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昕博】许教练,我喜欢你呀(三)

随手更一点点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


方博被老板骂了


因为弄混了两份文件,搞砸了一笔生意


加班费扣光,年终奖泡汤


还被当着全办公室的面骂了个狗血喷头


回家的地铁上,方博一直仰着头望天花板


引得身边一群路人纷纷好奇地抬头


结果还是没能含住眼眶里的一汪泪


方博狠狠地抹了一把脸


眼泪顺着指尖滴滴答答地坠下



方博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


他决定去找一趟许昕


用男色来麻痹这颗落寞的心



方博找到许昕的时候,许昕刚刚把最后一个下课的小孩送到家长手里


方博眼睛鼻头通红的样子把许昕吓了一跳


许昕:“你这是怎么了?劈叉把泪腺劈坏了?”


方博吸吸鼻子:“许昕,我今天特别难过。”


许昕:“发生了什么,你是不是又白烂言情剧看多了。”


方博:“你想哭的时候都干些啥?”  


许昕认真思索了一下:“倒立。”


方博:“这是什么原理?”


许昕:“倒立的时候,眼泪就能憋回去了。”


方博:“……咱俩到底谁白烂言情剧看多了啊,花泽类同志。”


许昕:“我说真的,倒立的时候大脑会充血,眼压增大,眼泪就流不出来了。” 


方博:“听着虽然很荒唐,但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许昕:“来吧。”


方博:“干啥?”


许昕:“倒立啊。”


方博:“我不会。”


许昕:“那你废什么话!”


方博:“这不是等你给我示范呢吗。”


许昕:“你是巨婴吧什么都要别人教?”


方博:“许教练,你该不是不行吧?”


许昕:“笑话!不是我吹,我能在这里倒栽葱状吃喝拉撒睡!”


方博:“吃喝睡就算了,拉撒有点重口味啊。”


许昕:“我就是打个比方,死心眼。”


方博:“你这比方也太酸爽了,你想想,你倒立着排泄的东西不是全都往下流到你……”


许昕怒视方博:“住口!还想不想看示范!”


方博:“得得得,您会倒立您最大。赶紧开始吧您。”


许昕:“那为师就来给你倒一个,我当年可是艺术圈最会倒立的。”


方博:“大概因为你们艺术圈其他人都不喜欢倒着排泄。”


许昕:“闭嘴,乖乖看着。”


说罢挽起袖子,双手一撑,来了一个完美的倒立 


方博一边啪啪啪鼓掌一边惊叹:“许教练牛逼呀,倒着身板还能挺这么直。 ”


许昕简直要掩饰不住内心的得意:“那当然,我当年可是我们馆最笔直的。”


方博:“你一个死基佬竟然好意思说这种话。”


许昕想做一个凶狠的表情,无奈颅腔充血五官不听使唤


方博:“许教练你可快起来吧,你这样太狰狞了。”


许昕:“不行,我要给你证明我很持久。”


方博:“这个日后再证明无妨。”


许昕:“谁要日你,我是要证明我的倒立很持久。”


方博:“许教练果然同道中人,一点就透。”


许昕:“多长时间了?”


方博看表:“六分半了。”


许昕:“我还能再坚持三个六分半。”


方博:“可以了教练,你这样我更想哭了。”


许昕:“不用这么感动,作为一名合格的教练,我有义务治疗学员的精神创伤。”


方博:“我是要被你丑哭了。你知道……”


许昕:“闭嘴!”


方博:“我看了你现在的脸……”


许昕:“闭嘴!!”


方博:“精神创伤更大了吗?”


许昕:“方博,你真是五行缺德。”


方博:“不不不,还是您更缺一些。”


许昕:“不不不,你太谦虚了。”


方博:“许教练,要怎样你才肯结束你的表演?”


许昕:“你就这么不愿看我倒立?”


方博:“因为您倒立时候的脸让我快要找不到在这里继续学习的理由了。”


许昕:“我把你当学生,你竟然只是贪图我的美色。”


方博:“饱暖思淫欲,人之常情。”


许昕:“结束之前让我给你展示一下我的绝活儿。”


方博:“还有绝活儿,您之前是街头卖艺出身的吧。”


许昕:“你怎么那么多废话?拿手指头捅我一下。”


方博闻言,双手并拢做了一个“千年杀”的预备手势


许昕:“我靠,你这是几个意思?”


方博:“您用了捅这个动词,我的手就自动做出反应了。”


许昕:“我真是少说一个字都不行。用你的手指!推一下我的腿!”


方博顶着一脸问号用食指戳了一下许昕的小腿


结果就是许昕朝前面直挺挺地拍在了地板上


方博:“您的绝活就是拍扁自己的脸是吗?”


许昕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比起脸,要害部位受伤更严重一些。”


方博看着许昕虚弱地从地上爬起来:“没摔坏吧?”


许昕:“不知道,但我觉得我的小兄弟可能要离家出走了。”


方博:“替我向你的兄弟表示诚挚的慰问。如果无处可去我可以收留它。”


许昕:“慰问这事你得亲自来。”


方博:“有话好好说,不要开车。”


许昕:“你还想哭吗?”


方博:“不想了。”


许昕:“那现在告诉我,为什么想哭?”


方博:“个人隐私,无可奉告。”


许昕:“你有没有良心,我可为了逗你开心差点断子绝孙!”


方博:“这个锅我不背,明明是你自己非要显摆的。”


许昕:“得,算我热脸贴了冷屁股。”


方博:“我屁股挺热的,不信你摸。”


许昕耷拉着脸,背过身去不说话


方博蹭到许昕身边,扯扯他的腰带:“教练。”


许昕:“干啥!”


方博:“你别生气。”


许昕:“我没生气。”


方博:“你的脸色比你腰带还黑呢。”


许昕:“(¬︿̫¬)”


方博:“我说还不行吗。我想哭是因为我被老板骂了。”


许昕:“他为啥要骂你?”


方博:“我工作马虎,出差错了,让他损失了好几百万。”


许昕:“好!几!百!万!”


方博:“教练你破音了。”


许昕:“要是我我就直接开了你!好几百万啊!”


方博:“这个数不算太大,我还能给他赚回来,不至于被开除。不过工资倒是被扣光了。”


许昕:“啧啧啧,看你平常跟缺心眼儿似的,想不到你还是个商界精英啊。”


方博:“那当然……不对你说谁缺心眼呢?”


许昕:“你啊,圆头圆脑,一看就傻不愣登的。”


方博:“就你精,脸跟ipad一样扁!”


许昕:“我脸再扁照样有人喜欢。”


方博:“谁那么可怜,年纪轻轻的就瞎了。”


许昕:“你呀,你不就喜欢我吗?”


方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昕:“你笑屁啊,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方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昕:“你的傻笑里充满了心虚。”


方博:“我刚刚好像听到了天字第一号大笑话。”


许昕:“你真不喜欢我啊?”


方博:“你良好的自我感觉已经快要溢出来了。”


许昕:“你每次看我的眼神里的爱慕和渴望早就溢出来了好吧。”


方博:“那你误会了,本人对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都充满了热爱,看啥都是那种眼神。”


许昕审视方博:“真的吗?”


方博:“当……然……”


许昕:“那算我自作多情了。”


方博:“那你继续慢慢自作多情,我回去吃饭了。”


许昕:“你不是工资被扣光了吗,还有钱吃饭吗。”


方博:“要你管。”


许昕:“走,陪我喝酒去,我请客。”


方博:“不喝。”


许昕:“走吧。”


方博:“不爱喝酒。”


许昕:“心情不好,喝酒最管用了。”


方博:“不喝。”


许昕:“走吧。”


方博:“不。”


许昕:“走。”


方博:“不。”


许昕:“走。”


方博:“……走走走!!!!”


许昕一脸愉悦地转身朝门口走:“等我一会儿啊,我去把车开过来。”


方博在虚心身后,心有余悸地擦擦额头的冷汗


妈的,差点被他发现我的少男心事


现在就露馅了岂不是摔在了起跑线上


不急不急


攻占山头还需要个策略呢


俘获人心这个事还得一步一步来


----TBC.

评论(24)

热度(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