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安卫】我要当爹了 04(含生娃梗,反科学,慎入)

  这篇文大概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波动,纯粹为甜而生的。希望大家不会觉得太无聊QAQ

-------------------------------------------------------------------------------------

  送走了孟天和普雅,天色已经稍微暗下来了。

  安龙坐在沙发上,愁眉苦脸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亲爱的,我觉得我的脑子里有一千只蜜蜂在叫。”

  大卫正盘腿坐在地毯上饶有兴趣地翻着孟天和普雅送来的大包小包,头也没抬地说:“才一千只,你这简直是在侮辱孟天的聒噪实力。”

 “是得限制这个家伙来咱家的次数了,”安龙颇为凝重地点点头,“我们现在需要一个优良的胎教环境。”

  “说到胎教,”大卫从一堆东西里拔出脑袋,朝安龙翻了个白眼,“你管住你那不安分的手,胎教环境就能比现在优良一百倍。”

   安龙从沙发上出溜到地上,蹭到大卫身边,在他脸上偷了个香:“我不是想告诉咱宝宝我有多爱他吗,摸不着宝宝只能摸宝宝他妈咯~”

  大卫一边偏头躲避着暴风袭来的吻一边满脸嫌弃:“真应该把你这副流氓相拍下来,在你们公司员工大会上宣传片式滚动播出。”

  安龙停下动作,理直气壮地说:“对自己老婆耍流氓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谁敢有意见我分分钟开除他!”然后再次黏上去:“宝贝今晚一起洗澡好不好!”

  你不仅是个流氓,还是个无赖。大卫一边奋力抵抗一边暗自腹诽。

  “好了好了,不闹你了。”安龙收起嬉皮笑脸的样子,随手抓过身边的一个袋子扒拉着,“这都是些什么呀?大包小包的”

  “大部分是营养品,还有些胎教的书之类。”

  “啊,这个有意思。”安龙惊喜地从一个全是玩具的袋子里掏出一个拨浪鼓,鼓面上画着一只呆头呆脑的小猪。“对呀,按照月份算,咱们的孩子是属猪的。”安龙拿在手里晃了几下,听着“叮叮咚咚”的响声笑得像个傻子。

  “啊啊啊给我玩玩给我玩玩!!”大卫对这些充满中国气息的东西相当感兴趣,忙不迭地去抢安龙手里的拨浪鼓。吓得安龙赶紧伸手去扶他,“哎呦你可悠着点儿,别动了胎气!”

  几番动作之下不小心碰翻了一个大纸袋,里面的大盒子摔出来,露出了底部的另一个盒子。

  大卫好奇地推开安龙,爬过去把那个粉粉的盒子拖出来拆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套整齐铺开的小衣服,比大卫的手掌长不了多少。大卫用手指轻轻捻了捻薄薄的衣料,柔软的触感让他心里泛起一阵涟漪,那种感觉,像是触摸到了未来宝宝娇嫩的皮肤。

  好小啊……大卫把衣服在眼前举高,心里无声地感叹道。

 

  安龙从背后凑过来,和大卫一起打量着他手里的东西。“真可爱啊,”安龙在大卫耳边喃喃道,“能穿上这个的小东西,一定也很可爱吧。”

  大卫没有说话,怔怔地看着衣服上小小的袖子,小小的裤管,小小的帽子,幻想着几个月后,那里面就会有两只肉肉的小胳膊,一双短短胖胖的腿,充满活力地挥着、蹬着,还会有一张和自己和安龙都有几分相似的小脸,张着没有牙齿的小嘴,冲他咯咯地笑……

  也许,再过一阵子,就可以听到他们的小东西咿咿呀呀地冲他们叫:

  ……爸爸、爸爸……

  这样想着,大卫觉得心里就想被一汪温温的泉水泡着,泡得发皱发烫。全身的每个细胞都被滋润得充盈起来。大卫不愿意承认,但是这种感觉,好像真的就是母性。

  

  “想什么呢?”安龙捏捏大卫的脸,把他从思绪里拉出来。

  大卫回过神,觉得脸颊微微有点儿发烫,“没、没什么。”

  安龙看着眼前的略带害羞的大卫,忍不住轻笑出声,当然马上就被他一个不满的眼神止住了。安龙当然知道大卫在想什么。刚才大卫的神情带着从未有过的温柔和专注,那种目光,就像在注视着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得安龙差点儿就当场化成一滩水。

  

  “好啦好啦,收拾收拾准备吃饭吧,吃完饭早点儿休息。你今天太累了。”安龙用手指替大卫梳理了一下额前的碎发,然后习惯性地揉揉他的乱毛儿。

  扶着大卫站起来,安龙弯腰去收拾散落一地的包装袋和购物袋。收着收着,他突然眼睛一亮。

  “嘿北鼻,你看这个!”

  刚刚在沙发上坐稳的大卫被安龙亢奋的声音惊得差点弹起来,回头看到安龙举着一件花里胡哨看得人头晕的东西冲他笑得光辉灿烂。

  ……这是什么?罗密欧的衬衣?大卫无语凝噎。

  安龙无比兴奋地抖抖手里的衣服:“宝贝儿快穿上让我看看!”

  大卫兴趣缺缺地撇过头:“粉红色的袋鼠?变异物种?还有那个大蝴蝶结是什么鬼,我才不要穿。”

  安龙像大只哈士奇一样怼在大卫身边蹭啊蹭地撒娇:“你不觉得它超可爱吗?穿穿看嘛啊啊啊啊啊~~~~”

  大卫随手薅起一个抱枕按到安龙脸上:“有话好好说,不要发嗲。我难得这会儿不想吐。”

  安龙拿掉脸上的抱枕,满眼期待地看着大卫:“反正以后肚子大了也是要穿孕妇装的,不如现在就试试看嘛,习惯一下。”

  ……恍惚间大卫似乎看到了安龙身后摇来摇去的尾巴。

  大卫怒了:“我肚子大了再买一件行不行啊!为啥非得是这一件?我不喜欢袋鼠也不喜欢蝴蝶结!我是男的!男的!!!”刚才看到婴儿衣服时泛滥的母性,完全被此刻熊熊燃烧的直男之心烤干了。

  “这件也不娘啊。”

  “还不娘!男的就应该喜欢黑灰白!”大卫眼睛都要翻到天灵盖里了。

  安龙默默把视线移到大卫脚边那双粉色波点绒绒拖鞋上。

  …… …… ……

  “……那先做饭,我要吃龙虾。吃完饭再说。”

  “好嘞!”安龙仿佛听到天籁一般,屁颠屁颠爬起来往他的工作岗位跑。从背后看简直下一秒就要起飞了。

  ……怎么看都是这货比我更像袋鼠啊。

  大卫看着安龙欢脱的背影,默默扶额叹息:为什么妈妈怀孕,性格变化最大的却是爸爸?还我玉树临风温文儒雅风度翩翩的安总嘤嘤嘤。

  等等= =,我为什么要把自己定位成妈妈?

  劳资明明是战斗民族的汉子威武雄壮啊啊啊啊啊啊啊!!!

  终究还是被安龙这个混蛋洗脑了。

  大卫觉得很悲伤。

----tbc。

  我反悔了哈哈哈哈哈下一章再放肉吧,一点点不能算肉的肉,毕竟娃不能掉。

  请给我一点点动力啊啊啊,脑洞枯竭成了撒哈拉T T

评论(1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