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昕博】omega孕期体验中心(一)(甜/ABO生子)

《活着就是撒狗血》的昕博番外

事实上我只写到这里(捂脸),有不少小仙女催,那先放一半

宋博的番外可以戳头像看

我现在已经沦为生子文专业户了ORZ不喜勿入,现在关掉还来得及

大概是欢脱路线?

---------------------------------------------------------

  

  许昕坐在omega孕期体验中心的大厅里,捏着手里领来的号码纸不住地叹气。


  像大部分来这里的alpha一样,他是被自家omega逼着报的名。这是他昨天做错事的惩罚。


  许昕为了防止自家揣娃五个月的omega偷偷打游戏,上班的时候顺走了家里的鼠标和键盘。


  于是他家omega好不容易哄大宝吃好了早饭,让保姆送去幼儿园之后,兴冲冲地准备去撸一把游戏怡情,结果发现家里电脑就剩光秃秃的显示器了。  

   

   许昕还自作聪明地把手机交给了助理,吩咐助理帮他应付打电话来发脾气的小爱人,所以方博每个电话打过去,得到的都是冷冰冰的“许先生在开会”。


  这一系列做法的后果就是许昕下班回家之后,前脚刚踏进家门,后脚他的公文包外加衣服鞋子洗漱用品就被悉数从大门口扔出去了。


  带球的小o发起脾气来真是可怕。许昕一边捡东西一边苦兮兮地想。


  方博怎么也不肯让许昕进家门,大约是因为身体不适引起的心理波动比较大,他坐在沙发上抖着手指指着许昕,控诉他在自己怀孕后对他实施的一系列不人道的限制。


  事实上许昕只是要求方博少打游戏和戒掉吃路边摊的习惯而已,生生被方博说成了剥夺他的人身自由限制他的一切娱乐活动把他束缚在家里当成生育工具和养娃保姆还不让他吃饱的恶alpha。


  能怎么办呢,自己的omega,跪着也要哄啊。许昕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背着手站在门口,吹着冷风这么想着。


  本以为方博发泄一会就好了,谁料他是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肚子都开始疼,吓得许昕差点肝胆俱裂,赶紧竖着三根手指表决心,称以后方博让他干啥他就干啥,绝无任何怨言。全心全意为媳妇儿服务。


  ……于是第二天许昕就坐在了这里。


  感觉好像是自己作的,可是又有点委屈。


  “1106号,1106号可以进来了。”


  穿小护士服的工作人员在门口叫号。许昕快速瞥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号,哦,1106号。


  坐在他旁边的方博倒是兴奋得很,推推他的肩膀催他:“到你了到你了,走吧。”


  许昕认命地牵起方博,跟他一起进了咨询室。


  这种新兴机构的工作人员通常都是年轻人,大部分看起来都跟他们两人年纪相仿。许昕拉着方博的手坐在负责人面前的时候,方博还在好奇地四处打量。


  这里的项目负责人是一位戴金丝边眼镜的年轻女alpha,看上去谈吐有度气质不俗。她冲面前的情侣职业地笑了笑,问道:“请问二位是谁提出要来我们体验中心的呢?”


  方博收回四处乱瞟地眼神,看回眼前的女士,兴致勃勃地回答:“是我是我。”


  “那您是出于什么目的,产生了让您的配偶体验孕期感受的想法?”


  提起这个方博就来气,气哼哼地说:“他总是忙工作不着家,我一个人带着大宝,肚子里又怀着一个,累得要死,他还成天不让我干这不让我干那,搞得我都快抑郁了。今天必须让他体会体会我过的是什么日子!”


  许昕想替自己辩解,想解释家里有两个保姆照顾大儿子和方博,可是刚一张口,就被负责人女士用眼神制止了,只得作罢,闭上嘴老老实实等候发落。


  这位负责人隐约能感觉到事情没有这位略显骄纵的omega说得这么严重,但是这里本身就是omega最大,也就没有什么必要让alpha说话了。唯一让她感到意外的是,这两个看起来仿佛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然已经有了一个孩子,这是她没看出来也没想到的。


  方博今天穿了一件牛仔背带裤,上身是件嫩黄色的卫衣,配上微凸的肚子和孕期养胖了的小脸,特别减龄。许昕则是一贯的运动风,看上去也没有工作日时那么成熟。两个人活脱脱一对新婚小夫夫。


  “是这样的,”负责人女士把他们的体验项目表推给方博和许昕,介绍道,“我们体验中心一共开设了32个项目,包括体验早期孕吐、体验体型变化后的行动不便、腰背酸痛和腿抽筋等,还有试吃孕期特殊配餐和各种营养品补品等。最受欢迎的项目当然也是最后一项最大的项目——就是体会分娩的疼痛。”


  “这么全?连孕吐和腰酸背疼腿抽筋都能体验?”方博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金丝边眼镜的女士笑道:“我们这里的仪器都是从西方引进的最先进版本,能够最大程度地模拟孕期的感受,同时不会给alpha的身体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太好了,那就全都试一遍!”方博乐呵呵地扯过表格就要打勾。


  许昕在一边听得后脊梁发凉,这么一套折腾下来他还活不活了。赶紧拽住兴冲冲的方博,小声劝阻道:“宝宝,先问问时间问题吧,我还得上班呀。”


  负责人显然也听到了许昕的话,解释说:“这些项目里大概有一半是在家里完成的,当然在您的工作地点也不妨碍——只要您心理上过得去。不过我建议第一次尝试的话,先挑三到五个项目试一下,觉得受得了的话,后面的可以一点点来。”


  方博觉得很有道理,征求意见似的望望许昕:“瞎子你觉得呢?”


  许昕这会儿有点冒冷汗,胆战心惊地问负责人:“那您建议……我们选哪几项呢?”


  负责人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拿过面前的表格,飞快地勾了几项出来,然后把表格再次推到方博和许昕面前。


  俩人伸头一看,被打了勾的几项赫然是:体验孕吐、体验身形变化和体验分娩的疼痛。


  ……


  许昕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大的坑,为什么偏偏选了听起来最艰苦的几项呢。同为alpha不是应该互相体谅吗。


  许昕低头看了一会表格,然后抬头给了负责人一个幽怨的眼神。


  负责人女士马上回以一个“我要是体谅你们就不会开这么一家店了”的笑容。


  然后她抽出一份文件递给两个人:“二位都同意的话,就麻烦在合同上签个字,然后咱们的体验生活下午就可以开始了。”


  方博兴致盎然地一把接过合同,没等许昕说话,就龙飞凤舞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他把合同怼到许昕面前,一脸期待地望着他:“签吧亲爱的,签完去交钱。”


  ……  …… ……


  许昕心里苦,为什么自己给自己找罪受,还要自己付账呢。


----TBC。

评论(54)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