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安卫]走肾的纯肉文(前半部分)

 纯H| ooc到飞起  | 长期无投喂的产物T T | 文笔为零,看着玩儿就好| 之前发到群里过

 

      深夜,大卫艰难地翻了个身,紧了紧身上的被子,静静听着病房外低低的哭声。
    
      那是安龙的哭声,听得出来被尽量压在喉咙里。大卫仿佛能看到安龙交错的泪痕,以及为了压抑哭声涨得通红的脸。大卫觉得自己心上像被人撒进一把沙子,然后反复蹂躏到满是褶皱。

      他心爱的安龙,要强得即使最亲近的人也无法看到他脆弱的一面,今天为了他大卫,蹲在医院走廊里哭到了失控。
  
    我是该感到幸福,还是该感到怨恨?
  
    大卫叹了口气,把自己埋进满是消毒水味的被子里
    
门外

       安龙把脸埋在臂弯里,他已经被现实打击得抬不起头来。今天下午医生告诉他“情况好的话还有半年”的时候,他一度以为自己穿越到哪个导演的狗血剧本里。他就那么愣愣地杵在走廊里,大脑本能地排斥那个消息。安龙怎么也没想到,最开朗最有活力的大卫会那么不幸,怎么就被癌症找上了呢。大卫刚入院的时候,医生的神情就已经明确告诉安龙答案了;但安龙不肯相信,他满怀希望与恐惧,陪着大卫接受治疗。可是天随人愿的事从来不是随便发生的,大卫的身体还是以安龙无法阻止的速度一天天衰弱下去,直到今天下午,医生告诉他,他最爱的人只剩下半年的生命。
    
      “明明说只要积极配合治疗就能好的,明明说有希望的……”安龙中邪了一样反复喃喃着,声音哽咽。
    
        不知道在走廊里蹲了多久,双眼因为流泪而火辣辣地难受,胸前和手臂上的衣服都湿了一大片,软塌塌地贴在皮肤上。“该进去了。”安龙轻声对自己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安龙喜欢上了自己跟自己说话。或许因为他在大卫生病期间承受了太多。
    
       安龙撑着墙站起来,其间还因为重心不稳趔趄了一下。他知道现在的自己,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轻轻旋开病房门把手,光是从门缝里瞥见病床上那个消瘦的身影,就足以让安龙鼻子一酸。安龙侧身慢慢走进病房,尽力把脚步声压到最轻。
    
        趴在床头,安龙贪婪地凝视着床上人苍白的小脸,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凭空消失。他的发,他的唇,他紧闭的双眼,他清晰的轮廓,安龙恨不得在这一刻把他的一切都烙在心里,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他最珍爱的东西就会挣脱他,离开他,带着他满满的爱和牵挂。
    
        安龙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突然,大卫毫无预兆地睁开眼睛,对上了安龙近在咫尺的眸子。安龙似乎被这突兀的对视吓了一跳,收回悬在半空中想要抚摸大卫脸颊的手,脸上扯出几许仓皇的微笑:“你……你怎么醒了……”偷偷深呼吸了几次竭力让眼眶保持干燥。
    
        大卫看着安龙肿得像核桃一样的眼睛,内心酸楚却不想表露出来,假装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一般吃吃地笑着:“脸怎么花了?”
    
        安龙慌了,匆匆抹了一把脸,胡乱搪塞着:“太热了,去洗了把脸。”
    
        大晚上的怎么会热,安龙你这个大傻瓜。大卫在心里嘟囔着。嘴上当然不能说出来,大卫只是侧头冲安龙淡淡地笑,露出左脸颊的酒窝,那是安龙最喜欢吻的地方。
    
          糟糕,又想哭了……安龙赶紧撇过头,把发红的眼睛藏匿在阴影里。然而大卫还是看到了那滚落下来的点点晶莹。“我的安龙还像个孩子一样。”大卫轻笑出声,眼角却抑制不住地泛起了酸楚。
    
        安龙闻言忍不住笑出声来,知道大卫看见他掉眼泪了,索性也不再假装,转过脸直直地凝望着大卫笑道:“明明自己比我小那么多岁,总是喜欢用这种妈妈桑的语气说话。”语气里是满满的宠溺。
    
         大卫突然感到心里一阵发紧,紧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那是即将失去时的不舍和无奈。这样的宠溺他还能享受多久,以后没有了他,这份宠溺会给谁?大卫不敢去想,那都是未来的事了。而安龙的未来,他注定无法参与。
    
        安龙感受到大卫突然淡下来的目光,明白他此刻心里一定在胡思乱想。安龙把脸埋进大卫的手掌心。大卫的手指纤细苍白,此刻被安龙脸上残留的泪水打湿了。安龙用脸颊感受着来自大卫的温度,沉声说:“大卫不怕,你会好的,我们都会好好的。我们的日子还很长,我们还要一起去跳舞,你踩我的脚我也不会生气了;没有工作的时候我们就拉着手去逛街,我们才不要裹得像狗熊一样,粉丝们看见最好了,我要让她们都知道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我们再去图书馆,你看你的村上春树,我看我的股神巴菲特;记不记得你以前看着看着就趴在我对面睡着了,口水都流到书页上了,我还得去跟图书馆道歉;我们再去那家西餐厅,你不喜欢吃蔬菜就不吃,我再也不会逼你了;我们还要……”
          
        “别说了安龙,别说了……”大卫早就听不下去了,颤抖着手捂住嘴泣不成声。这些都是他和安龙最美好的回忆,他本想好好地收藏一辈子,等年老了再和安龙一起,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把这些事挨个重做一边。谁知道,没机会了,再也没有机会了。
    
       大卫挣扎着坐起身,望着安龙下颏上由于连日劳累冒出的青青胡茬,心里突然隐隐冒出一股冲动。

       如果可以,我想……我想……
    
       安龙见大卫哭了,心里慌了起来,手忙脚乱想地替大卫抹去眼泪,边柔声哄他:“大卫,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说了。大卫不哭,对身体不好。”

      安龙的手在触碰到大卫脸颊的瞬间被大卫抓住。大卫的手远没有安龙的手有劲儿,但安龙却能感觉出大卫紧紧抓着他的手透出的坚定。“……大卫?”安龙疑惑地坐直了身体。

    “安龙,这一次,我想把我自己给你。”

——tbc——

后半部分为什么发不出去∠( ᐛ 」∠)_

一直显示未知错误

只好分开发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