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安卫】我要当爹了12(含生子梗,反科学,慎入)

还有人记得这篇文吗……求给个赞留言神马的让我知道你在看😂我好决定继不继续更

——————————————————————————————————————————————————

  大卫被一阵密集而有力的敲门声吵醒了。

  迷迷糊糊地推了推粘在他身上的安龙:“好像有人敲门。” 

  安龙眼睛都不带睁开,嘟嘟囔囔道:“大早晨的谁会来啊,你做梦了吧。继续睡吧。”

  极度困倦的大卫觉得非常有道理,也就没再理会,往安龙怀里钻了钻,准备重新会周公。

  没一会儿,一阵更为急促地敲门声传进来。这下大卫没法骗自己是梦了,再次推推安龙:“真的有人敲门。你快去看看。”

安龙不情愿地翻了个身,闭着眼搂过大卫的脖颈,轻车熟路地找到嘴唇的位置然后吻上去。

  “走开你还没刷牙呢……”口嫌体正直的大卫一边埋怨着,一边热切地回应过去。俩人腻歪地亲了好一会,直到轻微起床气的安龙心情变得大好,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大卫,翻身下床去开门。

  外面的人大约是等得极其不耐烦了,已经由敲门变成了砸门,大卫在卧室里听得心惊肉跳,生怕刚装修的门有个什么闪失。

  “来了来了!”安龙边套着上衣边在心里嘀咕:这是谁发神经大清早的来串门。  

  “Mmmmmorningggggg!!!”扑面而来的是熟悉的澳式英语。门外的少女笑得十分俏皮。她摘下巨大的沙滩帽,一把长卷发散下来,颜色与安龙如出一辙。

  “Sally!!!”安龙又惊又喜,顾不得套歪了的上衣,张开双臂迎上了女孩儿的热烈拥抱。

  女孩儿被安龙紧紧箍在怀里,在他耳边说:“Cameron,好久不见啦。”

安龙颇为感慨地松开妹妹,“算起来又是一年多没回家了,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Sally撅起嘴假装生气:“你也知道一年多没回家了!你知道爸妈多想你吗!” 

  “前阵子机票都买好了,本来想和大卫一起回澳洲的,”安龙像小时候一样揉揉妹妹的头发,“可是你小侄女来得突然呀,也没给我打个招呼,机票只能作废啦。”说完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对啦,我嫂子呢?(原谅我实在不知道brother—in—law怎么翻译= =)”提起大卫,Sally朝安龙身后看了看,旋即看到了卧室门口若隐若现的一个小身影。

   Sally忍不住在心里偷笑,默不作声地收回目光,故意提高了音量:“Cameron你该不是又把嫂子折腾到起不来床了吧!”

  不明真相的安龙还因为妹妹的调侃脸红了一下,赶忙表示要去叫自家媳妇儿起床。转身就看到了卧室门口自以为藏得很好全然不知道突出来的肚子已经出卖了自己的小家伙。

  安龙过去把耳朵尖发红的大卫拉出来,大卫害羞得一个劲儿往安龙身后躲。Sally看着哥哥背后露出的半个脑袋,心想我嫂子真是可爱。

    这是有宝宝之后第一次见到安龙的家人,大卫小朋友本质里的好面子基因全数涌了上来,觉得自己走样又浮肿的身材丑得要命,于是跟Sally拥抱完又马上缩回安龙背后,盯着自己的肚子尖儿不好意思抬头。

  安龙感觉到背后的衬衫被大卫小力地扯着,呼吸都贴到自己脊梁上了。他自然对大卫的心思了如指掌,侧身把受惊的小动物一样的爱人往前带,一边宽慰他:“害什么羞呀,又不是第一次见Sally。”同时跟妹妹交换了一个眼神。

  Sally心领神会地走上去,主动给了大卫一个拥抱,以及全套的亲吻礼。  亲完Sally咯咯笑起来:“嫂子你脸真烫。”

大卫有点不知所措地挠挠头,也跟着傻笑。

  “你还是叫他的名字吧,他比你还小好几岁。”安龙提起Sally的行李箱,“好了好了,别站在门口,进屋坐着吧。”

   就在安龙替妹妹收拾客房的工夫,外面的两个人已经聊开了头。刚开始大卫还有些拘谨,中规中矩地回答Sally的各种问题。后来话匣子打开了,两个人也越聊越融洽。妹妹的问题也从宝宝怎么样啊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升级成了夫妻生活还和不和谐安龙活儿怎么样这类高阶版私房话题。

  “哟,这么快就聊热乎了。”安龙从客房出来,看了一眼看起来高度兴奋的妹妹和面红耳赤的大卫。  

  Sally朝安龙吐了吐舌头:“你家这位懂得真多,把我都给聊傻了。”

  “哈哈,是啊,”安龙随口应着,倒了一杯橙汁,又从微波炉里取出一杯加热好的牛奶,分别放在两人面前,“他就是爱讲他那些专业知识,不分时间地点场合。”

  Sally看看自己的橙汁又看看大卫的牛奶,戳戳安龙的肩膀故作阴阳怪气:“哎呦喂,有了媳妇儿也不能这么敷衍自己妹妹啊。”

  安龙深情款款地拉过大卫的手放在自己心口:“他现在就是命,我当然是先顾及自己的命了。”

  大卫腾地一下从额头红到了脖子。

  Sally一脸“啧啧啧我要吐了”的表情喝了一口橙汁,嫌弃道:“你可真油腻。”

  作为兄妹对话的中心大卫有些不知所措,只好从旁边的果盘里捞了一个苹果削起来,假装自己很忙。

  “我们大卫真是完美,长得好看,又博学,又贤惠,怎么就跟了你了。”  Sally看着大卫手里连续不断地脱落下来的一截苹果皮,酸溜溜地说。

  “是我听错了吗,怎么某些人好像有些吃醋啊。”安龙丝毫不掩饰内心的得意,“我们家大卫不仅贤惠博学,在其他方面也很优秀呢!!比如……哎呦!!!”  话还没说完,小腿被大卫踢了一脚,吃痛叫出了声。

  Sally好笑地看安龙揉着腿,取笑他:“看来我们大卫确实在其他方面也很优秀,比如脚力。”

  安龙耸耸肩,没有理会妹妹的话。扭头发现大卫的苹果已经削好了,看起来圆润又漂亮,就像孕中的大卫一样。安龙朝大卫张开嘴,“老婆喂我,啊——”

大卫又羞又恼地瞪了安龙一眼,多大年纪了还要在妹妹面前秀恩爱,像个青春期叛逆少年一样,幼稚。

  黑着脸切下一块果肉,直接插在刀尖上戳到安龙嘴边:“吃你的苹果,少说点儿话吧。”

安龙怕大卫一个激动把刀捅到自己嘴里,也就没再继续挑战他的耐心。

   安顿好Sally和她的大包小包之后已经接近中午了,已经和Sally混得很熟的大卫吵着嚷着要给她做个拿手菜。安龙本来心疼他不想让他站太久,但禁不住他的无敌碎碎念模式,勉强同意让他下厨做个简单的俄罗斯传统小菜。

  安龙和妹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厨房里叮叮咚咚的锅碗瓢盆碰撞声,Sally问安龙:“大卫要做些什么?”

  安龙摊手,“不知道,做什么都一样,他们俄罗斯的菜都粘糊糊软绵绵的。”

  Sally心想俄罗斯菜这锅背得冤,这明明是大卫手艺的问题好吗。不过她明智地什么也没说,在爱妻男安龙眼里大卫必须一切都是完美的。唉。

  Sally直起身刚想开口说什么,被安龙打断:“你在这坐会儿,”安龙站起身,“我去看看他。” 

   好吧。Sally只好重新陷回沙发里,重要的话还是找个机会郑重一点儿告诉他好了。

  大卫正一手扶着腰一手拿着炒勺翻着锅里的菜。他没法离锅太近,因为一靠近火源宝宝就会不安分地作动起来。他只能保持伸长手臂的姿势炒菜,看起来十分累人。冷不丁一双手覆上了大卫的腰,吓得大卫一个激灵,炒勺咣当一声掉进锅里。“干嘛呀你,吓死我了!”他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

  安龙双手在大卫腰上熟练地按摩着:“累不累,歇会儿吧。”  “大哥我才站了十分钟。”大卫用后脑勺对着安龙,继续专心炒菜。

  安龙把下巴搁在大卫肩膀上,感受着棉麻上衣特有的质感:“我现在就盼着孩子赶快出生,好让你不用再受这个苦了。”

  大卫一边忙着手上的活儿一边笑着问:“我受什么苦了,我天天被你当皇上一样伺候。孩子出生了你又得多伺候一个。”

安龙侧脸亲了亲大卫的耳朵:“伺候你们俩,累死我也愿意。”

  “你啥时候变得这么肉麻了,刚才就觉得你不对劲儿,”大卫从安龙的backhug里挣脱出来,“放开我,我的菜要出锅了。”

  安龙乖乖地放开手站在一边儿,视线倒是始终粘在大卫身上:“我总觉得,Sally这次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儿。” 

  大卫手上的动作停了一拍,他回头看着安龙:“她跟你说的?”

   安龙摇摇头:“没有,只是感觉。”

   大卫装盘的动作这才重新继续,他低声说:“那就好,你先别瞎想,一会儿问问她。”

   安龙的爸爸不喜欢大卫,大卫早就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这个传统的澳大利亚男人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找一个像他妈妈一样温柔贤淑的女性作为伴侣,尽管社会已经发展到了足以包容男男结合甚至繁衍后代。他和安龙的结合是安龙和父亲双方互相妥协的结果,安龙父亲默许两人的婚姻,安龙也不得不接受父亲多年来的不管不问。大卫一度因为不被安龙父亲接受而颓丧,为了和安龙在一起,大卫和自己父母的关系已经出现了裂痕,现在又得不到安龙父亲的祝福,对重视亲情的大卫着实是一个重大打击。好在安龙妈妈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对大卫视如己出,每次回安龙家才不至于太尴尬。  

   如果这次Sally的到来是安龙父母派遣过来的,那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了。

    大卫强迫自己不要往坏处想,继续专心弄其他饭菜。

  果不其然,安龙刚走出厨房,就被Sally悄悄拉到一边。她小声嘱咐安龙:“下午想个办法支开大卫,我有事要跟你聊。” 

----tbc.

这篇文本身就是虚构啊,双方父母性格特点神马的都是剧情需要,大家不要介意😂其实我觉得安龙父母应该都是那种通情达理的人。

评论(2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