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安卫】我要当爹了 05(含生子梗,反科学,慎入)

越写越烂,对不起大家,嘤嘤

-----------------------------------------------------------------------------------

  安龙处理完所有工作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天空中飘起了蒙蒙细雨。

  自从家里的小朋友有了小小朋友,安龙已经很少加班到这么晚了。他知道大卫有等他回家的习惯,不想让大卫“独守空闺”太久,便加快脚步往车库走去。

  ……在车库转了几圈才想起来自己今天没有开车来。

  看来“一孕傻三年”要改成“老婆一孕傻三年”了。安龙摸摸鼻子,在心里自嘲道。

  顶着公文包跑进雨里,半天才打到一辆车。

  “你回来啦!”

  听到开门的声音,窝在沙发里小鸡啄米式打瞌睡的大卫瞬间醒过来,欣喜地跳下沙发,一溜烟跑去门口接安龙。

  安龙放下公文包,把迎上来的大卫搂进怀里,在他唇上落下一个问候吻:“不是打电话叫你不要等我吗,老是让我担心。”

  大卫埋在安龙怀里蹭啊蹭:“被窝里好冷,没有你暖床我睡不着。”

  安龙笑着摸摸大卫的头,怀孕后的他是越活越像个小孩儿了。

  小孩儿从他的怀里抬起头,眼睛闪闪发亮:“而且,今天不是个特殊的日子吗。”

  安龙被大卫拽到桌子边,看到桌上的蜡烛红酒和丰盛的晚宴时,才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对呀,今天是我的生日呀!”

  大卫笑嘻嘻地牵起安龙的手:“我就知道你肯定又忘了,就帮你准备好了。”他替安龙脱下淋湿的西装外套,“可怜的袋鼠先生,生日还要被淋成落汤鸡。”

  安龙随手把外套扔在沙发上,转头亲亲大卫的脸:“我现在越来越忘事儿了,真是老了。这些菜是你自己做的吗?”

  “是呀,”大卫笑容里带着一点点自豪,“只有我最了解你最喜欢吃什么啦!”然后声音突然又变小了很多,“可是没有把想做的菜做齐,因为……”大卫有点小难堪地摸摸肚子。

  安龙感动得简直要当场痛哭流涕,不知道特殊时期闻不得油烟的大卫为了准备这一桌菜吐了多少次吃了多少苦,只为了给他庆祝一个生日。

  “谢谢宝贝,已经很好了。”安龙再次把大卫揉进怀里,感觉就像怀抱着全世界。

  大卫挣开安龙的怀抱,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你摸摸,是不是大了点儿。我今天突然发现肚子好像看得出来了。”

  三个月的肚子已经微微有点儿凸起,在安龙手掌下微微发烫。安龙轻轻摩挲着大卫略带弧度的腹部,心里非常感慨。小家伙已经用成长跟两个爸爸打了第一次招呼,他这时才真正有了“马上要做爸爸了”的实感。

  牵着安龙在桌子前肩并肩坐定,大卫给安龙倒了一杯红酒。捞过自己的杯子刚要倒,就被安龙夺下了酒瓶,顺带脑袋上吃了一记小小的“栗子”:“你还想喝这个?不要宝宝了吗!”

  大卫吐吐舌头,完了,又忘了。

  安龙放下红酒,去厨房寻摸了一瓶果汁,给大卫满上。

  安龙用自己的杯子轻轻碰了碰大卫的,“为了你和宝宝,干一个。”

  杯子刚送到嘴边就被大卫拦下了。大卫朝他调皮地眨眨眼睛:“安总真没有情调,要这样喝。”

  然后引导着安龙跟他用交杯酒的方式一饮而尽。

  不愧是汉语言专业的小盆友。喝的时候安龙这样想。

  一跳一跳的烛火映得大卫的脸色红扑扑的,因为怀孕脸颊的线条变得更加柔和了。安龙看着爱人近在咫尺的脸庞,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我的礼物呢?”

  大卫耸耸肩:“对不起,因为时间全耗在准备这顿饭上了,就没来得及准备。”然后突然凑近安龙,“不过,我可以送你另外一份礼物。”

  大卫冷不丁凑得特别近,把安龙吓了一跳。他一只手勾住安龙的脖子,温温的鼻息扑在安龙脸上,很快便让见多识广的安总像个未经人事的处子一样红透了脸。

  安龙不自然地清清嗓子,向后躲了躲:“别这样……你现在不可以……”

  大卫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噗嗤笑出了声:“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比咱们第一次的时候还要红!”

【无节操指路第一次→http://monica-en-sdnu.lofter.com/post/1db33390_a45f61b

  安龙就着这个姿势捧住大卫的脸,亲亲他颤动的睫毛:“还不是都怪你,除了你谁还能让我脸红啊。”

  大卫被亲得痒痒的,一边躲一边乐:“是呀,你脸皮那么厚。”

  大卫挣脱安龙的手坐正,一本正经地看着他:“逗你的,我才不会拿我孩子的命开玩笑呢。”他从睡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扁扁的小盒子,推到安龙面前,“呐,礼物。”

  安龙看着系着粉色丝带的小礼盒,觉得自己被深深地萌到了:“还真是你的风格。”

  小心地解开丝带,打开盒子,看到了里面叠得方方正正的一张纸。

  这是什么?安龙好奇地展开它。

  那是一张彩超报告,安龙对着繁琐抽象的医学术语艰难地读了半天,也没明白是什么意思。

  大卫用指尖点点报告单底部:“抓重点好不好,看这里。”

  这是安龙与自己未来的儿子或者女儿的第一次会面,许多年后安龙回忆起那天晚上的感觉,还会感慨不已:“就好像你一直知道自己拥有一份丰厚的宝藏,它就埋在你身边的某个地方,但你不知道它埋在哪里,所以始终不觉得那是自己的。而那天晚上,终于有人把藏宝图摆在我的面前,让我知道,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变成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我前两天偷偷去检查的,嘿嘿。”邀功请赏的语气。

  安龙用稍微有点儿颤抖的手指一点点抚过彩超报告单上的图片,有点儿不敢置信地望望大卫:“这是……咱们的宝宝?”

  大卫点点头,特别诚恳地说:“我算了算日子,应该不是隔壁老王的。”

  安龙已经顾不上大卫没正形的玩笑了,他现在满心都沉浸在一种巨大的期待和自豪感里。他细细打量着图片里影影绰绰的胎儿影像,虽然具体细节比较模糊,但是已经能清晰地看出轮廓,看得见那形状不太规则的小脑袋,小小的胳膊,蜷曲的双腿……视线在这些部位一一扫过,安龙忍不住傻笑起来,眼神温柔得快要滴出水来了。

  在一旁一直托着下巴围观安龙的大卫嫌弃地撇撇嘴:“咱孩子可千万别遗传你爱傻笑这个毛病,看上去太蠢了。”

  安龙注意到,报告单的右下角,还有一行小小的字。那是与大卫平日狂野的书写风格不同的,故意用童体写的歪歪扭扭的八个字:孩子他爸,生日快乐^_^

  末了还特意用红色水笔画了一个可爱的心。

  安龙对着这行字看了一会儿,然后抬手擦擦眼睛。

  大卫不淡定了:“喂喂喂,你该不是哭了吧。怎么当爸爸之后变得这么脆弱了啊。”

  “没有。”安龙抬起头冲大卫笑,眼睛有点红,但确实是干燥的。他把大卫拉向自己,手覆上他的脸颊,看着他瞳孔里映出的自己:“谢谢你,孩子他妈。”

  大卫还没来得及对“孩子他妈”这个称呼表示抗议,就被突如其来的吻堵住了嘴。

  一个绵长且深入的吻。直到大卫双手稍稍用力推拒着安龙,安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他。

  大卫微微有点儿喘息,“流氓。”他带点小不满地瞪了安龙一眼,语气里倒有说不出的幸福。

  “明明刚才是你点的火,你忘了吗。”安龙再次凑近,用嘴唇轻轻触碰大卫的睫毛。嘴唇上刺刺的触感直接戳进他心里,让他忍不住从眼睛一路亲下去,在大卫眼角的泪痣停留片刻之后,又一次啄上了他薄薄的嘴唇。

  安龙闭着眼睛略带遗憾地叹了口气,轻咬着大卫的下唇含含糊糊地埋怨:“小坏蛋,你把火撩起来,就甩手不管了,太不负责任了。”

  “啊!”

  两人正腻腻歪歪地缠绵着,大卫突然想到了什么,小声惊呼一声。

  “完了完了,我厨房里还烤着蛋糕呢!”

  他推开安龙,起身急急地朝厨房跑过去。

  怀里一下子空了,安龙觉得人生一瞬间空虚寂寞了好多。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边的小盒子,听着厨房里叮铃咣当的声音,等着大卫把蛋糕端过来。

  直到一阵玻璃器皿摔碎的巨响,伴着沉重的倒地声,狠狠地攫住了安龙的心脏,把安龙惊得瞳孔都放大了。

  “大卫!!!!!!”

----tbc。

正在考虑后文走向,要不要虐一虐QAQ感觉一直甜会不会太无聊惹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