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安卫】我要当爹了 06(含生娃梗,反科学,慎入)

努力逼自己不要坑QAQ

-------------------------------------------------------------------------------------

大卫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自己好像顶着烈日走了很远很远的路,以至于意识清醒的一瞬间,疲劳感就像潮水一样漫上来,从头到脚吞没了他。

  很费力地动了动手指,大卫觉得全身所有关节都锈住了,每一个动作好像都伴随着咔咔的摩擦声。这让他想起了咒怨里的伽椰子,不禁有点儿担心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感觉左手边似乎有个人影,大卫艰难地朝左边扭过头,四肢酸疼得不行,只有脖子还勉强能动。

  “你醒啦。”

  床边的人逆着光坐着,看不清面容,语气淡淡的。

  “……孟天。”脑子卡顿得不行,半天才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谁。

  孟天探过身子摸了摸大卫的额头,“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这是……怎么了?”嗓子很干,声音哑得不行。

  话一出口,大卫觉得额头上的手顿住了。

  “你不会失忆了吧?明明没摔到头啊。”孟天表情僵住。

  “……”

  “你昨晚在厨房摔倒了。”

  记忆这才一帧一帧闪过,大卫想起来,自己是小跑着要去厨房取蛋糕,却不知被什么绊倒了。倒下的过程中他好像下意识地侧身避开了正面着地,并用双手护住了了肚子。他依稀记得自己失去意识看到的是安龙焦急的脸……

  突然好像遭雷击一般,大卫一只手突然狠劲儿扣住了孟天的手腕,眼睛里都是惊慌:“孩子?孩子怎么样?”

  孟天被吓了一跳,赶忙伸手覆上大卫发凉的手背安慰他:“孩子没事儿孩子没事儿,好好地在你肚子里呢。”

  听到这句话,大卫整个人都瘫软回床上,后脊梁一阵阵发凉。要是因为这种原因把孩子弄没了,他会恨自己一辈子吧。

  孟天叹了口气,坐回椅子上:“医生说还好你是肩膀着地,不然还真挺难说。”顿了顿,“好在现在除了肩膀上淤青了一块,其他地方没有伤。毕竟你现在不能打针也不能吃药。”

  大卫朝半空中的吊瓶看了一眼,孟天立刻心领神会:“是葡萄糖,放心吧。医生说你受了点儿惊吓,所以才昏过去了。”

  大卫朝病房里扫了一眼,没有其他人。“安龙呢?”

  “他守了你一天一夜,刚刚实在撑不住去睡了。这才把我换上来。”孟天说着就要起身,“我去叫他。”

  大卫扯住孟天的袖子阻止他:“算了,让他睡吧。”

  孟天没有说什么,给大卫倒了一杯水,扶着他坐起来,看着他喝下去。

  嗓子干得要冒火的状况终于好转了一些。大卫重新躺回去,一只手放在微微隆起的腹部,真实地感受着孩子的存在,觉得心里踏实了不少。

  “大卫……”孟天看大卫脸色恢复了些,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大卫抬眼看着欲言又止的孟天。

  “你……怎么会突然摔倒了……”

  “……”

  “安龙火烧眉毛一样打电话叫我开车过去把你送来医院。我看了下你家的厨房似乎一马平川呀。”

  “……”

  “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是自己把自己绊倒了。”

    猜这么准要干特么啥。大卫郁闷地裹了裹身上的被子,翻了个身拒绝回答。

  “以后要小心一点。”孟天的声音里带着被憋回去的笑意。

  

  “……就你话多。”大卫缩进被子里,声音闷闷地。又在孟天面前丢脸了,不想活了。

  “喂喂,你想把自己闷死啊。”孟天依旧憋着笑,去掀大卫的被子,“四肢不协调已经够可怜了,再把脑子憋坏了,你拿什么优良基因遗传给孩子啊。”

  大卫在心里气沉丹田地怒吼:你给我住嘴!!!!可惜身上没力气,只能乖乖的被孟天从被子里挖出来。

  “咳咳,”孟天清清嗓子,恢复了正经,“身体好些了之后,给普雅打个电话吧,那小孩儿听说你进医院了,在学校里担心得快哭了。我嫌他过来了也帮不上忙只能添乱,就没让他来看你。”

  大卫还没来得及感动,就被震天的开门声吓了一大跳。

  安龙一路火花带闪电地冲进来:“大卫!你终于醒了!”一个箭步,直接跪在了大卫床前,神情像一只很久没见到主人的大金毛,又高兴又委屈。

  孟天见安龙来了,站起来整理了下衣服,冲大卫眨眨眼:“既然家属来了,我就可以光荣下岗了。”临出门的时候,对安龙招招手说:“我走啦,好好照顾这个没有小脑的家伙。”

  ……气得大卫硬是把到嘴边的感谢之词都咽回去了。

  一声关门声之后,病房里又变成了他们的二人世界。

  大卫一头扎进安龙熟悉的怀里,把脸埋进安龙的胸膛,声音很模糊:“安龙,吓死我了。我以为孩子肯定保不住了。”

  “对不起,”安龙拉起大卫环在自己腰上的手,疼惜地放到嘴边吻了吻,“是我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安龙心里也是一阵阵地后怕,他看到大卫倒在地上的时候,觉得全身的血都往脑袋里涌。偏偏他的车昨天送去修了,情急之下只好打电话叫来了孟天。那时候,大卫煞白的脸色让安龙觉得自己几乎都要疯了。

  大卫用力回握了安龙,带点愧疚地小声说:“是我不好才对,我太笨,平地都能摔跟头,差点伤到咱们的宝宝。”

  安龙明显滞了一拍,估计也是有点被这个原因蠢到了。不过他很快调整过来,安慰自己的小男友:“没事,以后我三百六十度保护你,绝对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了。”

  安龙想拍拍大卫的肩膀安抚他,没想到手刚触到肩头,大卫就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你肩膀受伤了。”安龙看着大卫病号服领口露出的大片淤青,心疼得不行,“回去我就把家里所有地面铺上地毯,以后不会让你受一点伤了。”

  “好了,”大卫从安龙怀里抬起头,“都过去了。我和宝宝都好好的。”他调皮地把脸凑过去:“亲我一下。”

  安龙笑了,捧起大卫的脸,吻上了略失血色的双唇。

  “讨厌,谁让你亲这里了……”大卫含糊地抗议,但还是顺从地回应着安龙温柔的啃咬。

  缠绵中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病房门不知什么时候开了一条缝。

  门外的孟天不带一丝声响地掩上这一室的旖旎,朝身后的人耸耸肩:“咱们俩估计是被诅咒了,每次都能撞上他俩亲热。”

  他抬手揉揉普雅的脑袋:“现在放心了吧,你大卫哥哥好好的,一根头发都没少。走,我送你回学校吧。”

  普雅小脸红红地点点头,乖顺地跟在孟天身后。

  “哦,对了。”孟天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刚才看见的可别跟大卫说啊,”

  他冲普雅吐吐舌头:“要不然,你大卫哥真的要把我灭口了。”

-----tbc。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