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佳

方博,我先看看你

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哭倒长城……

吴阿凌:

我又又来了朋友们
@竹马比不过天降 授权,发出她拍的握手小视频
诚邀大家品,因为他俩不仅手握在一起不松开,还...还摇晃了一下
继续爆哭😭😭😭

昕哥:“你穿这衣服我还以为恐吓我呢。”
昕哥:“你这笔太软了。”
昕哥:“继续打电话去吧。”
打电话途中偶遇一枚不知为何话特别多的昕哥
庆幸背了包带了笔和照片
衣服见图二

此号停更
也许会偶尔诈尸

承蒙厚爱
感激不尽

抱住每一个看过我文的人

【昕博】许教练,我喜欢你呀(六)

突然更文,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先更一点点

本文中所有涉及地域的内容均为包袱所需,不含任何恶意!!!有不妥请一定告诉我!!!么么哒!!!

毕竟我也是个粗糙的北方壮汉,心非常粗

==========================


事实证明,面对许昕这种臭流氓

 

不信邪是不行的

 

方博刚把眼睛一闭头往后一靠

 

瞬间感觉到兰博基尼平稳地滑行着停了下来

 

……

 

实不相瞒

 

都不用等到嘴唇贴嘴唇的那一刻

 

许昕的脸凑过来的过程中

 

方博就已经觉得自己某个部位出现了微妙的昂扬

 

这让方博在事后的一个星期之内

 

都在怨恨许昕的同时也怨恨着自己

 

感觉自己简直就像寡妇村守寡二十年的妇女

 

突然捡到天上掉下来的跳伞跳歪了的美国大兵

 

就差在两腿中间贴一欢迎光临了

 

许昕倒是颇具臭流氓的职业素养

 

全程亲得相当陶醉

 

用专业的技巧和经验把方博的两片嘴唇啃得殷红

 

使方博一度陷入一种微妙的“口腔高潮”

 

直到亲光了肺里所有的空气

 

许昕才舔舔嘴唇恋恋不舍地把头撤回去

 

方博:>\\\\\\\\\\<

 

羞赧得甚至都忘了质问许昕为什么突然发情

 

许昕:“你,多少斤?”

 

方博被这没头没脑的问题问愣了:“……一,一百四,咋了?”

 

许昕:“你这嘴唇怕是能占四十斤。”

 

方博:“……”

 

许昕:“一嘴亲不到边。”

 

方博:“我还没嫌你鼻子扁呢,都没有人家言情剧里那种鼻尖蹭鼻尖的色情感,没劲。”

 

许昕:“你还没下巴。”

 

方博:“你眉毛丑。”

 

许昕:“你脸盘子大。”

 

方博:“你瞎。”

 

许昕:“你腿短。”

 

方博:“……你……”

 

许昕挑眉:“我什么?”

 

方博语塞,攻击部位从脸转移到身材,这对他相当不利

 

方博:“你……你开快点儿啦,我要饿死了。”

 

许昕:“真乖。”

 

许昕摸出墨镜风骚地戴上,扭头准备发动车

 

冷不丁被压在车玻璃上的一张扁脸吓了一跳

 

许昕把车窗摇下来:“哪里来的小胖子!把脸拿开!”

 

小胖子:“哥哥!你们在谈恋爱吗!”

 

方博臊了个大红脸:“小鬼别乱说话!”

 

小胖子:“我看见你们两个嘴巴贴嘴巴了!”

 

方博:“……我们只是在传递真气,哥哥饿得快要不能活了,这个哥哥把他的真气传给我。”

 

小胖子:“你们别拿我当10后哄成吗,我可是个成熟的00后。”

 

许昕:“你这么成熟还不在家学知识准备建设祖国,跑出来偷看人家嘴巴贴嘴巴?”

 

小胖子:“我是在看你的车,哥哥你的车太酷了!能带我溜一圈吗?”

 

许昕:“不能,哥哥要带这位胖哥哥去吃饭。”

 

方博:“……”

 

小胖子:“这么晚了还吃饭,骗人吧?你们是不是还要在车里干下一步?”

 

许昕:“你竟然知道下一步?”

 

小胖子:“根据我的知识储备,嘴巴贴嘴巴的下一步是屁股贴屁股。”

 

许昕/方博:“…… …… ……”

 

许昕:“你知识储备还挺丰富的。”

 

小胖子:“哥哥。”

 

许昕:“干啥?”

 

小胖子:“让我上车吧,蹲着好累哦。”

 

许昕:“我车有这么扁吗?”

 

小胖子:“我不会打扰你们的,你们哪里贴哪里我都不会管。我就想试试这车,我特别喜欢aventador。”

 

许昕:“小屁孩还是个爱车族。去去去别耽误我和这位胖哥哥屁……呸,和这位胖哥哥吃饭。”

 

方博:“你全家都是胖哥哥……” 

 

许昕:“而且我这车就两个座,你上来了,这位胖哥哥怎么办?”

 

小胖子:“你愿意带我的话,我可以委屈一下替这位哥哥跟你嘴巴贴嘴巴。”

 

许昕:“……小朋友你的思想很危险啊。车再好也不能让别人跟你嘴巴贴嘴巴知道吗,贴别的地方更不行。”

 

方博:“你们两个的对话好诡异……”

 

小胖子:“真的不能带我一程吗?”

 

许昕:“不能。把这位哥哥饿死了就没有人跟我啊疼疼疼!!!”

 

方博掐住许昕的大腿肉并顺时针旋转三百六十度制止了许昕没有说出口的下流话

 

小胖子:“好吧。那祝你们幸福哦。”

 

许昕:“会的谢谢。”

 

方博:“许昕你快吃点屎冷静一下吧。”

 

许昕:“你的脸好红。”

 

方博:“现在这些小孩都太早熟了。”

 

许昕:“真的,用词贼直接。听得我脸红心跳的。”

 

方博:“我也脸红,但心快要不跳了。”

 

许昕:“为什么?”

 

方博:“因为已经饿死了。”

 

许昕:“哦哦哦扫瑞我给忘了,满脑子全是屁股贴屁股。”

 

方博:“你脑子的主角不会是……”

 

许昕:“是啊是咱们俩。”

 

方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许昕:“嘴瓢了吧。”

 

方博:“你真的很欠削。”

 

许昕:“你确定你要削你的跆拳道教练吗,听起来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方博:“刚才你突然亲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许昕:“我看你挺享受的啊,完事又怪起我来了。你这个人怎么拔X无情啊。”

 

方博:“这可是我纯情处男的初吻!!!初吻是无价的你懂吗!!!”

 

许昕:“什么初吻二吻的,我发现你们直男比我们gay还要穷讲究。接吻不就是嘴巴贴嘴巴,哪次不是一样的,还分第一次第二次,事儿真多。”

 

方博:“你这就好比流氓在街上猥亵了黄花大闺女,然后嫌人家保守一样。非常不要脸,懂吗?”

 

许昕:“懂了。”

 

方博:“懂什么了?”

 

许昕:“你说我是流氓。”

 

方博:“虽然重点放错了,但你确实是。”

 

许昕:“不逗你了,再晚一点儿订的座位要被取消了。”

 

方博:“赶紧的吧,我谢谢你。”

 

许昕:“啊。”

 

方博:“又咋了?”

 

许昕:“我好像开反方向了。”

 

方博:“……我要下车。”

 

许昕:“咋办啊。这越走越远了。”

 

方博:“你这是公交车不?”

 

许昕:“不是啊。”

 

方博:“不是公交车还不能掉头?”

 

许昕:“哦对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脑子有点乱。”

 

两人迅速掉头

 

许昕:“我给你打开盖儿吧。”

 

方博:“咋的了。”

 

许昕:“我感觉你在冒烟。”

 

方博:“我被你气得快要自燃了。”

 

许昕:“一会儿给你点点儿冰的。”

 

方博:“还有多久到啊?”

 

许昕:“快了。我特意找了一家离你公寓特别近的。”

 

方博:“然后走了一个小时还没到是吗。”

 

许昕:“要不是开反了方向,这会儿都吃完了!”

 

方博:“看你这表情还挺得意。”

 

许昕:“我只是想表示,我是个非常体贴周全的人。”

 

方博:“有多周全,直接把我饿死然后顺路拉去火葬场吗。”

 

许昕:“你看你,不就路上耽搁了会儿吗,待会儿补偿你就是了。”

 

方博:“怎么补,因为饿了这一个小时我已经伤了元气,造成了永久不可逆伤害。”

 

许昕:“讹人是不是。”

 

方博:“怎么滴。”

 

许昕:“大不了再传一次真气给你,按刚才的方法。”

 

方博:“许昕你要点儿脸。”

 

许昕:“一会儿你可劲儿点,龙虾鲍鱼海参,咔咔往出整。不用给哥省钱。”

 

方博:“等会儿,你这东北口音是怎么回事儿,你不南方人吗?”

 

许昕:“变得特快吧。”

 

方博:“可不咋的,我第一回见你你还,先森,则边请。这才几天就跑偏了。”

 

许昕:“这你问不着别人,你得问你自个儿。天天搁我跟前飙大茬子味儿,不跑偏才怪呢。” 

 

方博:“说实话,我也不是东北人。”

 

许昕:“你哪儿的?”

 

方博:“湖北。湖北通城。”

 

许昕:“那咱俩都是南方人呗?”

 

方博:“是啊。”

 

许昕:“两个南方人飙东北话,太社会了。”

 

方博:“但我五岁就举家搬到辽宁了,还是在北方呆的时间长。”

 

许昕:“难怪,东北人气质深入骨髓。”

 

方博:“咋了,东北人啥气质,瞧不起我们东北人啊?”

 

许昕:“不敢不敢不敢。我特喜欢东北人。尤其喜欢东北人粗中带细,细中有粗的分裂体质。”

 

方博:“什么意思。”

 

许昕:“我第一个男朋友就是东北人,大眼睛白皮肤,性格却特别火爆。基本是我的房事方面的启蒙老师。后来每一个跟我滚过床单的人都说,我在床上特像东北人。”

 

方博:“具体啥影响啊。”

 

许昕:“比如他第一次……到达顶峰的时候,脱口说出来一句‘哎我C,老爽了’,差点没给我整软了。”

 

方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昕:“他叫床的时候每一声都夹杂着东北方言的专有名词,特别销魂。”

 

方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刺激。”

 

许昕:“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后来我俩分手了,但是我跟我下一任男朋友那啥的时候,我竟然不知不觉也说了一样的话。”

 

方博:“我突然很想跟你打一炮体会一下。”

 

许昕:“可以。”

 

方博:“去去去,我还不乐意呢。”

 

许昕:“但是那是我的初恋,真的很让人难忘。”

 

方博:“看出来了。估计你这辈子的高潮都要伴随着‘哎我C,老爽了’。”

 

许昕:“后来我跟我某一任分手之后,他把我这毛病传出去了。大家都说我是艺术圈的败类,失去了艺术家自身的高雅。”

 

方博:“叫败类过分了。”

 

许昕:“是吧。”

 

方博:“你虽然长得有点三俗,”

 

许昕:“不要说了。”

 

方博:“但是,”

 

许昕:“不要说了。”

 

方博:“大俗即大雅。”

 

许昕:“我现在体会到了一个人生哲理。”

 

方博:“啥?”

 

许昕:“风水轮流转。”

 

方博:“知道就好。”

 

许昕:“因为初恋的关系,我现在对所有东北口音都觉得格外亲切。”

 

方博:“是不是一听到东北口音,就有一种要高潮的感觉?”

 

许昕:“那倒不至于,我的弹药库还没有那么充裕。”

 

 

在二人齐心协力地进行了半小时无冷场对口相声之后,兰博基尼终于停在了目的地

 

方博:“你他妈在逗我吧,这是酒吧?”

 

说话间伸头瞅了瞅面前西餐厅灯火辉煌的大堂

 

许昕:“没逗你,这家餐厅就叫酒吧。”

 

方博抬头,对着门口正上方那块写着“酒吧”二字的大匾无语凝噎

 

没有了期盼已久的大胸肌猛男,方博很是失望

 

许昕:“你表情好像不太好。”

 

方博:“什么稀奇古怪的地方你都来过,你的世界真神秘。”

 

许昕整整领子,朝方博抬起臂弯:“来。”

 

方博:“嘎哈?”

 

许昕:“挽着我啊。这家是著名情侣餐厅,都是情侣来就餐。”

 

方博:“所以呢。”

 

许昕:“咱俩从现在开始就是情侣了。”

 

方博:“不是情侣就不让吃吗?”

 

许昕:“那倒没有。但是咱们只要进去就一定会被看成情侣,所以还不如自己坦率一点,表情坚定一点,像lgbt运动里那样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这样比较drama。”

 

方博:“我拒绝。”

 

许昕:“情侣就餐半价,送牛排和双份鸡尾酒。”

 

话音刚落,方博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挽上了许昕的胳膊

 

然后像婚礼走红毯一样僵硬地踱步进了餐厅

 

期间互相踩脚无数次

 

在服务生的引导下,两个人终于在预订位置落座

 

桌上已经预先摆好了盛着红酒的高脚杯和餐具

 

斗了一路嘴,方博早就渴得不行

 

抄起高脚杯把红酒一饮而尽

 

许昕冲方博一脸啧啧啧啧:“还说我俗,瞅你那样,把红酒当高粱酒喝呢。”

 

方博翻了个白眼:“命都快没了还讲究呢。”

 

许昕端起酒杯,装模作样地晃了晃,然后送到嘴边小口一啜,满足地眯起眼睛:“啊,好酒。”

 

方博在对面阴森森地盯着他:“我觉得你就是传说中那种撸管都要翘兰花指的人。”

 

许昕:“你说你好歹也是个年薪近百万的中层,怎么一点餐桌礼仪都不懂。”

 

方博:“我们北方的餐桌礼仪一般都应用在烧烤摊上。”

 

许昕:“扯犊子,北方还能没有西餐厅啊。”

 

方博:“有是有,只是我从来不去。谈生意我宁愿去路边摊,至少能吃饱。”

 

许昕:“西餐也能吃饱啊。”

 

方博:“拉倒吧,西餐那点儿分量,都不够塞牙缝的。”

 

许昕:“那你牙缝够宽的。从小没少嗑瓜子吧。”

 

方博:“所以啊,今天你要是请我吃什么牛排西兰花之类的,那种巴掌大的盘子盛着的小气吧啦的菜,那我就直接走人换地儿了。”

 

许昕:“不吃牛排西兰花。”

 

方博:“那就好。”

 

许昕:“这家的招牌菜是奶油焗蜗牛。”

 

方博:“……”

 

许昕:“你要是以吃饱为目的,那就点个一百份。我不差钱。”

 

方博:“……算了,一百只蜗牛也挺难找的。还是牛排西兰花吧。”

 

许昕:“委屈你了。”

 

方博:“我只有一个请求。”

 

许昕:“说。”

 

方博:“能给我要两个馒头吗?”

 

许昕:“……”

 

TBC。

 

我没有退圈😂许二二和日记也都没有弃,只是最近太忙了。一定都会完结的,我保证😂

5月20号送机的另一个视频,比上一个长一些
博儿暗戳戳看蟒,以及终于和蟒有了几句互动
看镜头在差不多四十八秒左右
可爱度百分百的小圆脸
视频流传仅限lof

爆料一个细节,因为太挤有妹子不小心撞到昕爷的背,昕爷回头说:小心一点啊。
给苏破天的昕爷跪下OTL

【昕博】许教练,我喜欢你呀(五)

无逻辑小段子

最近实在没有灵感,强行尬写的,希望不要被嫌弃

------------------------------------------------


“嘟……嘟……嘟……”



“喂?”


“喂。”


“嘀嘀嘀嘀嘀嘀……”


“……”




“嘟……嘟……嘟……”


“喂?”


“喂方博,我是你许教练……”


“嘀嘀嘀嘀嘀嘀……”


“……”




“嘟……嘟……嘟……”


方博:“喂……”


许昕:“方博你再敢挂我电话我就把你跟学前班小孩对抗输了的事打印出来在你们公司当传单发。”


方博:“……什么事?”


许昕:“最近为什么不来上课?”


方博:“因为你一直在蹂躏我,脆弱的我已经承受不住了。”


许昕:“事关清白不要乱说,我哪里蹂躏你了?”


方博:“你一直在对我进行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殴打。”


许昕:“跟学前班小孩对打都能被KO的人,我可不敢殴打。”


方博:“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胳膊疼得都背不到后面,每次上厕所擦屁股都是从前面擦的?”


许昕:“这不是你逃避上课的理由,想要变强这些都是必须要经历的。”


方博:“而且你每次上课都会对我进行360度全方位立体环绕羞辱,我为啥要花钱去听一个人说我个矮腿短腰粗腹部还有赘肉?”


许昕:“可是你不来钱也不会退啊。”


方博:“钱不要了,拿去给小叶师兄买个唐老鸭内裤,和他的袜子配套的,他一直想要。”


许昕:“你确定?你的学费可够买一车唐老鸭内裤的。”


方博:“我没说我要辍学,我就是歇几天,等我能从后面擦屁股了我再去上课。”


许昕:“那今晚上请你喝酒,来不来?”


方博:“……你要干什么?”


许昕:“隔着手机都能看见你警惕的脸了。别紧张,我就是想跟你表达一下歉意。”


方博:“可太稀罕了,竟然能从你嘴里听到表达歉意四个字。”


许昕:“我这两天深刻地自我反省了一下,觉得自己是挺过分的。”


方博:“过分在哪了?”


许昕:“我不应该嘲笑你个矮腿短腰粗腹部有赘肉,现实对你已经太残酷了,我不应该跟着落井下石。”


方博:“后半句是多余的。”


许昕:“来不来?”


方博:“不去。”


许昕:“那我就把你跟学前班小孩对抗输了的事打印出来在你们公司当传单发。”


方博:“……”


许昕:“还要加上你最近擦屁股从前面擦的事。”


方博:“能不能要点脸啊许昕?”


许昕:“那来不来?”


方博:“考虑考虑。”


许昕:“来嘛来嘛来嘛。”


方博:“隔着手机都能看见你无赖的脸。”


许昕:“今天晚上我去接你,你下楼找我的车就行了。”


方博:“你的车上回不是让我把脚蹬子掰掉了?修好了?”


许昕:“原来我脚蹬子是你掰掉的,你也太狠了,我硬是踩着棍儿回去的你知道不?”


方博:“我知道,你骑一步打滑一下的样子太逗了,我为了拍你追了二里地。”


许昕:“……算你狠。”


方博:“嘻嘻嘻嘻嘻嘻。”


许昕:“今天换一辆大点的。”


方博:“大解放?我可拒绝坐你横梁上啊我跟你讲。”


许昕:“说得像横梁承受得住你似的。”


方博:“我看我就多余接你电话。”


许昕:“少废话了,晚上七点,你家楼下等你。”




方博一直在楼上磨蹭到七点半才下楼


一下楼就东张西望地找许昕的大解放


眼神绕着小区转了一圈,大解放没找到,倒是瞟到了一辆兰博基尼


方博的眼神瞬间黏在上面拔不下来了


不是方博对豪车敏感,实在是这车太扎眼


骚气满满的基佬紫,锃光瓦亮的车身


在一排挡风玻璃脏得能写字的奇瑞长安比亚迪里鹤立鸡群


要不是颜色对不上,方博都要以为他科哥来了


方博鬼鬼祟祟地凑过去,伸出手指头对着车屁股轻轻一戳


嘴里一阵啧啧啧啧啧


不愧是好车,手感就像十八岁小姑娘的皮肤似的


摸着就让人心神荡漾


我啥时候能坐回这种档次的车啊


方博感慨着,又顺手揩了几把油


心满意足地准备离开时


车窗却突然被摇下来


许昕那张无比骚包的脸从额头缓缓地露到下巴


顶着一副硕大的蛤蟆墨镜


安静地散发着有钱又欠揍的气息


方博愣住了,盯着许昕足足十秒钟没说出话来


许昕:“你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


方博:“……师傅,我不按摩。”


许昕:“俗,看见墨镜就想起按摩。”


方博:“不光有墨镜,还有瞎子啊。墨镜加瞎子,盲人按摩的两个必备条件都齐了。”


许昕:“你住口,你知道这墨镜多少钱不?”


方博:“大晚上戴墨镜,多少钱都救不回来了。”


许昕把墨镜摘下来往后座上一扔:“行了,赶紧上车,我座位都订好了,再不去要超时了。”


方博一边拉开副驾驶车门坐进去一边疑惑:“现在酒吧还用预订座位?”


许昕看了方博一眼:“不然呢,夜生活这么发达,去了没座怎么办?”


方博:“我一般都坐在性感大胸……美女的腿上。”


费了好大劲儿才把“性感大胸肌猛男”的后半截咽回去


许昕嗤笑一声:“看不出来你还挺浪。”


方博:“彼此彼此。我之前也没看出来你这么有钱。”


许昕:“我一般不开这车,视线不太好。”


方博:“我懂,视力有缺陷的日子不好过吧。”


许昕:“……我是说这车车身太扁了,从车窗看出去全是别人的轮子,很郁闷。”


方博:“所以你就把档次降到没有脚蹬子的自行车了?”


许昕:“也不是,我还有一辆比那个稍微高端一点的。”


方博:“什么车?”


许昕:“一辆有脚蹬子的自行车。”


方博:“……您真是能屈能伸。”


许昕:“说真的,开这车上路,走一百米能有十个人往车里塞联系方式。”


方博:“有这么夸张?”


许昕:“那可不,大部分是那种睫毛巨长嘴唇血红的网红脸,那下巴尖得,啧啧啧,我都想带个量角器上去给她量量度数。”


方博:“……”


许昕:“要么就是走路臀部漂移的小零儿,大老远就能被他们的骚气熏着眼睛。也不知从踏玛哪里看出来老子是基佬的。”


方博内心:“……你连车带人加一块儿就是个基字,就差把我是基佬写脸上了好吗。”


许昕:“所以我现在开这车都不敢把盖儿打开。”


方博:“你这车还有盖呢?”


许昕:“恩呢,敞篷的。”


方博:“你这么有钱,就甘心在这么个小道馆里给一群小屁孩儿当教练啊。”


许昕:“我喜欢跟小孩儿打交道,单纯。以前那个圈子物欲横流,整天互相利用,特别累。”


方博:“互相利用?”


许昕:“就好比你需要名利我需要肉体,咱俩一个眼神交换就能滚床上去,第二天你就升职了。最后你可能已经被我X了一百次,俩人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


方博:“那不是挺好的,效率很高啊。双方都在短时间内解决了自身需求,不用兜圈子浪费生命。”


许昕:“你不觉得挺可悲的?”


方博摇头:“不觉得。总比带着目的埋伏在你身边假装朋友强。我心眼少,应付不了心眼特别多的人。”


许昕:“唉,曾经的我也跟你一样单纯,傻兮兮的什么都不懂。这些年在艺术圈里摸爬滚打,硬是把我整沧桑了。”


方博:“讲故事就好好讲故事,不要殃及无辜。”


许昕:“你知道吗,我其实挺喜欢你的,因为我第一次看见你的眼睛就被打动了,你的眼睛特别纯净,一看就没有小心思,不是个复杂的人,至少我可以确定你不是抱着目的接近我的。”


方博:“……有很多人抱着目的接近你吗?”


许昕:“当然,要么觊觎我的外表,要么觊觎我的才华。”


方博:“……能把你车盖儿打开吗,我要伸出头去吐一吐。”


许昕不为所动:“所以我真的挺乐意跟你这种单纯的人接触的。”


方博:看来要暂时搁置睡他的计划了……



方博:“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许昕:“说。”


方博:“你们艺术圈的人,生活效率都不是很高是吗?”


许昕:“为什么这么问?”


方博:“你为什么还不开车?”


许昕:“哦哦哦不好意思,光顾着抒情了。哈哈哈哈哈。”


方博:“别干笑了,赶紧走吧。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许昕:“你那是前肥肉贴后肥肉。”


方博:“早知道就让你继续抒情了。”


许昕踩下油门,基佬紫立刻平稳且敏捷地滑出停车位,推背力几乎为零


方博啧啧感叹:“不愧是豪车啊。”


许昕:“喜欢你也买一辆啊,你这经济状况,攒攒也就有了吧?”


方博:“买是买得起,保养起来太吃力。”


许昕:“也是,毕竟我看你连自己都保养不好,你瞅你糙的。”


方博:“你的生活除了怼我还有没有别的事可干了。”


许昕:“你不觉得咱俩的相处模式特别和谐吗。”


方博:“不!觉!得!”


许昕:“我觉得挺好的,有时候你想还嘴又憋不出词儿来,急得直冒烟儿的样子特别可爱。真的。”


方博从后视镜里恶狠狠地给了许昕一个“你可真够欠”的眼神


方博:“什么时候到啊?”


许昕:“我找的地方有点偏,一会儿停好车还得步行一段路。”


方博作虚弱状:“你开进去嘛,人家今天真的好累哦。”


许昕:“开不进去,这车底盘太低了,等开进去车座都磨没了。”


方博:“你是找了个什么犄角旮旯?”


许昕:“越高档的地方位置越偏,你懂什么。不知道首都富人圈都在胡同里吗?”


方博:“你可快别侮辱首都富人区了。”


许昕:“被请客的人就安静如鸡地负责白吃白喝就好了,不让你掏钱还这么挑。”


方博:“行行行,您掏钱您牛逼。”


方博双臂抱胸头往后一仰,闭着眼睛道:“我睡一会儿,到了叫我。”


许昕:“别啊,聊聊天嘛,我一个人开车多无聊啊。”


方博:“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继续羞辱我的。”


许昕:“那你看看风景也行啊。”


方博:“你这车都快扁成照片了,除了马路牙子和别人的车轱辘,还能看见啥?”


许昕:“我给你把盖儿打开。”


方博:“我睡个觉你都要找茬,你确定请我喝酒是要赔罪的吗。”


许昕:“你呼噜声太吓人了,影响我开车。”


方博:“你听过我打呼噜?”


许昕:“啊。”


方博:“什么时候?”


许昕:“上周六上课你睡着了。”


方博:“有吗……”


许昕:“有,还是站着睡着的。”


方博:“加班真的很累……”


许昕:“呼噜声把你小叶师兄都吓哭了。” 


方博:“对不起……”


许昕:“你看,我说你糙,说错了吗?”


方博:“我有什么办法,上你的课运动量太大了,很耗内力的。”


许昕:“你今天没上课吧,不准睡。我一会儿有事要跟你说。”


方博;“有什么事不能现在说啊。”


许昕:“不能。”


方博:“那我睡了。”


许昕:“你敢。”


方博:“你看我敢不敢?”


许昕:“你要敢睡,我就敢亲你。”


方博:“??这两件事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许昕:“没有。但是既然你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我也能。”


方博:“你想干什么?”


许昕:“我想亲你。”


方博:“???!!!”


---TBC。


我真的以后再也不接机了……

谢谢哥哥给的心,虽然不知道您对心有什么误解(╥ω╥`)