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龙獒/昕博】二胎(ABO,两对均有生子情节,慎入)

产乳情节预警,预警,预警,雷者千万不要看

因为两对CP戏份差不多等量,所以两个tag都打啦

这是小天使们点的梗,竟然都想看生孩砸,惊呆脸。想看那就写吧

不过可以看成是《我的室友是omega》的番外篇,稍稍改动了一下,把博儿改成omega了。我之前是脑子有坑才会觉得博儿像alpha。哪!里!像!

------------------------------------------------------------------

  “坨坨,快去穿衣服,咱们要出发了。”马龙整了整衣领,从镜子里看了一眼还在客厅搭积木的儿子。


  马坨坨同学没有动,而是忧心忡忡地捏紧了手里的一块积木,朝卧室望了望。


  马龙走过来把小家伙提溜起来抱在怀里,捏捏他的小脸:“怎么了?不是嚷嚷着要看妹妹吗?”


  坨坨小朋友扑闪着眼睛,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爹地……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去?他不是答应要陪我去给妹妹买娃娃吗?”


  “爹地今天不舒服,你不是看到了吗,爹地早晨多难受呀。咱们替爹地给妹妹买娃娃,妹妹不会生气的。”


  坨坨低下头,表情依旧不太开心。


  马龙把坨坨放在地上,拍拍他的小肩膀:“好了,快去换衣服吧,方叔叔和许叔叔都可想你啦。”


  “许叔叔这次会再带坨坨去吃披萨吗?”坨坨一边在他的小柜子里翻腾,一边问马龙。


  “这次不行,许叔叔要在医院照顾方叔叔和小妹妹的。晚上爸爸带你去吃。”


  坨坨拍手欢呼了一声,然后抱着自己的衣服噔噔噔跑去卧室换。


  马龙把车开出来后,坨坨拽着自己的衣角别别扭扭地走到车前,仰头看着马龙:“爸爸,我这身衣服帅吗?”


  小家伙郑重其事的表情逗得马龙当场就要笑出来,怕伤孩子自尊,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憋回去。“坨坨怎么今天突然这么在意衣服好不好看?”


  马坨坨认真地解释:“我第一次见小妹妹,一定要打扮得帅一点,不然小妹妹不喜欢我。”


  马龙一边大笑一边揉乱了坨坨认真梳好的头发(被坨坨嚷着“你不要搞坏我好不容易才弄好的发型”愤怒地躲开了):“帅帅帅,我们坨哥怎么样都帅。”


  马龙把气哼哼的坨坨放在安全座椅上,一边替他系安全带一边问:“出门之前跟爹地说再见了吗?”


  坨坨又露出之前忧心忡忡的表情:“说了,爹地说路上注意安全。”顿了顿,“爹地还说让咱们早点回来,他头晕得厉害。”


  马龙叹了口气,心说都这样了还非要跟我们一起去,不让去就闹脾气,愁人。


  去医院的路上,一向活泼的小坨坨只是盯着窗外一声也不吭。马龙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小家伙凝重的样子,心里有点疑惑。


  “坨坨,你今天不高兴吗?”犹豫了一会儿,马龙还是开口问道。


  坨坨低头玩儿着自己的手指头,没搭茬。


  马龙惊了一下,寻思着孩子不会知道了吧。想了想又觉得不应该,张继科不是那种会把这种事早早告诉儿子的人。


  马龙试探性地问:“你……是不是担心有了小妹妹,许叔叔和方叔叔就不喜欢你了?”


  马坨坨摇摇头,左手把玩着右手,还是没出声儿。


  “还是你生气爹地没有陪你去看妹妹?爹地今天是真的不……”


  “不是!”坨坨突然大声打断了爸爸的话,然后声音和头一起低了下去,“我是……我是怕爹地会伤心……咱们两个都出来看妹妹,没有人跟爹地玩……爹地会不会觉得坨坨不喜欢他了,爸爸也不喜欢他了……都喜欢妹妹了……”


  稚嫩的小声音糯糯的,把马龙听得又心软又好笑。“你放心,爸爸跟爹地说啦,说咱们俩只是出来看看妹妹,不会不喜欢他只喜欢妹妹的。爹地说他知道啦。”


  “真的吗?你真的跟爹地说了?”小脑袋嗖地一下抬起来,小家伙的眼睛都亮了。


  “真的真的,”马龙打着方向盘,从后视镜里跟儿子对视了一下,“骗你是小狗。”


    坨坨一颗小心脏这才放下来,开始不停催着马龙:“爸爸爸爸开快点,我们还要去给妹妹买洋娃娃呢!”



  爷儿俩到医院的时候,由于半路买的东西实在太多,不得不打电话把新晋奶爸许昕叫下来帮他们搬东西。


  许昕一到停车场就惊呆了:“嚯!你这是把超市搬空了吧?”绕着车后座转了一圈,“这个大毛绒玩具是怎么回事?这得跟我差不多高吧?你想让我闺女玩这个?”


  马龙挠挠后脑勺:“坨坨非要把这个送给妹妹,生怕送的见面礼小了妹妹不开心。”


  许昕这才注意到车后座上的玩具山旁边还坐着一只小小的小朋友。


  许昕伸手把马坨坨抱下车,用脸大力地蹭他柔软的小脸蛋:“哟——坨哥——想不想许叔叔?”


  坨坨被许昕下巴上的胡茬戳得痒痒,咧着嘴咯咯直笑,小手推着许昕的脸:“许叔叔坏!好扎哈哈哈哈。”


  许昕放下马坨坨,摸摸自己的下巴也笑起来:“嗨呀,这两天担惊受怕的,胡子都来不及刮。”


  马龙正忙活着把车上的货往地下卸:“咳,可不是吗,刚生孩子都这样。哎你快来搭把手。”


  许昕绕到车的另一边,帮马龙把零零碎碎的袋子盒子往外拿。马龙隔着一堆塑料袋问许昕:“博儿怎么样,还好吧?”


  “唉,一直睡不好啊,前两天涨奶难受得厉害,这不托人找了全上海最有名的催乳师总算给通开了,喂奶又疼得眼泪哗哗地淌。”说起方博,许昕就只剩不住地叹气。“他这孩子生的,可遭老罪了,骨架窄,后半程又力气不够,进度比别人慢两三倍,最后孩子出来的时候他疼得就剩一口气了。这好不容易生完了,隔俩小时就得喂次奶,晚上根本没法睡。”


  马龙正好瞥见许昕胳膊上一道道的抓痕,接茬儿说:“看出来了,你这也跟着受了不少罪啊。”


  许昕苦笑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之前深深的血痕已经结痂了,方博醒过来之后看到了心疼得不行,虚弱得话都说不出来,还一个劲儿地自责,惹得许昕一八几的大男人当场就红了眼眶。


  “本来是不让陪产的,大夫说这年轻人要撑不住了,把他对象叫进来吧,我才被放进去。”许昕摩挲着这几道伤,“他抓着我的手哭着说他受不了了让我救他的时候,我真想砍死我自己算了,看他受那种折磨,一点忙也帮不上。”


  马龙拍拍许昕的肩膀:“太理解你了,有孩子的alpha都体验过这种感受,真踏马难熬啊,恨不得自己去替他受罪,可是净添乱了。”


  “爸爸,”旁边一直没出声的小坨坨突然发话了,“爹地生我的时候也像方叔叔这么疼吗?”


  许昕一拍脑袋,糟糕,忘了孩子还在旁边呢,自己都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孩子该吓坏了。


  马龙却给许昕递了个安慰的眼神,然后跟坨坨说:“是呀,爹地也是好疼好疼才把坨坨生下来的,所以以后要听爹地的话,不能惹爹地生气,知道吗?”


  坨坨一听,马上用力点了点头,在心里发誓,以后爹地不让他吃糖,他再也不跟自己的玩具机器人说爹地的坏话了。


  


  两大一小提着数个袋子往住院部出发,虽然只有三个人,但是由于东西繁多,看起来也有点浩浩荡荡的。


  坨坨怀里紧紧搂着刚刚在超市买的芭比娃娃,爸爸说妹妹现在还太小不能玩儿这个,但是他想反正妹妹会长大的,到时候再买就来不及了,不如现在就送给她。


  方博住的病房豪华得像个五星级宾馆,一进门坨坨就惊得忘记了去找小妹妹,放下娃娃就要往真皮大沙发上蹿,被马龙一把拽住。


  “你老实点,方叔叔身体不好,你不要吵到他。”马龙用气声警告自家儿子。


  马坨坨这才乖乖站好,把芭比娃娃包装盒重新抱在怀里。


  “你们来啦。”方博说话还没什么力气,勉强侧头看着他们把手里的大包小包往地上方,“龙队太客气了,买得也太多了吧……”


  许昕抬手用袖子擦擦汗,忙不迭地吐槽马龙:“可不咋的,把我闺女一岁到三岁的衣服玩具都买齐了,残忍剥夺了我作为父亲替闺女扫货的乐趣啊。”


  马龙笑得傻乎乎的:“我给侄女儿买东西,当然得多买点儿啦。就这些我还嫌不够呢。”他用腿推推站在一边的坨坨,“去,给方叔叔看看你给妹妹买的娃娃。”  


  方博躺在病床上朝坨坨伸出手:“坨坨,想方叔叔了吗?”


  虽然每个叔叔见他都会问一遍这个问题,坨坨早就回答烦了,但是他还是乖乖地回答“想”,毕竟方叔叔那么宠他,还给他生了个小妹妹。


  坨坨走过去,牵住方博的手,声音软软地问:“方叔叔,你还不舒服吗?”


  坨坨的乖巧让三个人都特别窝心,方博揉揉坨坨的头:“叔叔已经好啦,快去看看小妹妹吧。”


  许昕走过来把坨坨抱到婴儿床边,坨坨望着婴儿床里小小的一团东西,嘴半天没合上。


  马龙没忍住笑出了声,敲了下小家伙的脑袋提醒他:“喂,你看傻啦。”


  坨坨没顾上爸爸的调侃,他正全身心地沉浸在跟妹妹的第一次见面里。


  妹妹好小呀,脑袋圆圆的像个橙子,全身都红彤彤的,小手和小脚都蜷着像个玩具,还不时动一下动一下……


  坨坨目不转睛地盯着妹妹看呀看,比看动画片还认真。


  许昕用胳膊肘拐马龙:“你看看你儿子,这是相媳妇儿呢?这么认真。”


  马龙嗤嗤地笑着:“相媳妇儿好啊,我看你闺女眼睛这么细长,睁开了一准儿大得吓人。小婴儿皮肤越红长大了越白,以后……啧啧啧,绝对是个肤白貌美的小公主。我可得让我儿子抓紧了。”


  “你可拉倒吧,”许昕嫌弃马龙,但是表情却带着掩饰不住的骄傲,“我闺女指定看不上你儿子,我闺女以后是要有大把人追的。”


  马龙不反驳这位女儿控,乐呵呵地调侃他:“这倒是,小姑娘会随,一点没随你,全遗传了博儿的优点。我就看她嫁人的时候你哭成什么样喽!”


  “你闭嘴!”许昕马上怒了,“不许说她嫁人!”这闺女刚出生几天,许昕就已经非常进入角色了。一想到自己的心肝宝贝会被某个混小子娶走,他就想杀人。


  “好好好,我不说。”马龙刚出声安抚许昕,就听见许昕怀里的小东西软绵绵地接话:“许叔叔,为什么不能说妹妹嫁人呀?妹妹以后不是会嫁给我吗?”


  马坨坨仰着脸望着许昕,一脸真挚。


  屋里三个大人全都被这稚嫩的童声搞得哭笑不得。许昕给了坨坨脑袋一个轻轻的“栗子”,“小东西,年纪不大,惦记别人女儿倒是学得快。”


  坨坨懵懂地看看许昕,又望向咿咿呀呀的妹妹。


  妹妹可真好看……


  不知为何,马坨坨对着皱巴巴红彤彤的新生婴儿,竟然产生了超越年龄的审美。


  “对啦,”许昕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马龙:“继科呢?怎么没来?”


  还没等马龙说话,坨坨便迫不及待地大声回答:“我知道我知道!我爹地不舒服!没法跟我们一起来!”他晃晃小脑袋,为自己知道“继科”就是爹地而骄傲不已。


  “怎么了?师兄病了?严重吗?”方博紧张起来,接着就要坐起身。


  马龙赶紧制止他,让他老实躺好:“没事儿,不严重,就是……”


  “可严重了!”坨坨对自家爸爸不在乎的态度十分不满,“我爹地今天早晨还吐了!还说他头晕!连他最喜欢吃的小黄瓜都不吃了!”


  方博和许昕同时瞪大了眼睛看向马龙:“难道是……”


  马龙害羞地挠挠头:“咳,本来还想晚点儿告诉你们,这孩子。”


  “哈哈哈,恭喜了师兄,大喜事儿呀,一定得请我们搓一顿。”许昕大力地拍着马龙的后背,拍得马龙咳了好几声,连声答应着一定一定。


  什么喜事?坨坨一头雾水地看着喜笑颜开的三个大人,眼睛里满是迷茫。


  “嘶——”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惹得许昕一下紧张起来,放下坨坨两步跨到方博病床边,连声问:“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方博别扭地动动身子,红着脸小小声说:“没事儿……有点……涨……”


  马龙马上会意,一把把坨坨搂进怀里,跟许昕说:“博儿身子虚,我们就不呆太久了,等你们出院我带着他们俩来接你们啊!”


  坨坨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要走,拽拽爸爸的裤腿,委委屈屈地嘟囔着:“爸爸,我还想和妹妹再玩一会儿……”却被马龙一个眼神止住了。


  许昕也没再挽留这父子俩,毕竟喂女儿是大事儿,就顺着说:“那行,谢谢师哥送的东西,等老二生出来我们双倍送回去!”


  “客气啥,走了啊!”马龙抱着坨坨走出病房,末了坨坨还在依依不舍地伸头望着病房里,依稀看到许叔叔把妹妹抱起来放在方叔叔怀里,然后门就关了。



  回去的路上,马龙问坨坨:“喜欢妹妹吗?”


  坨坨用力点点头:“喜欢!”生怕自己对妹妹的喜欢表达得不够彻底,还特意提高了音量。


  马龙笑了:“那你以后要怎么对妹妹?”


  坨坨咬着手指头想了一会儿,大声回答:“我把好吃的和好玩的都送给妹妹!”


  “噗——那倒不至于,但是你要保护妹妹,不让坏人欺负妹妹;你也不能欺负妹妹,要让着她,知道吗?你比妹妹大,你是小哥哥,要是你不保护她,那就没人保护她了。”


  “知!道!了!”小哥哥坨坨心里一股责任感油然而生,恨不得跳上座位敬个礼。可是把车座弄脏了爹地要骂人的,他只能忍着不动,用音量来表示自己的虔诚。


  马龙对坨坨的表现很满意:“嗯,这就对了,以后坨坨还会有别的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坨坨也要这么做,记住了吗?”


  别的小弟弟小妹妹?谁啊?是幼儿园小班的胖仔和妞妞吗?可是他们既没有妹妹好看也没有妹妹可爱,坨坨不想保护他们。


  小小的马坨坨纠结了。


  “走,跟爸爸吃披萨去吧!”马龙想起来之前对儿子地承诺,一脚踩上油门,准备往披萨店行驶。


  “不了爸爸,”马坨坨突然一脸严肃,“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吧!”


  马龙被坨坨的反常搞得怔住了,不由自主抬眼瞅了一眼后视镜:“怎么了?你不是最喜欢吃披萨吗?”


  “爹地还一个人在家,还在不舒服,我们还是早点回去陪他吧!”


  马龙闻言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展开一个微笑。


  “坨坨真乖,已经开始有个小哥哥样啦!好,我们回家看爹地,跟爹地一起做好吃的!”


  马龙在坨坨兴奋的欢呼声中调转车头,加速向家的方向驶去。


  我儿子真棒,以后一定是个称职的哥哥。


  马龙欣慰极了。


-----END。

坨坨这个名字来源于《我的室友是omega》里马龙给孩子起的名字(就是那个铁砣hhhhh)。以及应该还会有衍生的其他文,也是关于孩子的,不定时写。

宝宝们可以不用关注我!!!我很玻璃心的,你关注我然后文完结了再取关我会不开森!QAQ掉粉是一件很难过的事(忧伤脸)


评论(47)

热度(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