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昕博】许教练,我喜欢你呀(二)

无逻辑小破段子,主旋律互怼

xjb乱写,大家xjb乱看吧哈哈哈

--------------------------------------------------------------

“许!教!练!”


第二天早上不到八点,跆拳道馆里就响起了方博中气十足的吼声


许昕抬头瞅见方博晃荡在肥大道服里的纤细身板


昨天被智障支配的恐惧再次袭来


方博:“许教练,快来考我,我昨天对着电脑练得妥妥的了。”


许昕:“你来得太早了,我还没上班呢。”


方博:“你几点上班?”


许昕:“九点。”


方博:“太晚了,一日之计在于晨,现在就上班吧。”


许昕:“你这语气跟我前老板一毛一样。”


方博:“钱老板?”


许昕:“不是姓钱的老板,是ex老板,我之前是在画室教油画的。”


方博:“看不出来许教练还挺内秀啊。”


许昕:“你看不出来的多了。”


方博:“那你为啥辞职了呢?”


许昕:“因为我老板想睡我。”


方博:“……”


方博:“女老板?”


许昕:“男的。”


方博:“所以你不想被睡是因为你不是同性恋?”


许昕摇头:“不,是因为他太丑了。”


方博:“……”


许昕目光深沉:“我很挑的。”


方博:“……我只看出来你很gay。”


许昕撩了一下不存在的刘海:“搞艺术的,哪有几个完全直的呢。”


方博情绪复杂地沉默了。


许昕突然把目光转向方博:“你不会是歧视同性恋吧。”


方博赶紧摇头:“没有没有,lgbt万岁。”


内心os:我只是怕你发现我也想睡你,然后情绪崩溃从此再也不找工作。


许昕:“不好意思啊,说多了。”


方博:“没事,我挺爱听八卦的。尤其你们艺术圈的八卦,互相睡来睡去,多有意思。”


许昕:“今天八卦时间先到此为止,你先去热身吧。”


方博:“咋热身?”


许昕:“抱膝跳三组,一组二十个。”


方博:“……教练你不是还没上班呢吗,再歇会儿吧。”


许昕:“我没上班不代表你没上课啊,从你进馆子的那一秒开始你就上课了。”


方博:“……好吧。”


许昕:“你先跳着,我把豆浆喝了。”




许昕喝完豆浆,一转头发现人没了


许昕:“你干嘛呢。”


方博:“教……练……我……跳……不……动……了……”


许昕:“你先站起来说话。”


方博:“教练,你这是虐待。”


许昕:“这点程度就叫虐待了?你问问咱馆子里的小孩,一口气五十个不带喘的!”


方博:“他们什么年龄我什么年龄?我这一大把年纪哪里经得起这样折腾QAQ”


许昕嘴角抽搐:“昨天不还说自己四舍五入是个受精卵吗?”


方博欲哭无泪:“我不管,反正我起不来!”


许昕:“快起来,你白带不想考了?”


方博气鼓鼓:“不考了!谁爱考谁考!”


许昕:“哟呵,昨天那个劲头哪去了?”


方博满脸堆起笑:“许教练,能不能直接考黑带啊?”


许昕:“为啥?”


方博:“白带不好听。”


许昕:“那你喜欢什么颜色?我给你染。”


方博摆出一张可怜巴巴脸:“教练……”


许昕:“卖萌对我不管用。”他站起身走到方博跟前,冲方博伸出手:“来,我拉你,快起来。”


方博仰头看着自己脑袋上方那只修长白皙的手,咽了口唾沫


许昕见方博盯着他的手盯成了斗鸡眼,觉得好笑:“怎么傻了?”


方博赶紧把自己的手递出去,被许昕一把攥在手心里


方博的脸“腾”地红了,耳根滚烫


许昕气沉丹田把方博从地上拽起来:“嚯,你可够沉的。”


方博没听见这句,他还沉浸在“啊啊啊我摸到许教练的手了”的情绪里


许昕:“好了,既然活动开了,那劈个叉吧。”


方博:“……教练我扎个马步不行吗。”


许昕:“劈叉可比扎马步重要多了。你浑身硬邦邦的,挨打都比别人疼。”


方博:“我这么可爱怎么会挨打。”


许昕:“你再不好好练,将要挨到人生中第一顿打。”


方博不服气:“教练那你劈一个叉我看看。”


许昕:“你质疑我?”


方博;“答对了。”


许昕:“看来不给你来点真的你是不会乖乖听我话了。”


说罢人咣当就短了一截,劈了一个行云流水的叉


许昕:“看到了吗,你得练到我这个程度,才算合格。”


方博的目光完全被一个点吸引:“许教练。”


许昕:“嗯?”


方博:“我现在知道你ex老板为什么想睡你了。”


许昕:“……”


方博:“看上去很饱满。”


许昕:“……”


方博:“劈下去的时候不会戳到地板吗?”


许昕:“……”




不着痕迹地藏好裆部的凸起,许昕以一个非常别扭的姿势忸怩地站起来:“你来一个。”


方博两腿往外分,很快就又劈不动了


许昕:“你仿佛在逗我。这还不如昨天劈得开呢。”


方博:“我怕我兄弟戳着地板。”


许昕:“恕我直言,你恐怕没有这个尺寸。”


方博:“……要打架吗?”


许昕:“你能打得过我?”


方博:“……好吧,虚心求许教练赐教。”


许昕绕道方博身后,双手搭在他肩膀上把他一点点往下压:“放松,放松,呼吸,呼吸……”


方博呲牙咧嘴地被许昕一寸一寸压下去


许昕:“疼就忍一忍……马上就好了……放松……你现在什么感觉?”


方博:“感觉我在生孩子。”


许昕:“我是问你肉体上的感觉,不是精神上的。”


方博:“我觉得我扯到蛋了。”


许昕:“那没事儿。”


方博:“断子绝孙了你管我?”


许昕:“你不断子绝孙也找不到对象。你这么胖。”


方博:“我靠,你给我说清楚,老子哪里胖?”


许昕:“我刚才拉你的时候都抻着腰了。”


方博:“你虚还怪我。”


许昕不理会方博:“至少一百五十斤。”


方博:“老子跟你拼了……”


许昕松开手,退后两步看着劈叉劈到一半的方博:“我不扶你,你自己能站起来算我输。”


方博深吸一口气:“……嘿!”


我日,还真他妈卡住了



许昕继续压方博:“快了,就差一点点你的蛋蛋就可以亲吻地面了。”


方博:“教练,你能不能有一点点作为师长的廉耻?”


许昕:“你知道跆拳道精神第一条是什么吗?”


方博:“礼义廉耻。”


许昕:“不错,竟然背了?”


方博:“墙上那么大的字。”


许昕:“……这四个字你有吗?”


方博:“好像还真没有。”


许昕:“那咱俩就谁也别笑话谁了。”




五分钟之后


许昕(满头大汗):“可算是把你给摁下去了。”


然后许昕绕着方博走了一圈:“啧啧啧,你腿可真短。”


方博语塞,刚才目睹了许昕劈的叉,两腿一伸确实比他要长一大截,一眼都看不到头


对比太过明显,方博心很痛


许昕还贱嗖嗖地用拇指和食指比了个橡皮长短的距离:“就这么长。”


方博内心:要不是老子站不起来,绝对当场跟你干架


许昕:“好了,起来吧,这算是一个质的飞跃了。”


方博纹丝不动


许昕:“起来呀,突然这么勤奋了?”


方博表情如同吃了翔:“许教练,我起不来。”


许昕:“……我怎么会遇上你这么个废柴?”


方博:“大腿内侧肌肉抗议超负荷工作量,罢工了。”


许昕:“我真是服了你了。”


他再次绕道方博身后,托着方博的腋下把人拎起来


把方博放好后,许昕气喘吁吁:“我现在坚定了刚才的想法。”


方博:“什么想法?”


许昕:“你至少一百五十斤。”


方博:“……”


方博:“已经九点了,怎么其他小朋友还没来?”


方博内心热切盼望赶紧有其他学员来分散一下这个恶魔的注意力


许昕:“今天周末,不开课。”


方博:“……”



我要退学!!!!!


----TBC.


等《狗血》的盆友们再稍微等一下,我把论文搞完了马上更那个,因为那个文太复杂了,工程量比较大,委屈大家稍微等一等啦,鞠躬~


评论(60)

热度(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