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龙獒】我的室友是omega(八)(ABO,这章还是没有昕爷)

这章算是车的一小部分,先放出来试试水,后面的部分会很快放出来的,不会拖太久,大家憋着急。大家可以告诉我你们想要啥样的肉哈哈哈哈哈我试试看

另外我真的不是很会开车,所以大家也不要抱太大的期待,不然lo煮压力会很大><

-------------------------------------------------------------------------

  张继科在马龙寝室门口徘徊了快半个小时,愣是没能鼓起勇气敲门。

  

  白天的马龙太反常了,张继科不知道待会儿他将要面对的马龙是什么样的。

  如果仅仅是知道他在外面造谣他的X能力倒还好说,如果是知道了他的秘密……

  张继科如临大敌地抹了一把脸,没敢继续往下想。

  张继科正在门口胡乱踱着步,门冷不丁被从里面打开了,张继科猝不及防地跟里面的人对上了眼。

  马龙也愣了一下,很快眉眼含笑地招呼张继科:“原来是你呀,我听着外面窸窸窣窣的还以为有贼呢。转悠啥呢,快进来吧。”

  马龙侧过身子给张继科让出一条道。这下没有不进去的理由了,张继科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

  

  总有一种只身赴鸿门宴的感觉,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张继科是进来了,但是整个人拘束得很,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搁。他跟马龙在一起这些年,几乎没有来过马龙的房间。毕竟进房间之后按照惯例要进行的下一步,他和马龙是做不来的。所以他尽量避免一个人去马龙寝室,好在马龙也从来没提过要他去他房间。像这次的主动邀请,还是头一遭。

  张继科环顾了一下整个房间,队里统一发的家具都被马龙换成了他喜欢的风格,简单清新,东西不多所以看上去很干爽利索,除了那个塞满手办的柜子。

  张继科马上被吸引过去,趴在柜子前,打量着柜子里密密麻麻的东西惊叹道:“这么多……难怪你赢了这么多比赛还是这么穷。”

  马龙锁好门后,避开张继科的目光把钥匙藏在房间的某个角落,然后整个人挤到张继科身边:“这些大部分都不贵,不然我破产了也收集不了这么些呀。”

  

“最贵的是哪个?我猜猜……肯定是这个吧?”

  张继科手指点着玻璃,饶有兴趣地问。

 “不是。”马龙笑嘻嘻的。

  “那是这个?不对这个不像……这个这个,绝对是这个!”张继科倒是忘了来马龙房间的目的,全心全意地玩起了猜价格的游戏。

  马龙随口回答着“不是”、“也不是”,看着张继科小孩子一样兴奋的脸,想到这个人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展现出这么幼稚的一面,心就像被泡在温热的蜂蜜水里一样,带着甜味发着烫。

  最后张继科泄气了,气哼哼地瞪马龙:“你耍我呢吧,我都快问一个遍了,还没猜到!”

  马龙只是笑,然后抬手做了一个动作,是那天张继科在球场边对他做的动作。

  他一只手揽过张继科后脑勺,把他拉向自己,与他分享了一个绵长的吻。

  突然贴上来的唇把张继科刚要出口的话如数堵了回去,张继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马龙忽然整个人压了上来,把他搞得不知所措,两手尴尬地在空中停留了一会儿,才犹豫地贴在马龙的背上。

  背上覆上的温热被马龙看作是迎合的标志,于是更加卖力地在张继科口腔里索取着,渐渐把张继科的感觉也带了上来,双手搂紧马龙的腰,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甚至分开的时候嘴唇都由于长时间的粘合而扯痛了彼此。

  “最贵的就是你啊。”一吻终了,马龙凑到张继科耳边轻轻说道。

  马龙轻易不发动情话攻势,一发动就是火力十足,张继科被撩得面红耳赤。他双手推拒着马龙不断粘上来的身体半发怒道:“你离远点儿,挤死了。”马龙这个贴法搞得张继科喘不过气,心跳又很快,从耳朵到脖颈红成了一片。

  马龙的强势劲儿让张继科有点儿方,这和平常腼腆内敛的那个马龙完全是两个人,更诡异的是一直自认为是伪装强A专业户的他竟然觉得自己有些被压制了。张继科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可能会被马龙撩拨得提前进入发情期。那可就没有任何补救的余地了。于是张继科手忙脚乱地推开了狗皮膏药一样贴着他的龙队。

  张继科咽了口口水,有点儿结巴地问马龙:“龙你、你今天是怎么了?”

    张继科这副紧张又带点怯懦的表情是马龙从来没见过的,觉得很新鲜,便逗他:“怎么了,你以前不是每天都嚷着‘要龙队亲亲’吗?今天主动送上门来的你还想拒收?”

  张继科被怼得一时语塞,嗫嚅着:“可是……可是……”可是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马龙玩味地凑近张继科盯着他的脸:“可是什么?可是我今天怎么这么主动?”

  张继科让他逼问得脸都涨红了,小声抱怨着:“你知道还问我……”

  马龙轻笑一声,再次欺身上前,一口含上了张继科的耳垂,引得张继科一阵颤栗:“omega发情期,不是都这么主动吗?”

  发情期?张继科心里猛地一阵紧缩,完蛋了,终于还是没有避开马龙的发情期。

  “最、最近是你的发情期吗?我怎么觉得时间不对啊?”张继科声音干巴巴地透着紧张。

  马龙认真地盯着张继科的眼睛:“所有跟你在一起的时间,都是我的发情期。”然后满意地看着张继科又一次从头红到脚。

  再然后马龙把自己从张继科身上揭下来,顺手从衣架上扯了一条浴巾递给张继科说:“你快去洗澡吧,天不早了,洗完好睡觉。”

  啊啊啊啊洗澡??洗澡不就是ooxx的前奏??张继科这次是真的慌了,时间这么紧张,他根本来不及想对策。张继科头一次觉得自己距离身份败露这么近。

  没办法了,只能先进浴室耗着了。张继科顶着一张视死如归脸,接过毛巾钻进了浴室。

  马龙在外面哼着小曲收拾屋子,听着浴室哗哗的水声,仿佛一个厨师在等待自己精心烹制的佳肴出锅。一想到一会儿就要被自己拆吃入腹的“alpha”还什么都不知道,马龙就觉得通体舒畅,身心清爽。

  马龙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小管喷雾。仿omega发情期信息素味道的喷剂,刘指导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黑科技。马龙用它朝脖子后面喷了几下,然后随手扔到床头的垃圾桶里。

  最后一次用啦,马龙得意地笑笑。

  

  而浴室里的张继科则正在经历一番头脑风暴。

  拿手机百度了一下两个omega怎么搞,无果。

  张继科烦躁地扔掉手机,这种特殊情况果然还是要靠人的大脑吧。

  不然,我跟他说我不举?

  不对啊他会问我是跟谁试过才知道我不举的!

  而且这事儿传出去,情侣两人都不举,估计会沦为乒乓球界的笑柄吧。

  可是哪里还有更好的办法啊啊啊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浴室里的张继科已经在水里泡得要发皱了,还是没有勇气出去面对接下去可能要发生的事。

  正在苦着脸思考到底这次要怎么脱身,热水器的温度越升越高也浑然不觉,直到皮肤被烫得发疼,张继科才回过神来,急急地去够热水器的调节按钮。

  没想到动作太快,脚底一滑,“咣当”摔了个结实。头撞在了浴缸边缘,疼得张继科眼冒金星。

  门外的马龙听到异样的动静马上推门冲了进来:“继科儿你没事儿吧?!”

  糟糕!张继科暗叫不妙,他洗澡刚洗到一半,遮盖omega信息素的喷剂已经完全被洗掉了,这会儿浴室里正飘散着属于张继科的淡淡的甜味,和水汽氤氲在一起。

  而马龙一进来,随之而来的是另一股格外浓郁的omega信息素,迅速填满了整个浴室,甚至张继科的气味在这股强大的信息素的覆盖下也变得微不可闻。

  张继科心一沉,完蛋了,马龙这会儿是真的在发情期了。

  难怪要主动约自己来他房间,马龙这是要献身的节奏啊。

  张继科脑子里出现四个大字:逃不过了。

---TBC。

  

评论(105)

热度(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