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昕博】许教练,我喜欢你呀(六)

突然更文,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先更一点点

本文中所有涉及地域的内容均为包袱所需,不含任何恶意!!!有不妥请一定告诉我!!!么么哒!!!

毕竟我也是个粗糙的北方壮汉,心非常粗

==========================


事实证明,面对许昕这种臭流氓

 

不信邪是不行的

 

方博刚把眼睛一闭头往后一靠

 

瞬间感觉到兰博基尼平稳地滑行着停了下来

 

……

 

实不相瞒

 

都不用等到嘴唇贴嘴唇的那一刻

 

许昕的脸凑过来的过程中

 

方博就已经觉得自己某个部位出现了微妙的昂扬

 

这让方博在事后的一个星期之内

 

都在怨恨许昕的同时也怨恨着自己

 

感觉自己简直就像寡妇村守寡二十年的妇女

 

突然捡到天上掉下来的跳伞跳歪了的美国大兵

 

就差在两腿中间贴一欢迎光临了

 

许昕倒是颇具臭流氓的职业素养

 

全程亲得相当陶醉

 

用专业的技巧和经验把方博的两片嘴唇啃得殷红

 

使方博一度陷入一种微妙的“口腔高潮”

 

直到亲光了肺里所有的空气

 

许昕才舔舔嘴唇恋恋不舍地把头撤回去

 

方博:>\\\\\\\\\\<

 

羞赧得甚至都忘了质问许昕为什么突然发情

 

许昕:“你,多少斤?”

 

方博被这没头没脑的问题问愣了:“……一,一百四,咋了?”

 

许昕:“你这嘴唇怕是能占四十斤。”

 

方博:“……”

 

许昕:“一嘴亲不到边。”

 

方博:“我还没嫌你鼻子扁呢,都没有人家言情剧里那种鼻尖蹭鼻尖的色情感,没劲。”

 

许昕:“你还没下巴。”

 

方博:“你眉毛丑。”

 

许昕:“你脸盘子大。”

 

方博:“你瞎。”

 

许昕:“你腿短。”

 

方博:“……你……”

 

许昕挑眉:“我什么?”

 

方博语塞,攻击部位从脸转移到身材,这对他相当不利

 

方博:“你……你开快点儿啦,我要饿死了。”

 

许昕:“真乖。”

 

许昕摸出墨镜风骚地戴上,扭头准备发动车

 

冷不丁被压在车玻璃上的一张扁脸吓了一跳

 

许昕把车窗摇下来:“哪里来的小胖子!把脸拿开!”

 

小胖子:“哥哥!你们在谈恋爱吗!”

 

方博臊了个大红脸:“小鬼别乱说话!”

 

小胖子:“我看见你们两个嘴巴贴嘴巴了!”

 

方博:“……我们只是在传递真气,哥哥饿得快要不能活了,这个哥哥把他的真气传给我。”

 

小胖子:“你们别拿我当10后哄成吗,我可是个成熟的00后。”

 

许昕:“你这么成熟还不在家学知识准备建设祖国,跑出来偷看人家嘴巴贴嘴巴?”

 

小胖子:“我是在看你的车,哥哥你的车太酷了!能带我溜一圈吗?”

 

许昕:“不能,哥哥要带这位胖哥哥去吃饭。”

 

方博:“……”

 

小胖子:“这么晚了还吃饭,骗人吧?你们是不是还要在车里干下一步?”

 

许昕:“你竟然知道下一步?”

 

小胖子:“根据我的知识储备,嘴巴贴嘴巴的下一步是屁股贴屁股。”

 

许昕/方博:“…… …… ……”

 

许昕:“你知识储备还挺丰富的。”

 

小胖子:“哥哥。”

 

许昕:“干啥?”

 

小胖子:“让我上车吧,蹲着好累哦。”

 

许昕:“我车有这么扁吗?”

 

小胖子:“我不会打扰你们的,你们哪里贴哪里我都不会管。我就想试试这车,我特别喜欢aventador。”

 

许昕:“小屁孩还是个爱车族。去去去别耽误我和这位胖哥哥屁……呸,和这位胖哥哥吃饭。”

 

方博:“你全家都是胖哥哥……” 

 

许昕:“而且我这车就两个座,你上来了,这位胖哥哥怎么办?”

 

小胖子:“你愿意带我的话,我可以委屈一下替这位哥哥跟你嘴巴贴嘴巴。”

 

许昕:“……小朋友你的思想很危险啊。车再好也不能让别人跟你嘴巴贴嘴巴知道吗,贴别的地方更不行。”

 

方博:“你们两个的对话好诡异……”

 

小胖子:“真的不能带我一程吗?”

 

许昕:“不能。把这位哥哥饿死了就没有人跟我啊疼疼疼!!!”

 

方博掐住许昕的大腿肉并顺时针旋转三百六十度制止了许昕没有说出口的下流话

 

小胖子:“好吧。那祝你们幸福哦。”

 

许昕:“会的谢谢。”

 

方博:“许昕你快吃点屎冷静一下吧。”

 

许昕:“你的脸好红。”

 

方博:“现在这些小孩都太早熟了。”

 

许昕:“真的,用词贼直接。听得我脸红心跳的。”

 

方博:“我也脸红,但心快要不跳了。”

 

许昕:“为什么?”

 

方博:“因为已经饿死了。”

 

许昕:“哦哦哦扫瑞我给忘了,满脑子全是屁股贴屁股。”

 

方博:“你脑子的主角不会是……”

 

许昕:“是啊是咱们俩。”

 

方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许昕:“嘴瓢了吧。”

 

方博:“你真的很欠削。”

 

许昕:“你确定你要削你的跆拳道教练吗,听起来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方博:“刚才你突然亲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许昕:“我看你挺享受的啊,完事又怪起我来了。你这个人怎么拔X无情啊。”

 

方博:“这可是我纯情处男的初吻!!!初吻是无价的你懂吗!!!”

 

许昕:“什么初吻二吻的,我发现你们直男比我们gay还要穷讲究。接吻不就是嘴巴贴嘴巴,哪次不是一样的,还分第一次第二次,事儿真多。”

 

方博:“你这就好比流氓在街上猥亵了黄花大闺女,然后嫌人家保守一样。非常不要脸,懂吗?”

 

许昕:“懂了。”

 

方博:“懂什么了?”

 

许昕:“你说我是流氓。”

 

方博:“虽然重点放错了,但你确实是。”

 

许昕:“不逗你了,再晚一点儿订的座位要被取消了。”

 

方博:“赶紧的吧,我谢谢你。”

 

许昕:“啊。”

 

方博:“又咋了?”

 

许昕:“我好像开反方向了。”

 

方博:“……我要下车。”

 

许昕:“咋办啊。这越走越远了。”

 

方博:“你这是公交车不?”

 

许昕:“不是啊。”

 

方博:“不是公交车还不能掉头?”

 

许昕:“哦对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脑子有点乱。”

 

两人迅速掉头

 

许昕:“我给你打开盖儿吧。”

 

方博:“咋的了。”

 

许昕:“我感觉你在冒烟。”

 

方博:“我被你气得快要自燃了。”

 

许昕:“一会儿给你点点儿冰的。”

 

方博:“还有多久到啊?”

 

许昕:“快了。我特意找了一家离你公寓特别近的。”

 

方博:“然后走了一个小时还没到是吗。”

 

许昕:“要不是开反了方向,这会儿都吃完了!”

 

方博:“看你这表情还挺得意。”

 

许昕:“我只是想表示,我是个非常体贴周全的人。”

 

方博:“有多周全,直接把我饿死然后顺路拉去火葬场吗。”

 

许昕:“你看你,不就路上耽搁了会儿吗,待会儿补偿你就是了。”

 

方博:“怎么补,因为饿了这一个小时我已经伤了元气,造成了永久不可逆伤害。”

 

许昕:“讹人是不是。”

 

方博:“怎么滴。”

 

许昕:“大不了再传一次真气给你,按刚才的方法。”

 

方博:“许昕你要点儿脸。”

 

许昕:“一会儿你可劲儿点,龙虾鲍鱼海参,咔咔往出整。不用给哥省钱。”

 

方博:“等会儿,你这东北口音是怎么回事儿,你不南方人吗?”

 

许昕:“变得特快吧。”

 

方博:“可不咋的,我第一回见你你还,先森,则边请。这才几天就跑偏了。”

 

许昕:“这你问不着别人,你得问你自个儿。天天搁我跟前飙大茬子味儿,不跑偏才怪呢。” 

 

方博:“说实话,我也不是东北人。”

 

许昕:“你哪儿的?”

 

方博:“湖北。湖北通城。”

 

许昕:“那咱俩都是南方人呗?”

 

方博:“是啊。”

 

许昕:“两个南方人飙东北话,太社会了。”

 

方博:“但我五岁就举家搬到辽宁了,还是在北方呆的时间长。”

 

许昕:“难怪,东北人气质深入骨髓。”

 

方博:“咋了,东北人啥气质,瞧不起我们东北人啊?”

 

许昕:“不敢不敢不敢。我特喜欢东北人。尤其喜欢东北人粗中带细,细中有粗的分裂体质。”

 

方博:“什么意思。”

 

许昕:“我第一个男朋友就是东北人,大眼睛白皮肤,性格却特别火爆。基本是我的房事方面的启蒙老师。后来每一个跟我滚过床单的人都说,我在床上特像东北人。”

 

方博:“具体啥影响啊。”

 

许昕:“比如他第一次……到达顶峰的时候,脱口说出来一句‘哎我C,老爽了’,差点没给我整软了。”

 

方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昕:“他叫床的时候每一声都夹杂着东北方言的专有名词,特别销魂。”

 

方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刺激。”

 

许昕:“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后来我俩分手了,但是我跟我下一任男朋友那啥的时候,我竟然不知不觉也说了一样的话。”

 

方博:“我突然很想跟你打一炮体会一下。”

 

许昕:“可以。”

 

方博:“去去去,我还不乐意呢。”

 

许昕:“但是那是我的初恋,真的很让人难忘。”

 

方博:“看出来了。估计你这辈子的高潮都要伴随着‘哎我C,老爽了’。”

 

许昕:“后来我跟我某一任分手之后,他把我这毛病传出去了。大家都说我是艺术圈的败类,失去了艺术家自身的高雅。”

 

方博:“叫败类过分了。”

 

许昕:“是吧。”

 

方博:“你虽然长得有点三俗,”

 

许昕:“不要说了。”

 

方博:“但是,”

 

许昕:“不要说了。”

 

方博:“大俗即大雅。”

 

许昕:“我现在体会到了一个人生哲理。”

 

方博:“啥?”

 

许昕:“风水轮流转。”

 

方博:“知道就好。”

 

许昕:“因为初恋的关系,我现在对所有东北口音都觉得格外亲切。”

 

方博:“是不是一听到东北口音,就有一种要高潮的感觉?”

 

许昕:“那倒不至于,我的弹药库还没有那么充裕。”

 

 

在二人齐心协力地进行了半小时无冷场对口相声之后,兰博基尼终于停在了目的地

 

方博:“你他妈在逗我吧,这是酒吧?”

 

说话间伸头瞅了瞅面前西餐厅灯火辉煌的大堂

 

许昕:“没逗你,这家餐厅就叫酒吧。”

 

方博抬头,对着门口正上方那块写着“酒吧”二字的大匾无语凝噎

 

没有了期盼已久的大胸肌猛男,方博很是失望

 

许昕:“你表情好像不太好。”

 

方博:“什么稀奇古怪的地方你都来过,你的世界真神秘。”

 

许昕整整领子,朝方博抬起臂弯:“来。”

 

方博:“嘎哈?”

 

许昕:“挽着我啊。这家是著名情侣餐厅,都是情侣来就餐。”

 

方博:“所以呢。”

 

许昕:“咱俩从现在开始就是情侣了。”

 

方博:“不是情侣就不让吃吗?”

 

许昕:“那倒没有。但是咱们只要进去就一定会被看成情侣,所以还不如自己坦率一点,表情坚定一点,像lgbt运动里那样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这样比较drama。”

 

方博:“我拒绝。”

 

许昕:“情侣就餐半价,送牛排和双份鸡尾酒。”

 

话音刚落,方博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挽上了许昕的胳膊

 

然后像婚礼走红毯一样僵硬地踱步进了餐厅

 

期间互相踩脚无数次

 

在服务生的引导下,两个人终于在预订位置落座

 

桌上已经预先摆好了盛着红酒的高脚杯和餐具

 

斗了一路嘴,方博早就渴得不行

 

抄起高脚杯把红酒一饮而尽

 

许昕冲方博一脸啧啧啧啧:“还说我俗,瞅你那样,把红酒当高粱酒喝呢。”

 

方博翻了个白眼:“命都快没了还讲究呢。”

 

许昕端起酒杯,装模作样地晃了晃,然后送到嘴边小口一啜,满足地眯起眼睛:“啊,好酒。”

 

方博在对面阴森森地盯着他:“我觉得你就是传说中那种撸管都要翘兰花指的人。”

 

许昕:“你说你好歹也是个年薪近百万的中层,怎么一点餐桌礼仪都不懂。”

 

方博:“我们北方的餐桌礼仪一般都应用在烧烤摊上。”

 

许昕:“扯犊子,北方还能没有西餐厅啊。”

 

方博:“有是有,只是我从来不去。谈生意我宁愿去路边摊,至少能吃饱。”

 

许昕:“西餐也能吃饱啊。”

 

方博:“拉倒吧,西餐那点儿分量,都不够塞牙缝的。”

 

许昕:“那你牙缝够宽的。从小没少嗑瓜子吧。”

 

方博:“所以啊,今天你要是请我吃什么牛排西兰花之类的,那种巴掌大的盘子盛着的小气吧啦的菜,那我就直接走人换地儿了。”

 

许昕:“不吃牛排西兰花。”

 

方博:“那就好。”

 

许昕:“这家的招牌菜是奶油焗蜗牛。”

 

方博:“……”

 

许昕:“你要是以吃饱为目的,那就点个一百份。我不差钱。”

 

方博:“……算了,一百只蜗牛也挺难找的。还是牛排西兰花吧。”

 

许昕:“委屈你了。”

 

方博:“我只有一个请求。”

 

许昕:“说。”

 

方博:“能给我要两个馒头吗?”

 

许昕:“……”

 

TBC。

 

评论(53)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