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昕博】许教练,我喜欢你呀(五)

无逻辑小段子

最近实在没有灵感,强行尬写的,希望不要被嫌弃

------------------------------------------------


“嘟……嘟……嘟……”



“喂?”


“喂。”


“嘀嘀嘀嘀嘀嘀……”


“……”




“嘟……嘟……嘟……”


“喂?”


“喂方博,我是你许教练……”


“嘀嘀嘀嘀嘀嘀……”


“……”




“嘟……嘟……嘟……”


方博:“喂……”


许昕:“方博你再敢挂我电话我就把你跟学前班小孩对抗输了的事打印出来在你们公司当传单发。”


方博:“……什么事?”


许昕:“最近为什么不来上课?”


方博:“因为你一直在蹂躏我,脆弱的我已经承受不住了。”


许昕:“事关清白不要乱说,我哪里蹂躏你了?”


方博:“你一直在对我进行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殴打。”


许昕:“跟学前班小孩对打都能被KO的人,我可不敢殴打。”


方博:“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胳膊疼得都背不到后面,每次上厕所擦屁股都是从前面擦的?”


许昕:“这不是你逃避上课的理由,想要变强这些都是必须要经历的。”


方博:“而且你每次上课都会对我进行360度全方位立体环绕羞辱,我为啥要花钱去听一个人说我个矮腿短腰粗腹部还有赘肉?”


许昕:“可是你不来钱也不会退啊。”


方博:“钱不要了,拿去给小叶师兄买个唐老鸭内裤,和他的袜子配套的,他一直想要。”


许昕:“你确定?你的学费可够买一车唐老鸭内裤的。”


方博:“我没说我要辍学,我就是歇几天,等我能从后面擦屁股了我再去上课。”


许昕:“那今晚上请你喝酒,来不来?”


方博:“……你要干什么?”


许昕:“隔着手机都能看见你警惕的脸了。别紧张,我就是想跟你表达一下歉意。”


方博:“可太稀罕了,竟然能从你嘴里听到表达歉意四个字。”


许昕:“我这两天深刻地自我反省了一下,觉得自己是挺过分的。”


方博:“过分在哪了?”


许昕:“我不应该嘲笑你个矮腿短腰粗腹部有赘肉,现实对你已经太残酷了,我不应该跟着落井下石。”


方博:“后半句是多余的。”


许昕:“来不来?”


方博:“不去。”


许昕:“那我就把你跟学前班小孩对抗输了的事打印出来在你们公司当传单发。”


方博:“……”


许昕:“还要加上你最近擦屁股从前面擦的事。”


方博:“能不能要点脸啊许昕?”


许昕:“那来不来?”


方博:“考虑考虑。”


许昕:“来嘛来嘛来嘛。”


方博:“隔着手机都能看见你无赖的脸。”


许昕:“今天晚上我去接你,你下楼找我的车就行了。”


方博:“你的车上回不是让我把脚蹬子掰掉了?修好了?”


许昕:“原来我脚蹬子是你掰掉的,你也太狠了,我硬是踩着棍儿回去的你知道不?”


方博:“我知道,你骑一步打滑一下的样子太逗了,我为了拍你追了二里地。”


许昕:“……算你狠。”


方博:“嘻嘻嘻嘻嘻嘻。”


许昕:“今天换一辆大点的。”


方博:“大解放?我可拒绝坐你横梁上啊我跟你讲。”


许昕:“说得像横梁承受得住你似的。”


方博:“我看我就多余接你电话。”


许昕:“少废话了,晚上七点,你家楼下等你。”




方博一直在楼上磨蹭到七点半才下楼


一下楼就东张西望地找许昕的大解放


眼神绕着小区转了一圈,大解放没找到,倒是瞟到了一辆兰博基尼


方博的眼神瞬间黏在上面拔不下来了


不是方博对豪车敏感,实在是这车太扎眼


骚气满满的基佬紫,锃光瓦亮的车身


在一排挡风玻璃脏得能写字的奇瑞长安比亚迪里鹤立鸡群


要不是颜色对不上,方博都要以为他科哥来了


方博鬼鬼祟祟地凑过去,伸出手指头对着车屁股轻轻一戳


嘴里一阵啧啧啧啧啧


不愧是好车,手感就像十八岁小姑娘的皮肤似的


摸着就让人心神荡漾


我啥时候能坐回这种档次的车啊


方博感慨着,又顺手揩了几把油


心满意足地准备离开时


车窗却突然被摇下来


许昕那张无比骚包的脸从额头缓缓地露到下巴


顶着一副硕大的蛤蟆墨镜


安静地散发着有钱又欠揍的气息


方博愣住了,盯着许昕足足十秒钟没说出话来


许昕:“你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


方博:“……师傅,我不按摩。”


许昕:“俗,看见墨镜就想起按摩。”


方博:“不光有墨镜,还有瞎子啊。墨镜加瞎子,盲人按摩的两个必备条件都齐了。”


许昕:“你住口,你知道这墨镜多少钱不?”


方博:“大晚上戴墨镜,多少钱都救不回来了。”


许昕把墨镜摘下来往后座上一扔:“行了,赶紧上车,我座位都订好了,再不去要超时了。”


方博一边拉开副驾驶车门坐进去一边疑惑:“现在酒吧还用预订座位?”


许昕看了方博一眼:“不然呢,夜生活这么发达,去了没座怎么办?”


方博:“我一般都坐在性感大胸……美女的腿上。”


费了好大劲儿才把“性感大胸肌猛男”的后半截咽回去


许昕嗤笑一声:“看不出来你还挺浪。”


方博:“彼此彼此。我之前也没看出来你这么有钱。”


许昕:“我一般不开这车,视线不太好。”


方博:“我懂,视力有缺陷的日子不好过吧。”


许昕:“……我是说这车车身太扁了,从车窗看出去全是别人的轮子,很郁闷。”


方博:“所以你就把档次降到没有脚蹬子的自行车了?”


许昕:“也不是,我还有一辆比那个稍微高端一点的。”


方博:“什么车?”


许昕:“一辆有脚蹬子的自行车。”


方博:“……您真是能屈能伸。”


许昕:“说真的,开这车上路,走一百米能有十个人往车里塞联系方式。”


方博:“有这么夸张?”


许昕:“那可不,大部分是那种睫毛巨长嘴唇血红的网红脸,那下巴尖得,啧啧啧,我都想带个量角器上去给她量量度数。”


方博:“……”


许昕:“要么就是走路臀部漂移的小零儿,大老远就能被他们的骚气熏着眼睛。也不知从踏玛哪里看出来老子是基佬的。”


方博内心:“……你连车带人加一块儿就是个基字,就差把我是基佬写脸上了好吗。”


许昕:“所以我现在开这车都不敢把盖儿打开。”


方博:“你这车还有盖呢?”


许昕:“恩呢,敞篷的。”


方博:“你这么有钱,就甘心在这么个小道馆里给一群小屁孩儿当教练啊。”


许昕:“我喜欢跟小孩儿打交道,单纯。以前那个圈子物欲横流,整天互相利用,特别累。”


方博:“互相利用?”


许昕:“就好比你需要名利我需要肉体,咱俩一个眼神交换就能滚床上去,第二天你就升职了。最后你可能已经被我X了一百次,俩人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


方博:“那不是挺好的,效率很高啊。双方都在短时间内解决了自身需求,不用兜圈子浪费生命。”


许昕:“你不觉得挺可悲的?”


方博摇头:“不觉得。总比带着目的埋伏在你身边假装朋友强。我心眼少,应付不了心眼特别多的人。”


许昕:“唉,曾经的我也跟你一样单纯,傻兮兮的什么都不懂。这些年在艺术圈里摸爬滚打,硬是把我整沧桑了。”


方博:“讲故事就好好讲故事,不要殃及无辜。”


许昕:“你知道吗,我其实挺喜欢你的,因为我第一次看见你的眼睛就被打动了,你的眼睛特别纯净,一看就没有小心思,不是个复杂的人,至少我可以确定你不是抱着目的接近我的。”


方博:“……有很多人抱着目的接近你吗?”


许昕:“当然,要么觊觎我的外表,要么觊觎我的才华。”


方博:“……能把你车盖儿打开吗,我要伸出头去吐一吐。”


许昕不为所动:“所以我真的挺乐意跟你这种单纯的人接触的。”


方博:看来要暂时搁置睡他的计划了……



方博:“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许昕:“说。”


方博:“你们艺术圈的人,生活效率都不是很高是吗?”


许昕:“为什么这么问?”


方博:“你为什么还不开车?”


许昕:“哦哦哦不好意思,光顾着抒情了。哈哈哈哈哈。”


方博:“别干笑了,赶紧走吧。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许昕:“你那是前肥肉贴后肥肉。”


方博:“早知道就让你继续抒情了。”


许昕踩下油门,基佬紫立刻平稳且敏捷地滑出停车位,推背力几乎为零


方博啧啧感叹:“不愧是豪车啊。”


许昕:“喜欢你也买一辆啊,你这经济状况,攒攒也就有了吧?”


方博:“买是买得起,保养起来太吃力。”


许昕:“也是,毕竟我看你连自己都保养不好,你瞅你糙的。”


方博:“你的生活除了怼我还有没有别的事可干了。”


许昕:“你不觉得咱俩的相处模式特别和谐吗。”


方博:“不!觉!得!”


许昕:“我觉得挺好的,有时候你想还嘴又憋不出词儿来,急得直冒烟儿的样子特别可爱。真的。”


方博从后视镜里恶狠狠地给了许昕一个“你可真够欠”的眼神


方博:“什么时候到啊?”


许昕:“我找的地方有点偏,一会儿停好车还得步行一段路。”


方博作虚弱状:“你开进去嘛,人家今天真的好累哦。”


许昕:“开不进去,这车底盘太低了,等开进去车座都磨没了。”


方博:“你是找了个什么犄角旮旯?”


许昕:“越高档的地方位置越偏,你懂什么。不知道首都富人圈都在胡同里吗?”


方博:“你可快别侮辱首都富人区了。”


许昕:“被请客的人就安静如鸡地负责白吃白喝就好了,不让你掏钱还这么挑。”


方博:“行行行,您掏钱您牛逼。”


方博双臂抱胸头往后一仰,闭着眼睛道:“我睡一会儿,到了叫我。”


许昕:“别啊,聊聊天嘛,我一个人开车多无聊啊。”


方博:“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继续羞辱我的。”


许昕:“那你看看风景也行啊。”


方博:“你这车都快扁成照片了,除了马路牙子和别人的车轱辘,还能看见啥?”


许昕:“我给你把盖儿打开。”


方博:“我睡个觉你都要找茬,你确定请我喝酒是要赔罪的吗。”


许昕:“你呼噜声太吓人了,影响我开车。”


方博:“你听过我打呼噜?”


许昕:“啊。”


方博:“什么时候?”


许昕:“上周六上课你睡着了。”


方博:“有吗……”


许昕:“有,还是站着睡着的。”


方博:“加班真的很累……”


许昕:“呼噜声把你小叶师兄都吓哭了。” 


方博:“对不起……”


许昕:“你看,我说你糙,说错了吗?”


方博:“我有什么办法,上你的课运动量太大了,很耗内力的。”


许昕:“你今天没上课吧,不准睡。我一会儿有事要跟你说。”


方博;“有什么事不能现在说啊。”


许昕:“不能。”


方博:“那我睡了。”


许昕:“你敢。”


方博:“你看我敢不敢?”


许昕:“你要敢睡,我就敢亲你。”


方博:“??这两件事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许昕:“没有。但是既然你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我也能。”


方博:“你想干什么?”


许昕:“我想亲你。”


方博:“???!!!”


---TBC。


评论(69)

热度(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