昕:“也不知道咱俩谁屁事儿多。”


方博:“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你这儿的地板太脏了,你毛病这么多怎么偏偏没有洁癖,小gay们不是都有洁癖吗?”


许昕:“大不了我以后下了班擦擦地呗。”


方博:“合着你以前都不擦地啊?”


许昕:“多让他们练几个地板动作就干净了。”


方博:“地板动作,你教的是跆拳道还是街舞啊。”


许昕:“没有就编几个呗。行了别白活了,赶紧把你那个膈应人的鞋脱了扔外边。”


方博不情不愿地脱了鞋放在门口,赤着脚踩上地板


许昕:“怎么样,是不是还是用肉体接触大地更能找到跆拳道的感觉?”


方博:“我只能找到将要洗袜子的感觉。”


许昕:“能不能心存感激一点,这可是你师兄们用稚嫩的身躯擦出来的土地!”


方博:“这是土地吗。”


许昕:“木地,木地行了吧。”


方博:“有你在确实是墓地。”


许昕(假装听不见):“那么今天我们来进行第一项,学习如何系腰带。”


方博:“这还用学啊?我都系了二十多年了。”


许昕:“我是教练你是教练?”


方博:“……你是。”


许昕:“那就好好听着。”


方博:“哦。”


许昕:“这个腰带呢——”


方博:“可是我系得比较漂亮。”


许昕:“行行行那你先系一个我看看,看你能系出什么花来。”


方博快速把白色腰带在胯上缠了三圈,然后系了一个死扣


许昕:“……你这重度腰下垂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


方博:“穿裤子系腰带不就系在这么。”


许昕:“我先问你这腰带是跟啥配套的?”


方博:“哦对吼,跟上衣耶。”


许昕:“台湾腔也不能掩盖你智障的事实。解下来系腰上!”


方博低下头去解了一会,委屈巴巴地抬头:“教练,解不开。”


许昕:“我看你不是腰下垂,是脑下垂。”


许昕走到方博面前,弯下腰去替他解腰带扣


方博看着许昕近在咫尺的后脑勺和露出来的一截还算白皙的脖颈,咽了咽口水


在心里默念:克制住克制住克制住……


许昕现在正好面对着他的裆部


可不能出现什么反应,太羞耻了


许昕吭哧吭哧解了半天,抬头问方博:“你这系的是个什么扣?也太死了吧!”


方博:“猪蹄扣。越挣越紧的那种。”


许昕:“……对自己下手挺狠啊。”


方博:“我这不是怕它松开么。”


许昕:“我直接给你准备个套头的腰带要不要啊?”


方博:“行。”


许昕:“行个鬼!”


方博:“现在怎么办呢。”


许昕:“只能给你剪断了。腰带费用你来掏知道吗!”


方博:“一根腰带多少钱?”


许昕:“市场价十块。我这儿一百二。”


方博:“我草,你长得格外好看啊还敢哄抬物价?”


许昕:“我长得好看是不假,可没有哄抬物价。这个价格是你专属的,十块钱的腰带钱,一百一的智商磨损费。”


方博:“我怎么就磨损你智商了?”


许昕:“不把智商降到跟你一个标准我都没法跟你沟通。”


方博:“许昕咱俩是不是混得太熟了?”


许昕马上原地蹦蹦跳跳作搏击状:“你叫我什么?”


方博:“……许教练,文明社会还是要以德服人。”


许昕:“你也可以拿卫生纸做一个,省钱。但是卫生纸得用你家的昂。”


方博:“……教练,你也知道我这月工资被扣光了……”


许昕:“这样吧,看在你颜值的份上,给你打个折。”


方博:“还是许教练懂得欣赏!”


许昕:“一百一十九。”


方博:“……你特么颜值才值一块钱呢!”


许昕:“一句话,剪不剪?”


方博:“剪剪剪,不就百八十块钱么!”


心说过不了多久你都是我的了,何况这点钱


许昕找来剪刀替方博剪断了腰带


方博作脸红状:“许教练,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进展到了这一步……”


许昕:“靠,闭嘴。”


方博:“你不觉得真的很快么,我们见面第一天你就让我把腿分开,第二天你却主动把腿打开了……”


许昕:“求你别说了,我今天早上吃的饭特别贵!”


许昕从犄角旮旯里翻出了一条新腰带


方博(伸手要接):“谢谢教练。”


许昕:“哎哎哎,别动。这次为了预防万一,我来帮你系。”


方博:“许教练可真会疼人。”


许昕:“我不会疼人。但是我打人挺疼的。”


方博摆出泰坦尼克的姿势:“来吧许教练。奴家的身子就交给你了。”


许昕:“你先给我指指,你腰在哪里。”


方博:“你腰长在哪,我腰就长在哪。”


许昕:“你该长腰的地方只有两圈肥肉。”


方博:“……许教练你就不能善良点。”


许昕:“你看我给你系这两圈肉上行吗?”


方博:“就你瘦!就你腰上没肉!就你只长腰花没长腰!”


许昕:“再敢咆哮教练,给你系嘴上。”


方博:“你可以用点其他方式让我闭嘴,温柔一点的,比如……”


许昕:“比如温柔地给你系嘴上。”


方博:“你厉害。”


方博:“教练。”


许昕:“嗯?”


方博:“你系这么紧干什么?”


许昕:“你的两圈肥肉老颤,我把它们捆结实一点,你一会儿好活动。”


方博:“……”


许昕:“不然你想想,你人都移动到别处了,肉还在原地,这不拖慢你进攻速度吗。”


方博:“我把腰带解下来系你嘴上行吗。”


许昕:“我给你系的也是猪蹄扣。哈!哈!哈!”


方博:“……”


许昕:“给你系腰带的过程中,我突然觉得这个扣改个名字就完全适合你了。”


方博:“改成啥……”


许昕:“猪腰扣。”


方博:“……”


许昕:“还有,我还得出了一个结论。”


方博:“……”


许昕:“快问我得出了啥结论啊!”


方博:“……啥结论……”


许昕:“你江湖地位蛮重的。”


方博:“…… …… ……”


许昕:“哎,你蹲在墙角干什么?你背影看起来好像有点落寞?谁欺负你了你跟为师说?为师去表扬他?”


方博:“你欺负我了!!!!QAQ”


许昕:(一脸慈祥)



方博毫无招架之力,卒


TBC.

评论(56)

热度(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