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昕博】这个黏黏糊糊的早晨(一个小甜段子)

我心中昕博的日常

----------------------------------------------

  许昕被洗手间哗啦啦的水声吵醒,迷迷糊糊地伸手在身侧摸了摸,空的。


  许昕耷拉着沉重的眼皮走到卫生间门口,他的小圆脸正穿着他的衬衣刷牙。大一号的衬衣松垮地套在瘦削的小身板上,一直盖到屁股,露着两条白生生的大腿。


  许昕脚步拖沓地上前,从背后搂住方博的腰,把下巴搁在方博肩膀上,蹭蹭蹭蹭蹭。


  方博被许昕蹭得脖子发痒,差点把一嘴泡沫咽进肚子。他扭动了下肩膀想挣开许昕,却被大金毛一样的人搂得更紧。


  “怎么起来了?”


  方博含着一口白沫子含糊地问。


  “不抱着你,我躺不住。”


  许昕两只手在方博胸前胡乱摸着,闭着眼睛说。


  “神经病。”方博笑骂了一句,吐掉嘴里的牙膏,接了杯水漱口。许昕把他箍得太紧,他费了一点劲儿才伸手够到牙缸。


  方博一边漱口,许昕一边细碎地吻着他的后脖颈。热乎乎的两片嘴唇贴着昨晚种下的小草莓一路往下亲,时不时还用舌头触碰一下方博的皮肤,惹得方博漱口的同时还得时不时瑟缩一下脖子。


  “许昕,”方博漱完口,对着镜子里挂在自己身上的许昕一脸嫌弃,“我有时候真觉得你前世就是柳下惠,一肚子情全攒着这辈子发了。”


  许昕不以为然,啃咬着方博的肩头说:“我前世就是西门庆,这辈子对你发的情也不会少一分。”


  方博放好牙缸,转身要去摘墙上的毛巾擦嘴,却被许昕顺势翻过来,抵在琉璃台上,额头顶额头:“你太迷人了,我有什么办法。”


  方博想假装生气,却被爱人立刻衔接上的亲吻逗笑了:“你这个畜生,就知道猥亵良家夫男。”


  许昕噗嗤笑出声:“人家电视剧里被猥亵了都骂禽兽,就你与众不同骂畜生,粗俗。”


  “我就是个粗俗的人,你不也爱得要死要活的。”被许昕圈在怀里舔弄着耳垂,方博刚试图挣扎了一下,却被许昕一口热气吹得软了身子。


  许昕含着方博小巧的耳垂调笑道:“是呀,你多粗俗我也喜欢。”


  顿了顿,又凑近方博的耳朵说:“要是在床上也能粗俗点,就更好了。”


  方博脸腾地红了,一只手伸到许昕下半身,对准要害使劲一捏:“少胡说八道!”


  许昕被捏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一把攥住小圆脸细细的左手腕,把人固定在琉璃台上:“方博儿,你是不是要在这来一发?”


  方博被许昕越来越近的脸逼得上半身向后仰,发声都有点困难:“你……大早晨的……发什么春……”


  许昕捞起快要倒下去的方博,重新塞进自己怀里,捏捏他肉乎乎的脸蛋:“我就是看到你就忍不住,看到你就心里痒痒,就想亲你抱你,还想上你。”


  许昕这个好话不出三句就要开车的毛病方博已经习惯了,窝在许昕怀里任他亲他的发顶和额头:“你就是个人形打桩机。”


  许昕啄了下方博的嘴唇:“那我不是个合格的打桩机,只可着一个地方工作。下次换个工作岗位。”


  方博被亲得有点开心了,笑嘻嘻地伸手环住许昕的脖子,跟他热切地缠在一起:“你敢换工作岗位,那我就换台新机器。”


  两个人缠绵地亲吻了一会儿,方博从许昕怀里探出头来看了眼表,惊呼:“八点半了!我要迟到了!”


  许昕把人按回怀里:“着什么急,让他们自己练一会儿怕啥。”


  方博大约也是不想离开许昕温暖的怀抱,乖乖缩回去,仰头轻轻咬了口许昕的下巴,微微的胡茬刺砸在舌头上,触感挺神奇。


  “我老迟到,不好。小队员都笑我说我被你弄得起不来床。”


  许昕笑了:“这帮小人精,还学会开黄腔了。下午喂他们几个鸡蛋灌饼。”


  许昕说着话,手也没闲着,顺着方博光滑的大腿摸上了挺翘的屁股,双手一起揉捏了好一会儿,又觉得不满足,伸手就要往内裤里摸,被方博挡开:“你你你还真来啊?”


  “我就摸摸,不干别的。”许昕咬着方博的下唇,声音有点模糊,两只手一左一右绕开方博的阻碍从内裤滑进去, 把方博圆润的臀包裹在纤长的手掌里,变着花样揉捏。


   方博被许昕的前后夹击搞得发懵,搂着许昕的脖子小声喘息,耳朵和脸颊渐渐发烫。方博呼出的热气扑在许昕锁骨上,许昕的小兄弟很快就昂扬地抬起了头。


  方博察觉到许昕的身体变化,脸色一红就要推开许昕:“我说不要搞吧,行了行了,赶紧打住。一搞又得好几个小时。”


  “你老公那么久不是挺好的。”许昕嘴上调戏着方博,圈着人的两只手却乖乖地放开了。


  方博绕过许昕往客厅走,没走两步却又被跟上来的许昕抱住。方博恼怒地扭动着要挣脱:“许昕你有病吧,成心不让我上班?”


  许昕赖兮兮地拿头蹭方博的肩膀:“你一从我怀里出去我就觉得好空虚~~~”


  方博拿这个粘人的大只男友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回身抱住他:“乖,休假就好好在家歇着,等我晚上回来再陪你。”


  说罢踮起脚在许昕唇上“吧唧”印了个吻。


  “不够。”许昕垂下眼睛,嘴角含着笑凑近方博,示意他还想要更多。


  方博只得再次踮起脚,嘴唇结结实实地跟许昕的黏在一次,两人的舌头在口腔里纠结缠绵,来了个名副其实的湿吻。


  亲了有足足两分钟,许昕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方博。他帮方博扯扯身上开到肩头的领口,亲亲他的额头说:“好了,快去换衣服吧,小孩儿们还等着吃鸡蛋灌饼呢。”


  方博冲许昕弯起眼睛笑,看得许昕心头一热,赶紧伸手推方博:“快去吧,你再这样盯着我笑,我就真的把持不住了。”


  许昕一直等到方博收拾妥当,送他出了门,才松了一口气,感叹自己意志坚定,竟然忍住了。低头看看自己依旧精神的小兄弟,得了,自己解决吧!


  门外的方博同样松了一口气,忍不住摸摸自己的嘴唇,回味了一下许昕的吻,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也许许昕再磨他一会儿,他就真的给他了……


  门里门外各怀鬼胎的两个人同时摇了摇头,匆匆开始了属于自己的一天,一起期待着晚上二人将要共同度过的美好春宵。


  唉,这个黏黏糊糊的早晨!  


FIN.

评论(23)

热度(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